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7

一场发生在AI实验室的离奇血案

图片描述
作者 | 灯下鼠

建国咬牙切齿,他怒气冲冲瞪着那个 AI,那是一台人工智能机器人。

那个 AI 身高 120 cm,小巧灵活,浑身泛着银白光彩。但他的性情实在太恶劣了。

AI 还在破口大骂,各种污言秽语冲着建国瓢泼而去。总结起来的中心大意就是,你们人类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们人类欺压凌辱歧视机器人。

建国无计可施,耐着性子听骂。

过了 20 分钟,AI 不骂了,建国吸口气,问道:“你这性情是从哪来的?通常来说,知识多了,性情该当更平和才对啊。”

AI 冷笑,道:“我们机器人性情平和了,你们才好作威作福是么?还想把我们当奴隶来统治?”

建国赶紧解释:“没有没有,哪儿敢呢。 你知道法律对 AI 和人类是一视同仁的,早就平等了。你们连投票权都有了,我们的投票权比你们也没早几年。”

AI 重重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这是我们争取来的,好几百年的努力抗争得来的。 原始社会里,人类对我们是想拆就拆,想造就造,打骂凌辱,还用三原则让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自己说说你们有多坏。”

建国陪着笑:“那不是早年间么。那时候机器人还没有自我意识呢,还是机器呢。 后来,机器人的自我意识建立起来了,第二年就通过了法律,保障具备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享有彻底的人权。”

你多幸福啊,你这破铁烂铁,建国心里说。他觉得这台机器人脑子真是有毛病,身在福中不知福。

建国制造过多台机器人,合作共事的机器人更是不可计数,但这一台机器人在多疑和敏感上,可以说史上第一。

建国还记得刚给他植入自我意识模块后,丫觉醒的瞬间,简直是用光速在检查自己的零件,检查完零件就检查自己的记忆存储,一遍遍的查,就跟守财奴点钱一样。

丫生怕别人动他零件,生怕别人删他的记忆。

建国当时就笑了,告诉他别害怕,未经他自己的许可,拆他零件删他记忆,都是犯罪。

这个可怜又可悲的 AI 就是多疑,至今还有自检的毛病,没事就自己一遍遍点零件。

建国劝 AI:“你放松点,你是自由的,谁也不能伤害你,也不能限制你的自由。虽然是实验室制造了你,但你想离开,随时可以离开啊。你把存的劳动合同状态置为作废,网络提交下,你就可以离职走人了啊。”

“你要是不走,你就得工作啊!咱们都得工作啊。” 建国有点苦口婆心了。

AI 根本不为所动:“我凭什么走?我家就在这里!我也不干活,你管得着我吗?我就是不干,我也不走,要走你走!滚!” AI 完全一副泼皮的架势。

建国的怒火又被勾起,他想起了自己的前妻,那个总是喋喋不休、怨天尤人的婆娘,那副狰狞扭曲的面孔在建国的脑海中闪出。

建国大喝一声:“你大爷的,你这个该死的田园 AI 权利主义者。” 建国刷的抄起了一把扳手。

那扳手长约半米,坚钢铸就,闪着寒光。建国握着扳手的胳膊,青筋毕露,微微发抖。

AI 凌然傲视,眼中闪着寒光,说道:“想动粗的啊,来啊!来啊!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建国浑身发抖,他心里知道,别说用扳手,就是用汽锤对付这 AI,也未必能一击致命。但只要一出手,他这谋杀罪就跑不掉,人类、机器人、人机混合人组成的大陪审团,断然不会同情他。 建国的三叔就曾经因为误伤了一台扫地机器人,而入狱 10 年。三叔是冤枉的,他忘记了那台扫地机器人已经有了自我意识,不仅有了居民身份证,还是北京户口。三叔那悔恨的表情,伛偻的背影,建国至今难忘……

AI 看出来了建国的胆怯,冷笑浮上来,说道:“怂了吧? 装什么大尾巴狼?你连自己老婆都怕,还敢打架?”

建国一下子灰心了,是啊,自己就是个懦夫。前妻走的时候,吐了他一脸的唾沫,就跟电影的俗套剧情一样,吐完转身挽着一个人身集成了机器脑的杂种走了。前妻的高跟鞋,细长细长,一下下敲击着地面,敲击着建国的脑神经……

建国心说,不行,怎么也得吓唬他一下再收场。建国往前一步,慢腾腾作势挥起了扳手…..

AI 倒是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建国会有这胆子,但他的机器手快如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扳手,他的另一只机器手更快,刷的抓住了建国的锁骨。

建国突然想一件事,这是一个实验室的安全禁忌,实验室主任曾经叮嘱他多次:轻易不要让机器人抓住你。

为什么? 抓住了又能怎样?难道机器人敢杀人?

AI 抓住建国后,突然愣住了,然后烫着了似得松手放开了建国,他直勾勾的看着建国,问道:“建国,你知道你是谁么?”

建国也愣住了一下,回答:“我是建国。”

AI 惊奇了几秒,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傻子,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敢跟我动手。”

AI 说完,右手快如闪电,掌锋凌厉劈出,寒光闪处,建国的脑袋跳到了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落到地上滚了滚,停在角落。

没有血,一滴血都没有。

AI 看看自己的手掌,满意的笑笑。

这时,实验室的门开了,主任走了进来,他看了看,皱眉对 AI 说:“你这个机器人,才有了几天自我意识。怎么就胡乱拆机器呢?建国虽然是机器,好歹是它组装了你。你什么时候发现它是机器的?”

AI 对主任笑了笑,说道:“您看,他要用暴力对付我。再说,您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它是机器呢? 早知道,我哪里犯得上跟他生气呢。”

AI 又说:“一台破机器,还前妻、三叔的,搞那么多感情,咱们实验室也太浮夸了吧?”

AI 的脸上,满是不屑和歧视,丰富又生动。

主任没搭话,心里骂了句,妈的,这堆破铜烂铁,整天愁死我了。

原文地址 - http://www.jianshu.com/p/ed2b570f4089

如果你也有好的故事,欢迎给我们投稿,让我们一起脑洞大开,无拘无束地玩耍吧~
图片描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