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客观真实的数据为何揭不开真相?

阅读4638

引言:统计数据之所以强大有力,原因在于数据让我们客观地看待事物。不过,当人们不喜欢数据告诉我们的结果时,常常对其进行操纵……
本文选自《揭开数据真相:从小白到数据分析达人》,了解各种歪曲、滥用数据的技术对于理解数据真相是非常必要的。本文我们从三个小故事中看看数据是如何被顾施迷雾的。

                    统计如同醉汉扶灯柱
                     目的是为了支撑
                     而不是为了照明
                                   ——安德鲁·朗格(Andrew Lang)

辛普森案

1994年,O·J·辛普森(O.J.Simpson)接受审判,罪名是谋杀前妻妮可·辛普森(Nicole Simpson)以及一位男性同伴。
原告在审判中提供了大量物证:

  • 现场有辛普森的血迹。
  • 辛普森的卡车、袜子和家里都有妮可的血迹。
  • 凶杀现场有辛普森的一只袜子,另一只袜子在辛普森的房子里。

原告还有清楚的证据证明前妻妮可曾经遭受被告殴打,他们花了大量时间用文件证明辛普森虐待前妻。他们给法官传递的信息很清楚:尽管没有其他物证将O·J·辛普森与罪行联系起来,虐待史却让他有很大嫌疑。
轮到辩护方反驳原告的时候,辩护团队利用统计数据,尽力减小虐待配偶与随后的谋杀之间的关系。
他们向陪审团呈递下列资料:
每年大约有400万名女性遭受虐待,1992年有1432名女性被虐待者谋杀,即每2500名受虐者中只有1名被施虐者谋杀。
这个统计数据是正确的,陪审团对统计数据的可操纵性知之甚少,这个数据很容易让他们得出结论:O·J·辛普森之前的虐妻行为与妻子的被杀几无干系。
图片描述
有一些统计的目的是彰显真相或现实,还有一些统计则意在迷乱真相。“只有1/2500的施虐者最终杀了自己的伴侣”显然属于故施迷雾、遮掩真相这一类。本来,陪审团应该听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统计数据,然而他们并没有听到。
在讨论缺失的(关于虐待与谋杀的)统计数据之前,让我们先看另一场辩论。
患者X是吸烟者,患了肺癌。我们是不是有理由说我们应该怀疑吸烟是他的病因?
图片描述
1/250这个统计值显然意在迷乱真相,因为这个概率与所讨论的问题无关。如果所讨论的问题是某位烟民在给定年度里得肺癌的可能性,那么1/250将是一个诚实、公正的统计值。但是,这里讨论的是已经患上肺癌的烟民的问题。90%的肺癌发生在吸烟者中,这是对吸烟是肺癌致病因素的有力控诉。
联系很明显。90%以上的肺癌患者是吸烟者,因此我们可以指责烟草是患上肺癌的可能原因。
辛普森审判案中的切题问题并非“受虐女性被施虐者杀害的概率是多少?”
对于已经被杀害的受虐女性来说,上面这个问题与条件不相关,相关的问题是:
“如果一名受虐女性已经被杀害,则施虐者是作案者的概率有多大?”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90%以上!
如果一名受虐女性被杀害,则施虐者有90%以上的可能是犯罪者!
单凭这个统计值无法证明O·J·辛普森谋杀了自己的前妻,但确实地说明他涉案的可能性非常大。考虑到把他和凶杀案联系起来的那些物证,很显然,辛普森确实如指控所述犯下了谋杀罪,应该宣告有罪。

雷氏综合征如何导致数百例儿童死亡——这本来可以避免

雷氏综合征是导致大量感染者死亡或残疾的一种致命疾病。雷氏综合征的病因尚未可知,不过已经确定,儿童在患上病毒性疾病期间服用阿司匹林与雷氏综合征的形成存在十分确定的关系。
1986年,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要求所有在美国销售的阿司匹林都要对阿司匹林与雷氏综合征之间的关系给予警告标识,从那以后,雷氏综合征的发病数量直线下降,成千上万条性命得以被挽救。
表面上看来,这似乎是科学和医学联手合作的一场胜利,他们共同找到了一种毁灭性疾病的发病原因,共同实施教育方案确保家长们得到警示。真相并不那么简单——而是麻烦得多。
在FDA要求在阿司匹林上提供警示标识之前几年,许多科学家和医学界人士都知道,在患上病毒性疾病期间服用阿司匹林会大大增加儿童罹患雷氏综合征的风险,科学解释得非常清楚,令人信服。
然而,阿司匹林生产商却辩称雷氏综合征和阿司匹林之间的关系并未真正获得确立,以此拖延FDA对这种危险的响应。他们声称,确定阿司匹林与雷氏综合征之间存在联系的各项研究有瑕疵,并要求做更多的可靠研究,在此之前不对公众警示阿司匹林的“可能危险”。
阿司匹林行业的缓兵之计让公众被蒙在鼓里两年以上。要不是公民健康研究团体(The Public Citizen’s Health Research Group)通过法律诉讼迫使里根政府颁布几年前就该颁布的法规,时间会拖得更久。

阿司匹林行业故意迷乱真相,他们这种昧着良心的做法造成的后果是造成数百名儿童的无谓死亡。

导致年轻女子中风的厌食剂

苯丙醇胺(PPA)是风靡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的厌食剂,曾被数百万名年轻女子选用。这种药物上市后不久,医生就开始注意到有年轻女子在服用PPA之后出现中风。年轻女子中风并不常见,因此,许多医生将他们的顾虑报告给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
1993年,对PPA的安全性有了足够理由担心的FDA宣布了将PPA从“安全而有效”药品类目中去除的计划。PPA行业提出反对,最终该行业和FDA达成妥协——对药物及药物与中风的可能联系进行彻底研究。
10年以后,最终研究结果出来了:PPA确实会导致出血性中风。研究数据表明,将PPA作为节食辅助剂服用的女性患出血性中风的风险是普通女性的16倍。
要是你以为在为期10年的研究清楚地表明PPA的危险性之后PPA行业就会接受挫败,那么你就错了。PPA生产商竭力诋毁研究,尽力制造各种怀疑,目的是拖延PPA退出市场。
确实有一些小公司可以被大公司雇用,专门诋毁对大公司特定产品带来损害的研究。这些小公司不关心研究是不是恰当——他们的工作就是制造怀疑。
终于,FDA拥有了足够的证据,于2000年11月将PPA从市场上撤下——从有医生怀疑PPA导致年轻女子中风到这一时刻,30年已经过去。PPA生产商的缓兵之计造成的结果是发生了数千例本可避免的中风,毁灭了数千条生命。

想及时获得更多精彩文章,可在微信中搜索“博文视点”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并关注。
图片描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