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专访梁胜:唯有简单易用,才能真正发掘容器云的潜力

5月18-19日,国内云计算技术领域最专业、影响力最大的盛会———中国云计算技术大会CCTC 2017在北京朝阳门悠唐皇冠假日酒店盛大召开。在大会的采访间,Rancher Labs创始人兼CEO 梁胜接受了CSDN记者的专访。他表示,容器技术发展到现在,各项技术方面已经非常成熟,但是容器云要想真正爆发出潜能,还需要在简单易用方面继续深耕。

图片描述

Rancher Labs创始人兼CEO 梁胜

作为云计算领域资深技术开发者,梁胜博士在创立Rancher Labs之前已经在该领域深耕多年,他在技术领域的成就堪称改变计算机行业历史,他不仅是Java语言J2SE平台核心组件JNI的作者,还领导设计和开发了Java语言最为核心的JVM,并于2008年创立全球顶级的云计算公司Cloud.com,推出著名的云计算管理软件CloudStack,2011年7月,Cloud.com被Citrix以2亿美金收购。

2014年9月,再次创业的梁博士将目标锁定容器领域,领导并创立的Rancher Labs致力为全球企业客户提供容器落地解决方案。在产品设计和技术方向上,他始终坚持简单易用才是客户最终需求,并坚信基于容器的解决方案是是可行之路。在采访间,他也一直向记者强调这样的概念,唯有简单易用,才能发掘容器云的真正潜力。

CSDN:欢迎梁博士来到CCTC 大会,注意到您今天的演讲主题是“如何用简单易用解码容器云的真正潜力”,那么,请问Rancher在设计的过程中,就“简单易用”做了哪些工作?

梁胜:我觉得现在以Docker为代表的容器技术之所以能飞速发展,主要还是因为Docker的简单易用,从最根本的镜像的创建到对整个容器生命周期的管理,都有一套非常简单的命名行,或者OCI和API,可以把它用起来。

所以我们当年设计Rancher的时候,就是以最大程度的去沿袭Docker原生的这些简单易用的体验,这个一直是我们广大用户非常欢迎的基于Rancher的一个体验。

因为容器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运行的引擎,也是一个对应用的包装方式,但实际上对整个用户体验是没有定义的,理论上来说,任何一种云计算的框架,其实都可以把它转换过来,让它来管理Docker容器。因此,这其中就充满无限的想像空间,我觉得真正好用,真正简单的容器云,实际上目前还没有真正达到,我们也只是在试图朝这个方向探索,我们做了很多的快速迭代,其实Rancher1.0是一年多以前就发布了,现在做到1.6了,现在正在做2.0。从1.0到1.6,并没有太多真正对体验的改进,这个是我们比较遗憾的地方,我们马上要发布2.0版本就会对用户体验方面做一些大的改进。

其实你要说主要改进的地方,并不是说增加新的概念,我们现在觉得容器在企业,或者在研发人员中间碰到最大的问题还是不够好用,除了Docker原生体验以外,我们后面加的很多东西还不够好,Rancher还算是比较好用,但我觉得还可以进一步的简化。就像我今天早上讲的,我们会把服务发现、服务管理以及基础设施管理,做的更简单,更加接近Docker原生的体验,这是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事情。

CSDN:大家都知道Rancher非常小,您在技术层面有没有一些特殊的考量?有没有删减一些功能?

梁胜: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其实很多人把简单易用等价成为功能的删减,实际上并不是的。因为你真能够把软件做的轻巧,做的容易安装,容易维护,也容易使用,其实你做到那个层次就发现,传统的技术,里面有很多的技术并不是一定需要的。

你刚才说我们做的最有名的那个项目就是Rancher操作系统,应该说现在还是全世界最小的Linux操作系统的发布版,最早做出来好像就20兆,现在大概到50兆了,主要是因为驱动程序越来越多。
这中间我们能做到的原因,并不是我们把功能去掉了,大家都知道你装一个Linux的发布版,你平时真正用到的实际上是非常少的,你如果用它运行容器,你真正能用到的功能就更小了。这也是我们的一个设计思想,并不是一味的取消功能,我们是把一些并不是一定需要的功能模块拿掉,这样的结果是系统更好用,而且更安全。 CSDN:对,真正从用户的角度出发来做一些架构上的设计。

梁胜:对,现在外面特别开源技术太多了,所以一味的整合开源技术,你不小心会堆积出一个非常庞大,非常复杂的系统,不像以前,以前我记得闭源时代,银行代码都是值钱的,那个时候程序员的生产力是你每天能写多少代码决定的。现在因为外面的软件实在太多,实际上我觉得有点反过来,真正做的好的软件常常是必须比别人更精简。

CSDN:因为容器技术发展也有几年时间了,现在从您的角度回过头来看,您觉得容器技术下一步发展有没有一些需要优化的地方?

梁胜:对,我觉得现在进一步发展的就是用户体验。从几点来说,一是容器引擎本身的功能,我觉得已经非常强大了,其实我是从Docker0.1就已经开始用了,后来就1.0,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版本。

前几年发展的比较快的另一方面,就是去年这个时候吧,好像中国大家谈很多的是容器编排、容器调度,现在我觉得这些技术也已经相当成熟了,但我们现在碰到最难的问题是很多种技术还没有真正的用起来,没有真正用起来的原因并不是这个技术本身不成熟,而且也不是因为它的功能不够强大,很大程度上还是不够特别好用,体验上还是差一点。

举个例子,K8S技术的领先性大家都承认的,早年技术力量比较强的客户可以直接读谷歌的文档,比较喜欢使用K8S,但是现在慢慢的随着K8S的进一步普及,越来越发现有必要在K8S上再加一层新的用户体验层,用户不一定看到百分之百的K8S直接的功能了,K8S成了一个底层的引擎。这样子的话想像空间很大了,至于上层怎么包装,怎么把功能暴露出来,这个业界是没有定论的。

其实Rancher还不是做的最多的,因为我们可能传统上来讲,我们一直更注意的推崇原生的K8S的体验,但最近我们也感觉到可能我们在上面也需要对K8S体验做一些简化。因为Rancher一直没有做这套体系,因为我们一直有一套自己的体验,对我们来讲压力就小一点。我这里看到其它的一些中国的初创公司,最早他们就基于K8S搭建,基本上他们的思想是把K8S成为一个底层的引擎,上面定义自己的企业。所以这个是今年比较关注的一个点,已经不是技术本身了,而是用户体验。

CSDN:因为Rancher是开源的,我记得2016年的时候才开始正式发布。

梁胜:我们公司是2014年成立的,我们公司一成立,我们一般国外研发开源软件的思想,就是说最好是你不要在乎技术不成熟,你要马上发布。早上因为你这样可以建立起一个早期的用户群、粉丝,他们这些人可以跟着技术一起成长,他们也有种归属感,Rancher是这么来的。

真正比较成熟的Rancher,1.0是2016年3月份才发布,现在在做到1.6。

CSDN:现在对于公司来说,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战略,包括和一些合作伙伴,公司内部这一块有没有一些具体的计划?

梁胜:讲一下我们的商业模式,因为我们纯开源软件,基本上我们就大量的发展用户,有了这些用户之后, 中间有一小部分用户,它把Rancher真正放入投产,我们Rancher会提供技术支持。

在国内Rancher也有非常大的用户群,目前Rancher在全世界的下载次数已经超过三千五百万次,成长很快,每天都在涨。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的合作伙伴主要是一些附加值比较大的一些咨询公司,这些公司在为企业搭建一套新的基于DevOps的CI/CD的新系统时会把Rancher作为一种工具去用,我们也可以给它提供商业上的协助,这样的合作伙伴我们在国内外都有很多。

CSDN:Rancher在架构企业私有云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用户反映比较典型的问题?你们这边有没有一些具体的解决措施?

梁胜:其实,我发现过去一年我们花了很大精力在基础设施这一层,基础设施就是网络和存储,怎么把容器、K8S真正能跟底层的网络、存储结合好,中国这边的需求特别大。在国外,美国、欧洲,整个基础设施还不是特别多样化,因为现在美国、欧洲基本上公有云是AWS,私有云基本上就是VMware,这两种我们都可以支持的很好了,国内市场非常复杂,有自己搭的,有裸机,还有自己的网络架构,所以我们都要去适配,过去在中国做的比较多的,现在应该说还没有真正做到特别的完善。我现在看到有些客户,我们签下来还需要做二次开发,比如把Rancher跟它下面的基础设施结合的比较好,比如很多客户提出Rancher是有软件定义网络的,但很多客户它应用场景对这个性能的要求特别高,他们不能用软件定义网络,而一定要用硬件定义网络,需要直接使用下面的扁平网络,所以我们就重做。

CSDN:从您的角度看,目前国内外对容器应用或者认同点,您觉得有没有一些不同?

梁胜:我觉得还是有的,因为国内跟国外的技术发展,采纳的方向不一样,我们现在看到在国外,技术像容器或者云计算这种技术,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一个在CIO或者高层在推动,不是说整个公司要上云,这种反而说的比较少。因为一般来说,是基层的研发人员、运维人员觉得这项技术好用,甚至很多时候是偷偷的在用,所以国外更多的是草根型从下往上的采纳。

国内正好相反,国内在使用某项技术时候,更多的是从上往下在推动。中国现在发展也很快,去年我还看到很多需求是从基层研发人员上来的,其实我最喜欢是那一类型的项目,因为那一类型的项目比较真实。

CSDN:现在国内有没有一些典型的用户?能给我们举一些例子吗?

梁胜:我们国内现在用户量也不少,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其实我们前年底的时候就进来了,2015年下半年进来。中国发展的很快,所以我刚才讲中国的用户量应该也是成千上万的吧,中间应该也有几十个是真正的所谓的企业级的用户,我们用户主要是两种:一种是从上到下的大客户,基本上是银行、保险这两个机构,平安保险搭建平安云,最早基础设施容器用的就是Rancher技术,这是我们去年的客户,这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客户。

另外有一类型的客户,可以说是一些比较小的公司,初创型公司,他们有很多用户,他们会用我们的开源软件,一开始这部分企业可能没有资金来付费,但是随着企业的成长,有些客户也愿意付费。我觉得现在中国因为随着研发人员和运维人员人工的飞速成长,人工的成本飞快成长,其实我觉得这个模式还是有前途的。现在观念也在变化,所以我现在对这方面还比较乐观。

CSDN:因为梁博士在云计算行业也深耕多年了,从之前的Cloud.com到现在的Rancher,其实我知道国内很多人将您视为偶像,我想问一下,您从开发者的角度来看,对这些开源软件学习者、开发者有没有一些建议?

梁胜: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对开发人员来说是非常好的时代,其实这好处就是说,特别是开源软件来讲,你现在就有两种跟开源软件接触的方法,一种是自己写开源软件,或者贡献给开源软件,另外一种是用开源软件。说到最后真正能够自己创造开源软件,或者贡献给开源软件代码,这还是少数,有一类型这样的人,我觉得机会也很多,比如我刚才说的真正简单易用的容器云平台,其实现在为止还没有,而且这个门槛是非常低的。

如果你有这个思想,底层的问题我们都解决的很好了,Rancher、K8S这些技术,存储网络,如果你做一个真正大家能用起来的用户体验,而且做的有可能颠覆亚马逊,这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大家如果有这个想法,其实自己做一个开源的平台也没有什么难度,这个时代你做一个开源平台,如果真正做的好的话就会有人来用,不管你的国籍、背景,软件就是事实说话。

另外一个途径就是用开源软件,用开源软件现在已经非常简单了,前几年有一些大银行、大企业还不认可开源软件,他需要审核你的许可证,或者法务上要审核,现在我觉得这样的障碍基本上没有。所以现在为什么开发人员的效率大大提升?就是因为开源软件基本上你要的所有东西都可以找到,你所要做的其实是后面的一点点小事情。

所以这是对我们研发人员非常大的机会,因为传统的研发人员,那个年代招研发人员必须招一些对计算机原理,对数据结构,对算法非常有研究的这些人。搭一个系统从最初级的库开始搭起,慢慢的搭起来,搭个一年两年,现在可完全不一样了,就是因为有开源软件。你如果能飞快消化这些软件就能马上的搭成一个有用的系统或者有用的应用,我见过很多这种人,他也未必就是我们传统概念里的那些所谓的高才人,这些人强的地方是他能飞快的理解一个系统,他对用户的需求,对业务,对这些东西有比较深的了解,所以我觉得其实是有了开源软件,怎么用开源软件,把人的创造力大大的发挥出来,把创建有用应用、复杂的应用,真正强大应用的门槛大大降低了,这方面我是觉得其实是开源软件给我们最大的机会。因此,就我个人来说,我会在开源软件领域一直做下去,我认为只要我们软件真正做好了,我们商业模式是没有问题的。

CSDN:好的,谢谢梁博士接受CSDN的专访,谢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