返回 登录
0

基于OpenStack和Kubernetes构建组合云平台——网络集成方案综述

一谈到云计算,大家都会自然想到三种云服务的模型: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平台即服务(PaaS)和软件即服务(SaaS)。OpenStack已经成为私有云IaaS的标准,而PaaS层虽然有很多可选技术,但已经确定统一的是一定会基于容器技术,并且一定会架构在某种容器编排管理系统之上。在主流的容器编排管理系统Kubernetes、Mesos和Swarm中,Kubernetes以它活跃的社区,完整强大的功能和社区领导者富有远见的设计而得到越来越多的企业青睐。我们基于OpenStack和Kubernetes研发了全球首个实现容器和虚拟机组合服务、统一管理的容器云平台。在本文中我们将分享我们在集成OpenStack和Kubernetes过程中的网络集成方案的经验总结。

Kubernetes的优秀设计

图片描述

图 1 Kubernetes集群的架构

在我们介绍网络方案之前,先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Kubernetes的基础构架。
一个Kubernetes集群是由分布式存储(etcd),服务节点(Minion)和控制节点(Master)构成的。所有的集群状态都保存在etcd中,Master节点上则运行集群的管理控制模块。Minion节点是真正运行应用容器的主机节点,在每个Minion节点上都会运行一个Kubelet代理,控制该节点上的容器、镜像和存储卷等。

支持多容器的微服务实例

Kubernetes有很多基本概念,最重要的也是最基础的是Pod。Pod是一个运行部署的最小单元,他是可以支持多容器的。为什么要有多容器?比如你运行一个操作系统发行版的软件仓库,一个Nginx容器用来发布软件,另一个容器专门用来从源仓库做同步,这两个容器的镜像不太可能是一个团队开发的,但是他们一块儿工作才能提供一个微服务;这种情况下,不同的团队各自开发构建自己的容器镜像,在部署的时候组合成一个微服务对外提供服务。

自动提供微服务的高可用

Kubernetes集群自动提供微服务的高可用能力,由复制控制器(Replication Controller)即RC进行支持。RC通过监控运行中的Pod来保证集群中运行指定数目的Pod副本。指定的数目可以是多个也可以是1个;少于指定数目,RC就会启动运行新的Pod副本;多于指定数目,RC就会杀死多余的Pod副本。即使在指定数目为1的情况下,通过RC运行Pod也比直接运行Pod更明智,因为RC也可以发挥它高可用的能力,保证永远有1个Pod在运行。

微服务在集群内部的负载均衡

在Kubernetes内部,一个Pod只是一个运行服务的实例,随时可能在一个节点上停止,在另一个节点以一个新的IP启动一个新的Pod,因此不能以确定的IP和端口号提供服务。在Kubernetes中真正对应一个微服务的概念是服务(Service),每个服务会对应一个集群内部有效的虚拟IP,集群内部通过虚拟IP访问一个微服务。

图片描述

图 2 Kubernetes集群内的负载均衡

在Kubernetes集群中,集群管理员管理的是一系列抽象资源,例如对应一个微服务的抽象资源就是Service;对应一个微服务实例的抽象资源就是Pod。从Service到Pod的数据转发是通过Kubernetes集群中的负载均衡器,即kube-proxy实现的。Kube-proxy是一个分布式代理服务器,在Kubernetes的每个Minion节点上都有一个;这一设计体现了它的伸缩性优势,需要访问服务的节点越多,提供负载均衡能力的kube-proxy就越多,高可用节点也随之增多。与之相比,我们平时在服务器端做个反向代理做负载均衡,还要进一步解决反向代理的负载均衡和高可用问题。Kube-proxy对应的是Service资源。每个节点的Kube-proxy都会监控Master节点针对Service的配置。当部署一个新的Service时,计入这个Service的IP是10.0.0.1,port是1234,那每个Kube-proxy都会在本地的IP Table上加上redirect规则,将所有发送到10.0.0.1:1234的数据包都REDIRECT到本地的一个随机端口,当然Kube-proxy也在这个端口监听着,然后根据一些负载均衡规则,例如round robin把数据转发到不同的后端Pod。

可替换选择的组网方案

Kube-proxy只负责把服务请求的目标替换成目标Pod的端口,并不指定如何实现从当前节点将数据包发送到指定Pod;后面如何再发送到Pod,那是Kubernetes自身的组网方案解决的。这里也体现了Kubernetes优秀的设计理念,即组网方式和负载均衡分式可以独立选择,互不依赖。Kubernetes对组网方案的要求是能够给每个Pod以内网可识别的独立IP并且可达。如果用flannel组网的话,那就是每个节点上的flannel把发向容器的数据包进行封装后,再用隧道将封装后的数据包发送到运行着目标Pod的Minion节点上。目标Minion节点再负责去掉封装,将去除封装的数据包发送到目标Pod上。

云平台的多租户隔离

对于一个完整的云平台,最基础的需求是多租户的隔离,我们需要考虑租户Kubernetes集群之间的隔离问题。就是我们希望把租户自己的虚拟机和容器集群可以互联互通,而不同租户之间是隔离不能通信的。使用OpenStack的多租户私有网络可以实现网络的隔离。OpenStack以前叫租户即Tenant,现在叫项目即Project;Tenant和Project是一个意思,即把独立分配管理的一组资源放在一起管理,与其他组的资源互相隔离互不影响。为了提供支持多租户的容器和虚拟机组合服务,可以把容器集群和虚拟机放到一个独立租户的私有网络中去,这样就达到了隔离作用。这种隔离有两个效果,一是不同租户之间的容器和虚拟机不能通信,二是不同租户可以重用内网IP地址,例如10.0.0.1这个IP,两个租户都可用。放在同一个私有网络中的容器和虚拟机,互相访问通过内网通信,相对于绕道公网,不仅节省公网带宽,而且可以大大提高访问性能。

图片描述

图 3 集成OpenStack和Kubernetes的多租户支持

对外发布应用服务

虚拟机的内网IP,Kubernetes集群节点的IP,服务的虚拟IP以及服务后端Pod的IP,这些IP在外网都是不可见的,集群外的客户端无法访问。想让外网的客户端访问虚拟机,最简单是用浮动IP;例如,一个VM有一个内网IP,我们可以给它分配一个外网浮动IP;外网连接这个浮动IP,就会转发到相应的内网固定IP上。

浮动IP的模式只适用于虚拟机,不适用于Kubernetes中的服务。在OpenStack网络中,支持外网要利用nodePort和Load Balancer结合的方式。比如这里有个服务,它的服务的虚拟IP(也叫Cluster IP)是10.0.0.1,端口是1234,那么我们知道内网的客户端就是通过这个IP和端口访问的。为了让外网访问相应的服务,Kubernetes集群中针对每个服务端口,会设置一个node Port 31234,群中的每个节点都会监听这个端口,并会在通过IP Table的REDIRECT规则,将发向这个端口的数据包,REDIRECT对应服务的虚拟IP和端口。所有发向nodePort 31234这个端口的数据包,会被转发到微服务的虚拟IP和端口上去,并进一步REDIRECT到Kube-proxy对应的端口上去。再进一步,只要从外网进来的数据包,就发送到服务节点的nodePort端口上。那我们用Load Balancer来做,Load Balancer的前端是它的内网IP和发布端口,后端是所有内网的节点IP和nodePort。因此所有发到负载均衡器的包,会做一次负载均衡,均衡地转发到某个节点的nodePort上去,到达节点的nodePort的数据包又会转发给相应的服务。为了让外网访问,我们要给Load Balancer绑一个外网IP,例如111.111.111.1,这样所有来自外网,发送到111.111.111.1:11234的数据包,都会转发给对应的微服务10.0.0.1:1234,并最终转发给某个随机的Pod副本。

实现了以上工作,我们部署在Kubernetes集群中的服务就可以实现在OpenStack的基础平台上对外发布和访问了。

图片描述

图 4 Kubernetes微服务的对外发布

基于Kuryr的组网方案

Docker从1.6版本开始,将网络部分抽离出来成为Libnetwork项目,使得第三方可以以插件机制为Dockers容器开发不同网络管理方案。Libnetwork包括4种驱动类型:

  • Null:顾名思义,就是没有网络支持。
  • Bridge:传统的Docker0网桥机制,只适用于单主机容器之间的通信,不能支持跨主机通信。
  • Overlay:在下层主机网络的上层,基于隧道封装机制,搭建层叠网络,实现跨主机的通信;Overlay无疑是架构最简单清晰的网络实现机制,但数据通信性能则大受影响。
  • Remote:Remote驱动并不真正实现驱动,而是以REST服务的方式定义了与第三方网络驱动交互的机制和管理接口。第三方容器网络方案主要通过这一机制与Docker集成。

说到这里,必须要提到OpenStack的容器网络管理项目Kuryr,正是一个Remote驱动的实现,集成Dockers和Openstack Neutron网络。Kuryr英文的原意是信使的意思,本身也不是网络配置的一个具体实现,而是来自Docker用户操作意图转换为对Openstack Neutron API的操作意图。具体来说,容器管理平台的操作会通过以下方式与Openstack集成:

  • Kubernetes的网络配置管理操作(例如Kubectl命令)会由一个Kubectl操作转换成对Dockers引擎的操作;
  • Dockers引擎的操作转换成对Libnetwork的Remote驱动的操作;
  • 对Remote驱动的操作,通过Kuryr转换成对Neutron API的操作;
  • 对Neutron API的操作,通过Neutron插件的机制转换成对具体网络方案驱动的操作。

图片描述

图 5 OpenStack Kuryr调用关系示意图

相对于Docker网络驱动,Flannel是CoreOS团队针对Kubernetes设计的一个网络规划服务;简单来说,它的功能是让集群中的不同节点主机创建的Docker容器都具有全集群唯一的虚拟IP地址,并使Docker容器可以互连。

基于Flannel网络的组网方案

在集成Kubernetes的网络方案中,基于Flannel的网络方案Kubernetes的默认实现也是配置最简单直接的。在Flannel网络中,容器的IP地址和服务节点的IP地址处于不同的网段,例如将10.1.0.0/16网段都用于容器网络,将192.168.0.0/24网段用于服务节点。每个Kubernetes服务节点上的Pod会形成一个独立子网,例如节点192.168.0.100上的容器子网为10.1.15.0/24;容器子网与服务节点的对应关系保存在Etcd上。每个服务节点都会安装flanneld程序,flanneld程序会截获所有发向容器集群网段10.1.0.0/24的数据包。对于发向容器集群网段的数据包,如果是指向其他节点对应的容器地址的,flannel会通过隧道协议封装成指向目的服务节点的数据包;如果是指向本节点对应的容器地址的,flannel将会转发给docker0。Flannel支持不同的隧道封装协议,常用的是Flannel UDP和Flannel VxLan,根据实际测试结果,VxLan封装在吞吐量和网络延时性能上都要好于UDP,因此一般推荐使用VxLan的封装方式。

在Kubernetes集群中的Flannel网络非常类似于Docker网络的Overlay驱动,都是基于隧道封装的层叠网络,优势和劣势都是非常明显的。

层叠网络的优势

  • 1.对底层网络依赖较少,不管底层是物理网络还是虚拟网络,对层叠网络的配置管理影响较少;
  • 2.配置简单,逻辑清晰,易于理解和学习,非常适用于开发测试等对网络性能要求不高的场景。

层叠网络的劣势

  • 1.网络封装是一种传输开销,对网络性能会有影响,不适用于对网络性能要求高的生产场景;
  • 2.由于对底层网络结构缺乏了解,无法做到真正有效的流量工程控制,也会对网络性能产生影响;
  • 3.某些情况下也不能完全做到与下层网络无关,例如隧道封装会对网络的MTU限制产生影响。

图片描述

图 6 Flannel网络机制示意图

基于Calico网络的组网方案

与其他的SDN网络方案相比,Calico有其独特的特点,就是非层叠网络,不需要隧道封装机制,依靠现有的三层路由协议来实现软件定义网络(SDN)。Calico利用iBGP即内部网关协议来实现对数据包转发的控制。在基于隧道封装的网络方案中,网络控制器将宿主机当作隧道封装的网关,来封装来自虚拟机或容器的数据包通过第四层的传输层发送到目的宿主机做处理;与此相对,Calico网络中的控制器将宿主机当作内部网关协议中的网关节点,将来自虚拟机或容器的数据包通过第三层的路由发送到目的宿主机做处理。内部网关协议的一个特点是要求网关节点的全连接,即要求所有网关节点之间两两连接;显然,这样链路数随节点的增长速度是平方级的,会导致链路数的暴涨。为解决这个问题,当节点较多时,要引入路由反射器(RR)。路由反射器的作用是将一个全连接网络转变成一个星形网络,由路由反射器作为星形网络的中心连接所有节点,使得其他节点不需要直接连接,从而使链路数从O(n2)变为O(n)。因此Calico的解决方案是所有节点中选择一些节点做为路由反射器,路由反射器之间是全联通的,非路由反射器节点之间则需要路由反射器间接连接。

图片描述

图 7 包含路由反射器的Calico网络结构图

Calico网络的优势

  • 1.没有隧道封装的网络开销;
  • 2.相比于通过Overlay构成的大二层层叠网络,用iBGP构成的扁平三层网络扩展模式更符合传统IP网络的分布式结构;
  • 3.不会对物理层网络的二层参数如MTU引入新的要求。

Calico网络的劣势

  • 1.最大的问题是不容易支持多租户,由于没有封装,所有的虚拟机或者容器只能通过真实的IP来区分自己,这就要求所有租户的虚拟机或容器统一分配一个地址空间;而在典型的支持多租户的网络环境中,每个租户可以分配自己的私有网络地址,租户之间即使地址相同也不会有冲突;
  • 2.不容易与其他基于主机路由的网络应用集成。

不同网络方案对OpenStack和Kubernetes的影响

总结一下引入Kuryr,Overlay和Calico技术对云平台解决方案的作用和带来的影响。如果我们形象地比喻一下不同的组网技术的话,基于Overlay的组网技术是最重的,开销最大的,但也是最稳定的,就像一只乌龟;基于Calico的组网技术较为轻量级,但与复杂的网络环境集成就不太稳定,就像一只蹦蹦跳跳的兔子;基于Kuryr的技术,因为Kuryr本身并不提供网络控制功能,而只是提供下面一层网络控制功能到容器网络的管理接口封装,就像穿了一件马甲或戴了一顶帽子。

图片描述

表1 不同组网方案的作用与影响

在一个集成了OpenStack和Kubernetes的平台,分别在OpenStack层和Kubernetes层要引入一种网络解决方案,OpenStack在下层,Kubernetes在上层。考虑作为IaaS层服务,多租户隔离和二层网络的支持对OpenStack网络更为重要,某些组合的网络方案基本可以排除:例如,Kuryr作为一个管理容器网络的框架,一定要应用在Kubernetes层,而不是在下面的OpenStack层,于是,所有将Kuryr作为OpenStack层组网的方案都可以排除。

综合OpenStack层和Kubernetes层网络,较为合理的网络方案可能为以下几种:
图片描述

表2 不同网络集成方案的比较

图片描述

图 8 使用不同网络技术集成OpenStack与Kubernetes

如上图所示,第一种组合,底层用Calico连通OpenStack网络,上层用Kuryr将容器网络与IaaS网络打通,像一个小兔子戴帽子;这种组网方式无疑性能开销是最少的,但因为没有方便的多租户隔离,不适合需要多租户隔离的场景。第二种组合,底层用Overlay进行多租户隔离,上层用Kuryr将容器网络与IaaS网络打通,像一个乌龟戴帽子;这种组网方式兼顾了性能和多租户隔离的简便性,比较适合统一管理容器和虚拟机的网络方案。第三种组合,底层用Overlay进行多租户隔离,上层用Calico实现容器集群组网,像小兔子站在乌龟上;这种组网方式下,性能较好,容器层的网络管理基本独立于IaaS层,有利于实验验证Calico跟Kubernetes的集成,但实践中Calico的组网方式还是稍显复杂。第四种组合,上下两层都是Overlay网络,好像两个乌龟垒在一起,是一种性能开销最大的方式,但同时也是初期最容易搭建和实现的组网方式,比较适合于快速集成和验证Kubernetes的整体功能。

总结

本文探讨了基于OpenStack和Kubernetes构建云平台过程中,网络层面的技术解决方案。特别的,我们介绍了如何在基于OpenStack和Kubernetes的云平台中,实现租户隔离和服务对外发布。同时,我们介绍了Kubernetes的可替换集群组网模型,探讨了几种不同技术特点的组网方式,分析了Kuryr、Flannel和Calico这些网络技术的特点和对系统的技术影响,并探讨了OpenStack和Kubernetes不同组网方案的适用场景。

作者简介:王昕,轻元科技首席架构师,清华大学通信硕士,ISC2认证信息系统安全专家(CISSP)。曾任VMware、IBM高级研发经理,BEA、Lucent高级工程师,有十多项美国和中国的在审专利发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