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图灵奖设立50年,Raj Reddy & Jeff Dean谈人工智能的发展与未来

编者按:本文来源将门创业,授权CSDN发布。

1966年,美国计算机协会(ACM)为专门奖励那些对计算机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个人而设立了图灵奖(ACM A.M. Turing Award)——这个计算机界最负盛名、最崇高的、有着“计算机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奖项。

今年是图灵奖设立50周年,谷歌大脑负责人Jeff Dean和CMU计算机科学与机器人学教授Raj Reddy在庆典上回答了关于目前人工智能发展的5个问题。

图片描述

当今“人工智能”一词的滥用有给你带来困扰吗?

Raj Reddy:其实主要的滥用来是来自于媒体,因为他们总想搞出一些吸引人眼球的新闻。打个比方,拿Bill Gates来说,某一次他做了一个关于他能想到的AI有可能在哪些方面会有危险的评论。之后,突然间他的这个评论就被媒体翻译成“Bill Gates认为AI是有危险性的”。但实际上,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是限定在某个背景下的。

Jeff Dean:很多机器学习的从业者都对“人工智能”这个词很抗拒,因为它太宽泛模糊了,以致于把很多大众认知中的误解也囊括了进来。但是不可否认,它在宏观描述当今全新的计算方式上还是很有用的,帮助人们理解一个系统可以智能地去学习、适应并有效的做出反应。我们正在筑造科技梦的路上不断前进,那些已经实现的有用技术正在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在当今的主流社会,AI最重要的应用实例有哪些?

Raj Reddy:其实在今天,AI在主流社会中的应用有很多。IBM的深蓝和Watson应该算是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个。深蓝是第一个打败了卫冕的世界冠军棋手的国际象棋AI系统,而Watson则是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益智问答游戏节目《Jeopardy(危险边缘)》中赢得了广泛的知名度。另外一些知名的AI应用实例还包括:1)谷歌的翻译系统,它能够实际任意语言之间的互译;2)像Siri、Cortna和Alexa这样能够进行对话的智能助手;3)近期一些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进展。

Jeff Dean:这有很多啦。但很多时候他们都是藏在底下,因此人们并不知道有很多东西已经是机器学习的系统在驱动的。这里面包括由语言理解系统所支持的Google Search、Google翻译、Gmail的快速回复功能;现在电话上有的语音识别功能;像Amazon和Netflix上有的推荐系统;像应用在Google Photos上的图像理解系统。

我们的研究小组最近也在Reddit的机器学习频道下做了一个AMA的活动。大家可以发现很多有趣的讨论。

近些年来,AI有哪些最重大的突破?它们对现实社会产生了哪些影响?

Raj Reddy: 10年前,我并不认为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机器能够实时识别人类说的话。但在今天,Siri、Cortana和Alexa已经能够做到了。同样的事情也正发生在视觉和机器人领域。

除了近期看到的一些突破外,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些AI研究的基础概念。在过去50年的发展中,它们被证明是正确的。我也相信在未来,它们也将仍然是正确的。

一个概念是诺贝尔奖获得者Herb Simon关于“人类不寻求实现决策的最优化,而是采取令人满意的结果就够了”的理论。这是AI的基础原则。人们经常不是去寻找一个答案的最优解,因为很多情况下的问题都是非完成多项式,或者是不可完美解决的。AI系统只要能够找到一个可以运行的解决方案就可以了。

另外一个基础的概念是“是什么使得一个人成为了专家?”。这个概念也和Herb Simon以及一些像Malcom Gladwell的“一万小时”定律这样的研究相关。在我看来,“一万小时”定律可以是有些不够准确的。我觉得有一个前提是,一个人在这一万个小时的时间里,是需要全神贯注的来做一件事情。只是三心二意的花一万个小时做一件事,是不可能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的。

之后还需要有知识搜索的连续性。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和通过试错或者搜索,尝试每一个可能的组合,直到得到正确的顺序或者答案。另一种方法是通过经验去进行学习如何解决问题。搜索补偿了对于知识的欠缺,而知识而可能补偿对于搜索的不足。

Jeff Dean:我认为在过去5年,最重大的突破应该是对于深度学习的使用。这项技术目前已经成功的被应用到许许多多的场景中,从语音识别、到图像识别、再到语言理解。而且有意思的是,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有什么是深度学习做不了的。希望在未来我们能看到更多更有影响力的技术。

目前,AI社区和我们的社会对于AI在诸如医疗、交通等生死攸关的领域的应用所引发的深层道德问题有什么应对措施么?

Raj Reddy:这个问题的关键其实不在AI本身,而在于错用或者滥用AI技术的人类。我们已经看到,AI给予了美国国家局,以及其他机构能够去监控和分析我们的言论的能力。你可以说这侵犯了我们的隐私,违反的宪法,但你也可以说这使得我们免受恐怖分子的袭击。是人类在决定如何去使用AI。

另外一个我们应该思考的道德问题是有关于警惕在计算生物学领域利用AI技术去设计婴儿。

AI技术目前已经可以实现这个想法了。那又有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健康、没有缺陷的呢?但问题是,如果我们通过这种手法去消除了自然界所创造的多样性,可能会带来的后果是怎么样的呢?

我们也可以很容易的想到,AI技术会加剧目前已经有的各种差距。想像一下将来超级智能的物种崛起时的情况。(当然,这里我说的超级智能物种并不是由基因突破所形成的,而指的是人类有成千上百的智能助手相助。)那么,如果现在有15%的人类是处在贫困线以下的,那么将来AI也只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的话,那么今天的这些人就会像是未来世界里的大猩猩一样。

Jeff Dean:我相信这里面有太多重要的事要做了。但是把我们的目光聚焦在10年内我们能实现的问题上也很重要,而不是去关注那些整天占剧各种头条的、遥不可及的假说,以及那些连对机器学习最基本的理解都没有的言论。

现在其实已经有很多AI技术融入到我们的流行文化中。什么是你见过的最大对AI的误解?你能想到一些例子,科幻所描绘的场景已经变成了现实?

Raj Reddy: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例子是Ray Kurzweil和Vernor Vinge所描述的奇点。我相信这将会发生。但目前存在争论的是具体发生的时间点是什么时候。我认为在100年之内这不会发生。

另外两个我最喜欢的科幻场景是两部电影——《Minority Report》和《Her》当中的场景,因为它们向我们展示了一系列看上去合理、且可以实现的场景。在我的图灵演讲中,我说过瞬间移动、时间旅行、长生不死,但之后我就对这些术语进行了重新定义。打个比方,如果我们能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去到某个地方,而不用实际去到那里,那么在我看来,这就是瞬间移动。

但当然,这和你在电影《Star Trek》当中所看到的瞬间移动的定义是不一样的。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数学上。如果数学家不想要某一个结果,那么他们可以重新定义一个复杂的数字世界,使得某种结果是正确的。但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是,你并不喜欢那样的世界,然后你自己创造了一个你认为是正确的。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可能,一些是合理的,但另一些可能不是。但是合理与否,又取决于你提出这个问题的时间点。

Jeff Dean:可能最大的误解就是认为AI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打开一下开关,你就可以得到能比肩人类的智能了。实际上,AI是一个很宏大的领域,包含了很多的技术。当然好的消息是这些技术目前有很多已经能够达到商用的地步了,这也是今天为什么你可以在手机上用语音进行搜索,系统就能理解你说的话,并且返回给你还不错的答案。这并不是很神奇的事,而是实际发生在我们的生活里的。当然,和几年前相比,看上去是十分惊艳的。


想了解人工智能背后的那些人、技术和故事,欢迎关注人工智能头条:
图片描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