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触心创业路 - 记一家VR游戏创业团队的经历

阅读19921

【CSDN编者按】本文作者卞安,北京火石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EO,对于 Cocos 引擎开发 VR 游戏有着深厚的研发经验。近日,他拜访一家 VR 初创公司——触心互动的 CEO 朱海蛟先生,这让曾经同为 VR 创业者的他感同身受,同时他结合自身经验揭示在 VR 资本浪潮退去之后,VR 创业面临的挑战以及探索之道。

转眼间,今年的雪就下来了。站在洒仙桥附近兆维工业园的园区里,我遇见了触心互动的CEO 朱海蛟。他是我前几天刚在微信群里认识的一个 VR 游戏创业者,今天特地来拜访一下。

“走吧,我们的办公区在那里的孵化器里。”海蛟指了指园内一座经过改造后的工厂楼对我说。走出二楼的电梯,我看到了这个创业基地,一眼望去,满满当当的都是工位,高处悬挂着一些创业公司的名称牌子。看得出来,这里有很多小创业团队。

“这个就是我们的办公室。”朱海蛟用手指向近门处一个隔断打造的白色小屋,除了小屋上面望着一个“触心互动”的 LOGO 牌子,几乎与普通民居中的隔断间没什么区别。打开门进去,我被眼前的景像所惊讶,在这个不过八平米左右的空间内,围绕着墙硬生生摆下了五个电脑桌,每个工位上的员工正在专心致志的做着各自的工作,形成对角线的墙角上挂着 HTC 的红外基站,一些电插排也散乱其间。我们两个进来后,这个空间已经基本不能再站得下人了。简单的看了一下,海蛟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咱们还是在外面聊吧”。

坐在外面休息区的沙发上,我们打开话匣子,随着与海蛟谈话的深入,我深深的被这样一家创业团队所吸引和敬佩。

今年年初,多年游戏项目经验的朱海蛟从蓝港离职,因为看好 VR 内容的前景,几个弟兄们跟着它一块组建了触心互动。

“如果没有投资,没有工资,你们愿意跟着我创业么?”,“愿意!”。

简简单单几句话,五个多年的游戏研发人员就真的在没有投资,没有工资的情况下,坚持了一年。在这一年里,孵化器给了他们一个基本的办公环境,在这里他们为了节省支出,所有人每天带饭到公司,实行九九六的工作制,所有的心思扑到了产品的研发上。截止目前,触心互动已经开发了五款 VR 游戏产品,其中《Amazing Magic VR》在 Viveport 上还得到了推荐,我简单体验了下这款游戏,这款游戏应该是借鉴了一些之前流行的休闲手游玩法,通过手柄照着游戏中怪物身上的符号画出来进行攻击,在故事背景,游戏风格,场景美术,操作感觉上都还不错,看得出美术人员的专业功底和策划对游戏产品的完整理解。

除此之外,我也体验了《末日逃生》和《废墟城市》,虽然都是打僵尸游戏,但是两个游戏的风格差异很明显,一个写实风格,一个是体素风格。看得出团队对于多种类型风格的游戏都能够较好的把握。


虽然产品做的不错,但现实仍然非常残酷,即使得到推荐,《Amazing Magic VR》在 Viveport 上也只收到了几千元人民币的收入。其实对于当下的大部分内容 CP 来说,这一年来主要的资金流还是依靠卖游戏版权给一些VR硬件厂商。但近半年以来,大量的 VR 硬件厂商已经不再愿意为采购 VR 游戏支付版权金,而是改为通过自已的平台分成来吸引 CP 投放产品,从行业的发展来讲,这或许是不可避免的,但这对于当下的 VR 游戏创业团队来讲,有可能几乎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大家都清楚,现在硬件厂商的内容平台用户规模有限,付费用户规模更是少中又少,国内某游戏 CP 在游戏上线后一个月拿到的收入,甚至不够为此去国税局开发票的打车钱,从平台上提现出来都是自找麻烦。虽然少数明星团队在资本和人脉等资源的支持下看起来活的风光,但能真正依靠 VR 游戏内容研发实现正向流水的团队少之又少。

“通过线下体验店的分成模式现在也几乎是赚不到什么钱,如果 CP 不能够从卖游戏上得到相对稳定的资金,对于我们这些 VR 游戏开发团队来讲,压力会更大。虽然我想到早晚有这一天,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朱海蛟叹了一口气。

记得年初,VR 这个词汇正火,各种 VR 硬件层出不穷,资本追着 VR 创业团队跑,一派生机勃勃的景像,大量的 VR 内容创业团队在这段时间得到天使投资,但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后,资本也很快冷静下来。触心成立略晚,导致在最好的时机与资本失之交臂,后续虽然不断的努力,但仍然无法明显改善团队的生存情况。随着资本冷静下来,游戏 VR 团队的融资难度加大,在这种情况下,VR 短期内 C 端用户的内容消费规模太小的现状如果不能改善,VR 内容团队生存的现状无异于在沙漠中找水喝。当然,有不少人可能会推荐线下体验店的分成合作模式,但实际上在中国,免费玩游戏的惯性思维仍然存在,不少线下体验店的店主,在投入了巨大成本采购设备之后,并不愿意为内容付款。线下体验店解决方案商作为关键的一环,在合作方案的制订上,为了照顾线下体验店的经营成本压力,也只愿意给内容按启动次数或时间计很小的付费比例。启动人数有限,内容分成占比极小等原因使线下体验店的内容即使是非常流行的游戏,每个月也仅能拿到万把块钱不错了,这对于游戏制作开发成本来讲,无异于杯水车薪。也有一些团队将目光盯向了 PSVR 的高质量付费用户以及 B 端用户的订制外包,但是 PSVR 的产品质量要求极高,对于小成本团队来说,没有资金来支持项目的立项和完成,而 B 端用户的订制外包需要很好的行业关系和商务能力。

触心就这样默默的坚持着,期盼 VR 内容的春天。

不过幸好触心的坚持和努力为他们在内容匮乏的当下还是争得了一些 B 端用户的内容订制意向。五款品质优良的产品,证明了触心的研发能力和态度。在当下,能这么坚持的团队并不多,一些合作方陆续发来一些内容订制外包,对于触心来说,也许已经不容许过多考虑了,接些外包,对于活下来至关重要。这里的房租已经欠了三个月了,他们打算寻求房租更低的办公室以继续工作,朱海蛟告诉我,附近有家宾馆不干了,房间独立出租,费用低一些,他们决定去租一间大开间。

“我答应过兄弟们,年底发一些奖金!”,朱海蛟无奈的苦笑,点燃了一根烟,猛吸了两口。看得出,他压力很大。

“现在只能加紧把这些单子处理好,如果这些订制单子顺利的话,明年应该会好一些。”。他补充道。

离开了孵化器,朱海蛟坚持要送我到地铁。临走时,他对我说。

“我们希望能坚持下去,做精品VR游戏!”。朱海蛟坚毅的目光看向远方。


了解最新移动开发相关信息和技术,请关注mobilehub公众微信号(ID: mobilehub)。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