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一只漂泊在广州程序猿的内心独白

大家好,我叫阿猿。

我有很多被动技能,其中最牛逼闪闪的一个就是变身为加班汪。

作为一个敬业的挨踢人,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拜拜雍正,因为他专治八阿哥(BUG)。

干这行,头发越少职位越高,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趁我的头发健在,能找到个不用充气的女盆友。

我还依稀的记得,那年被风吹过的夏天,曾经那个“天真烂漫”的我,怀着可以堂而皇之打电脑游戏的幻想,报考了计算机软件开发专业。可没承想,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自打学了这专业,亲朋好友都自动推导出如下关系——计算机系=黑客=会修电脑=会破译密码。更夸张的是有一次,隔壁邻居家的电视机坏了也找我。学计算机的人在你们眼中就是这样的吗?我有点开始怀疑人生了!

大学三年,大部分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以教室、食堂、宿舍为圆心,方圆百米就是活动范围。

毕业后,我被踢向了社会,成了真正挨踢男。大部分时间,我的工作是和电脑为伍与代码相伴,交际是我的弱项,也许我为人处世比较生硬,但是也保留了纯真的一面,呆即是萌嘛。

工作两年,大部分的生活还是枯燥乏味的,虽然活动范围从大学时的三点一线,变成现在的以出租屋为圆心到方圆数百里,但总觉得少了什么,心里空空的。

我不知道别人家的单身猿是否也和我一样,一只猿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只猿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

但,这就是我啊!爱幻想,心里有小小的忧伤,渴望被人们关注,却又,总是隐藏自己。

一个人的时候,总想起一些失落的事情。一直以来,我都相信自己能够独自面对这种寂寞感!

或许人的一生,总有避免不了的寂寞如影相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