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Pivotal的数字转型经: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于渔

2月21日,大雪
在北京2017年的第一场大雪中,笔者如约来到Pivotal新办公室所在地融科资讯中心,与Pivotal大中华区总经理刘伟光先生履行在半年前就已经约定的采访,就像第一次采访刘伟光先生是在一场少见的大暴雨中进行一样,这天这些年很少下雪的北京居然也飘起了鹅毛大雪,而对刘伟光先生的第二次访谈,就在这“瑞雪兆丰年”的漫天飞雪中徐徐展开。

推动企业全面数字化转型

Pivotal,翻译成中文是中枢、枢轴、关键的意思,从这个名字中,我们也能够对Pivotal的企业愿景和目标一窥端倪,而事实情况也的确如Pivotal这个单词所表述的意义一致,凭借天赋而成的云原生基因以及Pivotal的敏捷开发方法论、Pivotal Cloud Foundry (PaaS)云平台、Pivotal大数据套件三大拳头产品以及手中掌握的Spring、Redis、RabbitMQ、Greenplum等原生关键技术,Pivotal正为众多大型企业所青睐,金融领域三大巨头,汇丰、花旗、JP摩根;汽车行业著名车企,福特、大众、奥迪、博世;美国最大电信公司Verizon,澳大利亚最大电信公司Telstra、美国最大电视广播公司Comcast以及著名的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等各行业的关键企业都成为了Pivotal的客户,所以从全球来看,Pivotal在2016年取得了高速增长,增长速度超过了2015年。而且Pivotal目标是瞄准在金字塔尖的20%的客户,因此,Pivotal这个名字确实是名副其实。

不过,之所以这些企业选择Pivotal,并不仅仅是因为Pivotal的一款或者几款产品,他们更看重的是Pivotal能够给他们带来的对于其全面数字化转型的巨大推动力。刘伟光也表示,当前,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一种新的趋势,而在企业数字化转型中,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不是只要拥有Cloud Foundry,拥有大数据,就可以顺利实现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转型是一个CEO工程,因为数字化转型很多时候不是由企业自身来决定,而是源于市场环境的改变。比如银行业面临着像阿里、淘宝等互联网企业的竞争,汽车行业面临如特斯拉等创新企业的竞争。因此,每个行业中的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都有向数据驱动型企业、软件驱动型企业转变的巨大冲动。福特提出做自己的福特软件开发实验室,要变成一家软件公司,高盛、摩根斯坦利也多次重申自己不是一家金融公司而是一家技术公司,这都表面了这些企业希望通过数据驱动、软件驱动来适应新的市场变化,应对残酷市场竞争的强烈意愿。

图片描述

而在这个转变当中,不仅仅是技术,而是从体制、体系、组织架构,包括内部流程、文化的整体的改变。也只有这样的改变,才能把企业从一个传统的制造业、电信业、金融业改造成为一个软件驱动型企业。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选择合作伙伴,不仅要有技术、有文化、更要有底蕴、有积累、有成功的经验。而Pivotal不是只有Cloud Foundry,Pivotal拥有一整套敏捷开发的方法论和路线图以及一系列配套的软件工具,这套方法论和路线图不是Pivotal帮企业做项目,不是一种外包,也不是集成商的方式,而是Pivotal传授技艺给企业,通过结对编程,帮企业实现企业目标,并且把敏捷开发的方法传授给企业,让企业从文化上改变成为一个软件驱动型公司,Pivotal还可以帮助企业进行软件人才的招聘,帮助企业进行组织架构的设计,甚至帮助企业定制公司内部的装修风格,从头到脚的来武装整个企业。

在这样的文化、体制、人员的改变之后,Pivotal还会给企业提供平台,将企业的应用、数据构建于新的云平台之上,并帮助企业进行部署、运营、管理,最后交付企业,从而帮助企业实现纯粹彻底的全面数字化转型。

图片描述

刘伟光谈到,Pivotal的最大优势就是拥有全方位的能力,从方法论、敏捷开发,到现在流行的微服务框架,从Spring Cloud、Spring Boot到Spring社区,从上游的开发微服务到下游的云平台部署,Pivotal都能够给企业提供一整套方法帮助企业开发新的应用,从而用最好的方法、最新的理念,在最好的平台上,通过敏捷开发的模式来实现快速开发快速迭代和快速交付,通过CI/CD的工具来实现持续的开发和集成,结合企业特点和目标,设计云原生实现的路径的方式帮助企业打造一个全新的以软件驱动型企业。

所以Pivotal其实是一个拥有非常多“武器”的公司,不仅有敏捷开发方法论和配套工具,有Spring,有微服务框架、有CICD的工具,有CI/CD的持续开发、持续集成,云平台、大数据。而且Pivotal现在掌握的一系列重量级开源软件,能够帮助企业在整个生命周期中完成向数字化企业的转型。

应对数字化转型的真正挑战

虽然要成为一家数据驱动型企业,一家软件驱动型企业,一家有敏捷文化的企业,是很多企业的想要达成的事情,但不同类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却不尽相同。

Cloud Foundry最早的用户是百度、京东这些互联网企业,互联网应用的特点是更新、迭代速度较快、轻量级应用、大部分数据库都是开源,因此相对来说,互联网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比较简单,没有太大的挑战。而传统企业级应用却有很多不同,安全性、稳定性、高可用、性能管理、监控、灾备等都是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而很大的一个问题,还是数据源的问题。如今在数字化转型中, 开放架构、开源技术已是大行其道,并已经成为事实的标准。在这样的情况下,金融、电信等传统企业核心应用从大型机、小型机、IOE架构的下移已经成为普遍的趋势,而分布式和微服务架构无疑则是这种趋势的最好归宿。

分布式架构是广义的概念,Hadoop,MPP,Cloud Foundry是分布式架构,还有很多其他架构都是分布式架构,但当传统企业的核心应用迁移到分布式机构上之后,如何保证其依然能够保持其在大型机和IOE架构中的高可用性?如何保证其5个甚至6个9的安全性,并具有稳定、高效、强大计算能力、维护相对简单的特点,则是传统企业CIO在数字化转型当中非常大的挑战:如果要改,如何改,怎么改?怎么设计路径还是走双模IT?这对于CIO们来说都是令人十分头痛的问题。现在做变革的企业,从IOE架构,从大机、小机架构下移的时候,微服务架构、分布式架构、云平台,这就是他们想要追求的目标。但下移之后,如何进行应用的改造、拆分,应用如何上云,应用背后的数据库如何享受云的能力,这些都是现在数字化转型当中企业真正面临的问题,哪些应用改造,哪些应用需要保持现有模式,这都是目前大型企业面临的共同的挑战,所以双模IT这个词汇应运而生。

而Pivotal的优势就在于,可以为用户提供一整套的数字化转型的方法论,这个方法论不仅仅只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方法论,而是方法论+实现路径。

刘伟光介绍,Pivotal可以帮企业把应用划分成不同的范畴,并通过矩阵分析法,对应用进行详细的分类,然后将这些应用一步步的迁移到新平台上,并帮助企业一步步拆分成微服务架构,Pivotal也将协助企业采用微服务架构进行全部新应用开发。

同时,Pivotal还具有其他厂商所不具备的独特优势:

首先,在全世界微服务架构当中,业界公认的架构就是Spring Cloud、Spring Boot,而Spring Cloud、Spring Boot都是Pivotal的原生技术,而且Pivotal正在引导Spring未来的发展方向,某种程度上也是在领导Java开发的未来,至于微服务和Pivotal Cloud Foundry,则是一个从开发、部署、管理到发布、应用的完美组合。这是Pivotal得天独厚的天然优势。

其次,无论是零售行业,消费行业、制造业等,其最终的目标,就是应用要走移动方式,而在这样的商业目标下,就一定要用最好、最快、最稳定的技术帮助这类企业走向市场从而创造新的生命力,走向电商模式。而Cloud Foundry现在追寻的目标就是要把企业级应用的诸多优点加注到Cloud Foundry平台之上,比如在安全方面,Pivotal Cloudy Foundry就加入了很多的安全管控模块。

另外, Pivotal在今年还提出了Cloud Native Data的新概念,即把大数据的能力在云上进行发挥,因为这个问题已经不可避免了。实际上,大机下移也好,小机下移也好,在分布式系统的时候都会面临数据这个问题,数据库的能力怎么办,数据库怎么应对分布式的架构,比如Oracle数据库的很多功能,Hadoop生态圈直到今天还解决不了。所以数据库上云是未来在云计算技术和大数据技术当中非常大的挑战,谁能赢得这场战役,谁就能笑到最后,云上的数据能力必将是云计算竞赛当中一个新的分水岭。

除此之外,还有一项技术是Pivotal最近开始提出的,这就是无服务化。无服务化是指开发人员在软件开发过程中无需考虑中间件、服务器、Web Server、MessageQ的管理等诸多繁琐问题,而仅需将注意力集中在软件开发之中。而无服务化恰好在Cloud Foundry上体现出了很大的好处。从2016开始,Cloud Foundry就致力于取代传统中间件,因为从云计算中可以看到,几乎找不到云中间件这样一个词,因为原来的环境都没有为云的环境来做中间件,没有考虑云的弹性伸缩、资源共享等方面的问题。而如今的PaaS平台,实际扮演的就是广义的中间件的角色,同时还提供了很多中间件原来不具备的云的能力。所以现在PaaS第一要取代中间件,第二还要实现云的能力,而未来,PaaS平台扮演的角色会越来越丰富。

实际上,无服务化和去中间件其实是一个范畴,去了中间件,有了云平台,其实就实现了无服务化。而数据上云,以及将传统企业应用中的高可用,性能管理,日志管理,安全管理,监控这些特性加入到Cloud Foundry上,将使得Cloud Foundry更加适合企业级应用,更加符合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需求。

打造企业真正所需的云平台

刘伟光表示,坦白讲,一直以来,Pivotal也处在不断的思想碰撞的过程,也不断在颠覆自己的一些想法。过去Pivotal曾经有一段时间是走向平台的误区,那时Pivotal强调的是Cloud Foundry PaaS平台。但是每个企业,除了互联网公司之外,无论是金融、电信,其最终追求的都是通过数字化转型来达到其商业的目标,而如果Pivotal仅仅是一家提供平台的厂商的话,实际上解决的只是技术方面的问题,而永远无法触及到能够影响到企业数字化转型的CEO“工程”之中。

刘伟光用一个例子说明了这个问题,曾经有一个企业的CEO表示,他们的数字化转型就是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IT组织,任命一个新的,具备创新思维的CTO,将企业改造成移动移动、敏捷的模式,而现在Pivotal只是在讲自己的PaaS平台,这好像和企业的改造不搭界。这个例子很好的说明了数字化转型不是平台能够解决的问题,如果只是平台,Pivotal就无法真正触及到用户最关心的数字化转型。因此Pivotal选择了改变,而这种改变从倾听开始。

第一种倾听是倾听企业用户的商业目标是什么。其实,企业的商业目标通常是和企业的应用一定是紧耦合的。举个例子,现在所有的卖服装的企业,都有其售卖服装的APP应用,而这些应用是跟企业的商业目标是挂钩的,而一旦获知了企业用户的商业目标,就能够根据企业的商业目标,为企业提供与它相匹配的技术方向。

第二种倾听,是倾听在原有的企业应用当中,企业用到的是哪些技术,这些技术的好处是什么?如果上云的话,需要保留哪些好处。而对于企业级用户而言,其实,上云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安全,尤其是大型企业,金融企业,国企,对安全都非常重视,而且这种安全是多种多样的、多层次的安全,第二个问题是高可用性,永不宕机,即如何保证应用的99.99%、99.999%安全性,宕机之后如何恢复,还包括监控管理的指标达到什么样的程度,监控管理的如何做到等。

通过这样的倾听,Pivotal将吸纳更多客户的现实需求融合到新版本的新特性上,所以Pivotal 现在的方向就要为用户打造更全面的考虑到结合企业应用的实际环境、实际需求、实际痛点的平台。

2017,Pivotal的中国战略

作为Pivotal大中华区的掌门人,Pivotal在中国的发展自然是刘伟光的首要目标。而Pivotal也希望能够帮助中国诸多的企业用户通过Pivotal完善的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顺利实现全面的数字化转型,刘伟光表示,2015年,Pivotal与众多的中国企业,包括建行、招行、台积电、平安这些在各自行业中的龙头企业成为了合作伙伴。2016年,Pivotal花了很长时间、很多精力让这些项目成功,并把这些项目变成了在国内真正的标杆型项目,从而在市场上建立了真正的参考。在2016年,Pivotal邀请了很多客户去参观现有的客户、新的客户,让他们看到这些客户是怎么样利用Pivotal的技术和文化体系来构建新一代的平台。这是2016年做得比较成功的一点,即深耕细作,把项目做得更扎实,更成功。而这将非常有利于Pivotal在2017国内市场的发力。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2016年Pivotal在中国市场仍然取得了很大的增长,像戴姆勒中国,福特中国,福利彩票,百胜餐饮,民生银行等这些企业仍然选择Pivotal来参与新平台的建设,同时,Pivotal在2016年实现了国产化品牌,与浪潮集团的OEM战略合作协议,使得浪潮可以基于Pivotal提供的底层技术构建自主可控的诸多新的组件和应用。而为了进一步促进Spring技术在中国的传播, Pivotal今年计划在中国举办Spring开发者大会,并邀请美国Spring社区的众多精英大佬亲临中国传经布道,与中国的社区开发者就Spring未来的发展深入互动,这将是Spring社区有史以来在中国的第一次大型活动。

同时在2017年, Pivotal将有几个大的方针的转变:

首先,Pivotal将于今年正式启动合作伙伴2.0计划,这个计划有两个最重要的指标。第一,是要在中国招募100家注册合作伙伴。这100家合作伙伴不是松散型的合作伙伴,而是真正跟Pivotal签约的合作伙伴。第二,是要招募10家左右的紧密合作伙伴。这个过程不是一年完成,可能需要两年时间,完成10+100的过程。10+100是Pivotal在2017到2019年主要的目标。而对于其中的10家紧密型合作伙伴,Pivotal希望能够把他们现有的一些老旧平台,转换成Pivotal平台,并且把Pivotal的技术体系和敏捷文化方式传播给他们,让他们能够转变成像Pivotal一样的敏捷型企业,从而更好的帮助其他企业完成转变。

其次,2017年Pivotal将把自己团队的目标聚焦在更大型的企业当中去。这些更大型的企业,是类似招行、建行等规模的企业,但Pivotal的目标并不仅仅是在金融界,而是要将Pivotal的技术拓展到中字头当中的最顶尖的企业当中去。而这所以选择这些企业,是因为Pivotal要做就做最标杆的企业,但这并不是说明Pivotal不关注其他企业,而只是说Pivotal将会把自己的主要目标聚焦在央企、金融等这些大型企业和重点行业身上,而其他行业则通过合作伙伴的力量来完成。

其实,在中国每一种新的技术、新的浪潮,过去来看走在最前面的的是两个行业,一个是金融,一个是电信。这些企业通常都是面临IT的挑战后要不断创新,往往都是新技术的践行者,他们会把很多新技术用在他们企业的变革当中去,而之后能源和制造业和政府等等。Pivotal所指的政府是个广义概念,公安、社保、税务、教育、医疗、卫生,这些都是政府的范畴,包括能源行业都是Pivotal今年要发力的点,Pivotal会将在金融、电信方面的成功经验拓展到这些企业当中去,帮助这些企业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

同时,刘伟光表示,制造业仍然是Pivotal今年发力的方向,而同制造业相关的IOT是Pivotal所关注的焦点。制造业是个广义的概念,制造业有轻型制造业、高科技制造业、重型制造业。这些制造业包括车辆、制鞋、制衣,高科技制造等,这些都属于IOT未来发展的行业。刘伟光认为,在未来,IOT和云的结合,几乎是一个天作之合,是无缝的集成。所以IOT市场一定会是Pivotal未来主要发力的市场,而Pivotal在这方面的积累、技术和案例都比较适合于在IOT领域当中去发力。

刘伟光总结道:“现在做IOT也好,做转型也好,都是大型企业。所以我曾经讲过一句话,做数字化转型企业,绝对不是那些互联网公司,而是很多传统积累的企业,无论是企业资产也好,业务规模也好,IT积累也好,IT基础设施的建设也好,有很多积累、沉淀、资产的企业,当这些企业要面临市场环境竞争,面临互联网竞争,走向移动化的时候,比拼客户体验的时候,他们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数字化转型真正的动力。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为了改变而改变,这是因为每家公司整个生命的生态链变了,就必须要去改变。而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未来的使命,这个使命就是要帮助这些传统企业完成全面的数字化转型。而这些制造、金融、政府、能源等企业的用户,虽然数字化转型的驱动力不尽相同,但实际上的表现形式却都是一致的,即都要完成企业的数字化变革,而在这样的变革当中,无论是做环境、数据的打通,还是部门之间的协同作战,这个过程中真正具有很大天地、大有作为的技术,就是云计算的技术。而我相信未来云和数据的结合,将是一个全世界在平台层面的竞争!而Pivotal将通过Agile文化、 Spring Cloud、Spring Boot的微服务架构、敏捷方法论以及我们的工具,改变世界软件开发的方法,助力企业实现真正的数字化变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