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飞天进化,互联网、数据和计算的聚变

首先要说明的我标题中的“互联网、数据和计算的聚变”来自王坚博士的《在线》一书,连续参加过三届阿里云栖大会,每年都有新的感触,也总是尝试着用某些关键词或者一条线来将每次峰会的脉络串起来,今年,用互联网、数据和计算的聚变来概述,我觉得更加合适。

作为阿里巴巴年度重头戏的2016杭州云栖峰会在万众瞩目下在杭州隆重召开,根据主办方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的阿里云栖峰会吸引了4万人到场参会,更有600万人通过在线的方式观看了直播,盛况空前,阿里云栖峰会已经成为全球IT领域最大盛会。

每年的云栖峰会都会产业界、开发界等带来很多新的思想和思考,今年也一样,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提出的电子商务将消失,新五通一平将引领未来,到王坚博士带来的飞天进化,再到让人眼花缭乱的新品发布以及数不尽的战略合作发布,拨开纷繁复杂的表象,我们不难得出,互联网、数据和计算的聚变催生的计算经济时代已经到来。

最吸引我关注的是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发布的新书《在线》,一个普通到有些俗气的书名吸引了众多人的关注,被外界视作阿里巴巴技术体系总设计师的王坚出版的第一本著作,吸引了众多参会者的兴趣。在本文的最后,我也尝试从这本书的字里行间搜寻出阿里云过去的发展历程、如今的自身定位以及未来的战略考量。

手握两大重器,阿里追求的普惠科技和无法计算的价值

互联网有边界吗?阿里巴巴似乎无处不在,腾讯也似乎无处不在,Facebook也一样,针对这样的问题,马云表示,互联网没有边界,它就像电一样,无处不在,互联网是一种技术、一种思想,一种未来。同时他也指出,互联网经济或者电子商务并不是虚拟经济,它是一种未来的经济。“互联网在冲击各行各业”,“电子商务打击、摧毁或者冲击了传统商业”。马云认为,电子商务没有冲击传统的商业,更没有打击传统商业,电子商务只是把握了互联网的技术、互联网的思想,抓住了互联网的技术,并利用互联网创造出一个适应未来的商业模式,那就是电子商务。

但是,马云强调,作为阿里巴巴最传统的电子商务业务,很快将被淘汰,实际上,从明年开始,阿里巴巴内部将不再提“电子商务”的概念。因为电子商务只是一条“摆渡”的船。在马云看来,未来有五个全新发展将深刻地影响中国、世界和所有人。这五个“新”,指的是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能源,马云称将对各行各业造成巨大的影响,成为决定未来成败的关键。未来政府招商,也必须关注新的“五通一平”,一平是指提供一个公平创业的环境和竞争的环境。“我不希望把它变成危言耸听的警示,而是当作改变自己的机遇,从现在开始。”他在云栖大会上说。

仔细思考不难看出,新五通一平背后的数据战略,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能源背后其实都面临着如何利用和挖据海量数据价值的问题。幸运的是阿里巴巴在这新一轮的科技竞争中握有“数据和计算”这两大重要的法宝,来自购物、支付、物流、金融等产生的海量数据,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给人无尽的想象空间,可怕的是阿里巴巴多年打造的飞天系统,成就阿里计算能力的核心技术,因此,阿里巴巴要做的就是如何利用这样的价值,而现在,正是时候。

最新的计划是杭州政府公布了一项“疯狂”的计划:为这座拥有2200多年历史的城市,安装一个人工智能中枢——杭州城市数据大脑。城市大脑的内核采用阿里云ET人工智能技术,可对整个城市进行全局实时分析,自动调配公共资源,修正城市运行中的Bug。在萧山区部分路段中,城市大脑通调节红绿灯,车辆通行速度最高提升了11%。

图片描述

除此之外,2016杭州云栖大会上,中科院国家天文台与阿里云在云栖大会上宣布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双方将成立“国家天文台-阿里云天文大数据联合研究中心”,共同完成中国虚拟天文台上云项目,打造全生命周期的天文大数据管理与开放共享平台。其中郭守敬望远镜(LAMOST)巡天数据将作为试点,率先实现数据上云和共享。

今年 9 月,被誉为「中国天眼」的 FAST 在贵州落成启用。FAST 是世界最大单口径、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FAST 进入正式科学观测后,每天将产生 50TB的数据。阿里云总裁胡晓明表示:中国射电望远镜的能力,加上中国的计算能力,将通过互联网分享给全世界的天文科研工作者及爱好者。这正是我们所追求的普惠科技和无法计算的价值。

飞天进化

今年大会的主题是“飞天进化”,不得不说这个主题非常具有科技含量,首先,进化让我们联想到人类的进化,达尔文的进化论,人工智能等,所以,从主题可以想象到今年人工智能绝对是大会的重头戏之一,事实也是如此,比如上文所说的人工智能ET技术打造的杭州城市大脑。

据了解,“城市大脑”由五大系统组成——超大规模计算平台、数据采集系统、数据交换中心、开放算法平台、数据应用平台。“城市大脑”的内核为阿里云ET人工智能技术,底层技术基础设施为阿里云及飞天操作系统。在城市大脑项目中,数以百亿计的城市交通管理数据、公共服务数据、运营商数据、互联网数据被集中输入,这些数据成为“城市大脑”的智慧之源。

作为“城市大脑”底层基础设施的飞天系统所有的服务对应的是同一个系统内核,同一套分布式文件系统,谈及飞天,其实她是亲近水的一位神的名字,是可以为人们带来幸福和吉祥,而系统中的各个模块也被赋予了上古诸神的名字:分布式文件系统是开天辟地承载一切基础之神——盘古(Pangu);负责任务调度和资源管理模块的是占卜和预测之神——伏羲(Fuxi);从底层上监视和处理导致集群性能下降的集群诊断系统——华佗(Huatuo);负责网络连接的模块——夸父(Kuafu);监控系统——神农(Shennong);集群部署——大禹(Dayu)……以诸神之名,映射出的是背后的理想主义色彩。

从2009年初的第一行代码到飞天5k,再到如今的为杭州城市大脑以及和国家天文台的合作,飞天系统的进化之旅充满传奇色彩,正如王坚所说:“回顾飞天的进化之旅,其实我们只是增加了一个科技创新的变量,这个变量帮助我们做到过去不敢做的事情。”

“在线”时代和计算经济

10月13日,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在2016杭州·云栖大会上发布新书《在线》。江苏省委书记李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鸿海/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为新书作序,对王坚其人以及这本书都给予很高的评价。马云看问题的角度和深度以及王坚博士对未来的把握都是笔者甚是佩服的对象,这次王坚博士的新书《在线》又会给读者带来哪些思考呢,我们试图从本书的字里行间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解读王坚眼中的“在线”世界。

2008年9月加入阿里巴巴集团担任首席架构师,带领创建了阿里云通用计算平台和YunOS操作系统,2012年被任命为阿里巴巴集团CTO,一直被外界视作阿里巴巴技术体系的总设计师,但在2009年阿里云创建之初,云计算并不被看好。正是王坚的坚持,使得阿里云在八年之后成为全球前三的云计算服务商,在计算能力上一举打破4项世界纪录。马云在序言中说,假如10年前我们就有了王坚,今天阿里的技术可能会很不一样。

那么“在线”背后有哪些思考,王坚认为”连接”不等于”在线”,”在线”很难用一句话定义,他也拒绝现在做这样的定义,但他认为“在线”是一片新大陆,就像当年的美洲大陆,我们还需要深入探索。

谈及”在线”就不得不谈为”在线”而生的操作系统YunOS,如果说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网是一枚硬币的两面,那么YunOS和阿里云就是阿里巴巴这枚硬币的两面,从去年完成的3000万激活量到YunOS4.0交付给阿里巴巴的汽车合作伙伴,无不在说明阿里做操作系统是认真的。

YunOS作为阿里巴巴在IoT时代的关键棋子,虽然尚未像阿里云那样带来真金白银,然而,YunOS对于阿里巴巴的重要性恐怕将不亚于阿里云。在本次云栖大会上,YunOS又联合夏普、海尔发布了YunOS for TV新品。笔者认为YunOS更像是一张网,在万物互联网时代,实现数据的采集、处理以及利用。

回到“在线”的话题,当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资料,计算变成公共服务,这三者结合聚变的结果是新经济的出现,王坚把它称为计算经济,它是“在线时代”的经济。

“在线”是基本,不在线的东西不具有经济价值,计算经济时代的到来,使得人们的想象力和创造空间不受限制,而这才是阿里巴巴真正追求的。

正如马云在大会上说的,“不是技术冲击了你,而是传统思想、保守思想、昨天的观念冲击了你,不是电子商务冲击了传统商业,而是你对未来的不把握冲击了你的商业。”那么计算经济时代,你准备好了吗?阿里已经出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