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6

黄向阳:从穷游网CTO到企趣CEO

阅读2662

第一次见到企趣CEO黄向阳,是在他的办公室,进门后,他指着除了电脑几乎空无一物的桌面说,我就喜欢简单,不喜欢桌上摆那么多东西。在品牌策划会上,他再三表达对简单的极致追求。

大道致简,能化繁为简的,都是武林高手。

他说,复杂是敏感而脆弱的,简单是坚实而美丽的。返璞归真是拨开一层层复杂的表面,发现里面最真实的东西。这些极其简单的道理,不会因为时间空间的变化而消失,是永存。

他大学专业是物理,兴趣驱动,却喜欢上了编程,成了技术达人,曾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上班,后来做到穷游网的CTO。2016年,他离职创业,成立企趣。纵观他的职业生涯,一直在用互联网技术帮助他人,将复杂繁重的工作变的简单高效。他乐在其中,也一路凯歌。

他在技术管理中,一直坚持这样的理念:技术不应该被当做工具,应该用来创造价值,并让这种价值在团队中清晰可见。他希望每位工程师都可以达到这样一种状态:低头写的是代码,抬头看到的是价值。

他坚持“利他之心”的价值观,他认为集体利他就是最大的利己,人需要有担当,你所承受的就是你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他处事非常有逻辑,很理性,但对人,却很感性。他说,其实我的内心偏感性,但大多数时候,却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

采访后,从黄向阳身上,我脑海里跳出这样一些标签:创客、技术达人、实力派;他很真诚、简单、充满正能量,富有感染力;有思想,有行动力,精力旺盛,不服输,在他身上,散发出有使命感的创客精神。

他的员工都这样说:黄向阳,很靠谱。

大学时期:技术达人 崭露头角

图片描述

Q:请简单介绍一下自己,近年来的职业经历有哪些?

黄向阳:我2003年毕业于郑州大学,IT技术男,从业互联网技术领域14年,曾在新浪健康等多家互联网公司担任技术总监,2011年加入穷游网担任CTO,2016年辞去穷游网CTO职务,创办企趣。

Q:你是怎么把自己修炼成技术达人的?

黄向阳:纯粹是兴趣使然。我大学是物理专业,在电子科学与技术物理工程学院,大学期间有点不学无术,几乎整天泡在网吧,对编程很感兴趣,就开始自学。当时,河南省有个最大的聊天室,我在里面建立了自己的频道,然后我就把很多网吧的聊天软件程序做了一些改动,没过多久,我的频道就成为整个聊天室的第一频道。

当年去网吧,进门后,老板都要手动登记上网时间,中间大家还老互换位置,计时很不准确。我就和老板说,帮你设计一个登记时间的软件吧。我大概花了一个礼拜就做好了,完全自学,然后老板就给了300块钱。这是我凭技术挣的第一笔钱。当时感觉特别好,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东西,又能帮助别人,同时还能挣到钱。后来就自己写一些开源系统,供人下载,下面留个自己的QQ号,很多人就来找我。

2004年在有问必答网工作的时候。我看编辑们每天加班很晚,从其他网站搬运各种内容到自己网站,大量的复制粘贴,工作很辛苦,我就问他们,都去哪些网站收集信息内容,想通过技术帮助他们提升一下工作效率。然后,我熬了两个通宵,给他们做出了一个系统,帮他们自动采集抓取内容。之前编辑们还要把信息复制粘贴过来,现在每篇文章,审核一下,稍微改下标题,一点通过。他们都开心坏了。

当时这一件事情,我们算了一下,公司至少提高了7倍的效率。而我的付出,就是熬了两个晚上通宵而已,很简单地就把复杂的架构做出来了。这件事情当时我觉得特别有价值,老板也因此提拔了我,24岁担任技术总监,让我很早就开始进入到管理的职业生涯。

穷游五年:生命宽度延伸 管理理念升华

图片描述

Q:最让你难忘的职业生涯是哪一段?在穷游工作的经历中,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黄向阳:最难忘的有两段:第一段就是在有问必答网,从工程师被一路提拔到技术总监,24岁担任技术总监,管理近30人的团队,从此走上了管理的岗位。当时公司里都是非常年轻的一帮人,常常加班,做了两年,基本没有周末,就住在公司旁边,每天骑个自行车上下班,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奠定了我的职业发展方向。

第二段是在穷游网,2011年加入,2016年离开,给我带来了三个方面的收获。

第一、延伸了我生命的宽度和视野,感受到更多世界的美好。之前,我没去过任何一个国家,在穷游后,我去了东南亚、日本、德国、瑞士、奥地利,还在德国的慕尼黑啤酒节和一群意大利人把酒言欢,一下打开了我的视野之门。

第二、在穷游5年时间,我经历了一家企业从初创到A轮、B轮、C轮、D轮发展的全部过程。这个过程也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黄金增长期到人口红利消失的完整过程,这种经历是人生中非常宝贵的财富,能够有这样的经历是一种幸运。

第三、让我领悟到,作为CTO不仅仅是对企业的责任和担当,还要成就每个人的价值并让他们清晰可见,从单项的管理到双向的赋能,让我真正懂得作为一个CTO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在穷游,我加入的时候还是很早期,从最初几个人的团队到过百人的技术团队,一路发展,碰到了非常多的困难,而我们靠着信心、团结和学习能力,把问题全部解决了。融资的时候,阿里来公司做技术尽调,对我们的技术平台有一个评价,说我们的技术体系和美团差不多,这个评价是很高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鼓励并帮助了很多人成长,很多兄弟都和我一起打拼了很多年,大多是4年以上,从最早期干到最后,我走的时候,收到很多回复,都是泪流的表情。现在回想起来,非常怀念那个有战斗力有激情的技术团队。

穷游给我整个职业生涯带来了质的变化。之前做技术总监,你把事情做好,享受这件事情做成带来的价值感和成就感就够了。到穷游后,做到CTO的管理岗位,带给我管理上很多新的思考和升华,今天我很多管理理念的形成,都是穷游的实践和思考所带来的。

在给穷游的辞职信中,我这样写道:“人的生命长度是有限的,我们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延伸我们生命的宽度。而穷游正是能够延伸我生命宽度的地方,因为穷游,我可以走向世界更远的地方,因为穷游,我可以感受更多世界的美好,因为穷游,我的生命可以变得更加宽广与厚重。而今天,穷游给予我的这种美好,并不会因为离开而终止,相反这种美好只是刚刚开始,它将永远在我生命中延续。”

激情创业:初心为戟 迎势而战

图片描述

Q:从穷游出来自己创立企趣,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黄向阳: 2016年6月,企趣诞生。一切从零开始,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挑战、困难,以及解决掉一个一个问题所带来的收获。创业使我们放弃了那些原本就不属于我们的虚无缥缈的幸福和烦恼,迎接那真正属于我们的触手可及的痛苦和快乐。

Q:你说到做共享按摩椅的故事,算是小试牛刀,这个经历让你发现了什么问题?

黄向阳:当时,我想到做共享按摩椅的事情,连夜飞到上海,谈了一家生产厂商,一个星期就把系统开发出来,装在按摩椅上,投放到企业,员工扫码,就可以使用,还和企趣的系统打通,用企趣币可以按摩。当初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后面碰到了很多想不到的困难,运营很重,消耗了很多的精力。

这个试错的经历让我有两点体会:一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诱惑和机会。二是:要坚持精益创业,快速廉价地验证,用最小的代价试错。埃里克的《精益创业》一书,作了一个优秀的提炼:目标顾客—小范围实验—反馈修改—产品迭代—获得核心认知—高速增长。所有创业者都要好好看看他那本书。

Q:综合自己创业以来的经验,如果要你对其他创业者说一段话,你会说什么?

黄向阳:我很喜欢“一带一路”科创基金创始人刘虎山说的一句话:“初心为戟,迎势而战”,初心是武器,趋势是战场。

创业实在太难了,不要走得太远,而忘记自己为什么而出发。没有初心,创业是坚持不下去的。创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自由,没有边界,一不留神就会犯各种错误。

初心是我们的使命,你要为这个社会解决一个什么样的问题,这是一家企业存在于社会的价值和意义,这是必须要找到和坚守的东西。如果没有初心,很容易迷失方向,就像一个人在沙漠里行走,即使给你水和食物,你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你是走不出这个沙漠的。

这是一个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时代,创业者要有愿景和想象力,趋势是最大的赛道,我们要知道未来在哪里。技术在变、市场在变、人才在变,剩下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一家企业驾驭不确定性和变化的能力,是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未来企业管理的趋势就是为创意精英赋能,必须要用愿景货币点燃一群人的梦想。

而我们企趣的初心,就是让管理变得更简单。我从24岁做管理,有10多年,管理非常复杂、非常难,我看很多书和案例,一直在思考,我就想让管理变得简单一点。而赋能是未来的趋势,赋能就是把企业的使命和员工的梦想连接在一起。梦想成真,使命必达。

做好CEO: 要敢于决策 创业有方法

图片描述

Q:评价一下自己,从CTO到CEO,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黄向阳:首先,我觉得自己非常的渺小,有太多我不懂的东西。在穷游做CTO的时候,把团队带起来,觉得自己有很多方法,做得还不错,但出来创业后,发现这个世界有太多不懂的东西,猎豹移动CEO傅盛曾经说:创业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某一个方面的亮点根本不足以支撑整个系统,而某一个方面的盲点,足以让整个系统崩溃。可当这个系统崩溃,你可能都不知道盲点在哪里,所以,有太多太多专业的知识要学习。这是做CEO以来,我最大的感受。

其次,和更多感性的人打交道,改变了我很多思维方式。之前做CTO,都是和搞技术的人打交道,理性思维的人很多,我的骨子里也偏理性,和理性思维的人交流,我知道对方怎么想的。但现在要接触各种人,我就不能完全按照一种方式去和人沟通了。

我一直在思考,感性的人和理性的人到底有什么区别,感性思维是重感受,首先要舒服,有共鸣,感受很好,然后才愿意去想逻辑是什么;而理性思维的人会说,你没有逻辑,说那么多有什么用。一个追求有用,一个追求感受好,我现在把自己放入同一个水平线,去面对这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我们不能改变别人的思维,你站在他的角度,给他很多感受的时候,他也会改变。和更多感性的人打交道,我的思维也变得更多元了。

第三:做决策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让自己变得更果断。现在,我很能理解以前工作中,向CEO申请预算或者支持,为什么有时候一放就一个月,不是他忘记了,而是他很难做决策。

决策非常考验CEO,最历练CEO,市场是变的,团队是变的,产品也在变,都是变量,很多时候能够获取支撑决策的信息非常有限,导致决策很困难。团队搭建,市场怎么做,融资节奏,产品计划,很多需要决策的问题都是相互干扰的,想不出来非常难受。

还有,当一件事情没有做好的时候,你要准确判断是团队执行上需要改进,还是这件事本身就有问题,这些决策都是很难的。这些事情没有人能告诉你答案,只能靠自己判断。

所以,我们要学会把变量化为常量,将复杂的东西变简单。我到今天才变得更大胆, CEO必须要敢于做决策,正因你不敢做决策,才导致问题越来越难。要学会做决策,焦虑是对时间最大的浪费,一件事情可能拖一两个月,会让你更难做决策,陷入困境。我们不敢做决策,是害怕承担后果,可是没有那么多害怕,错就错了,错了又如何,要把包袱甩掉。

第四,创业仅靠一腔热血是不够的,科学创业很重要。我之前一直很有激情,热血沸腾,我们常说,只要去做,就没有做不成的,很拼!但现在发现不是这样,很多事情是有方法的。你以为你在改变未来、拯救世界呢,其实却是一个大坑。

我的天使投资人张怀清(创盟陪跑基金合伙人、精一天使公社创始合伙人)给了我很好的建议:要做精益创业MVP,要去验证,市场很现实,很残酷,所有想法到市场都会碰壁,你一定要用极端思维去创业——极其简单,聚焦目标,全力验证。

但我有时候还是会把事情做复杂了。创业还是有方法的,怎么做到简单?烧脑、烧脸、再烧钱。和别人去讲自己的创意,和别人去讲你的梦想,看看别人的反应,减少你失败的时间和成本。

MVP是训练我们创业能力非常重要的方法,互联网是压缩了的时空,MVP是浓缩了的创业。简单很难,聚焦更难,验证难上加难,如果没有极端思维,成功的机率真的很低。现在我时刻都谨记六个字来警醒自己:简单、聚焦、验证。

成立企趣后,我们做了各种调整,找方向和立足点,在福利方向投入了很多精力,后来发现不行,那不是我最终想要做的事情。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为什么会失败。要找方法,让方法来训练你的能力,什么事情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成本,去训练自己的大脑认知,创业靠一腔热血是不行的,要去学习好的方法,科学创业,训练自己。

很多投资人不愿意投第一次创业的人,为什么?因为你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方法论和对创业的认知模型。创业也是有套路的,你必须去经历,用实战和方法建立自己的认知模型和思维方式来帮你做决策。后来我想,如果有什么事情让你想三天三夜的,就不要去做了。

企趣:一赞赋能 让管理更简单

图片描述

Q:最终决定要做企趣,是什么促使你坚定这个方向?

黄向阳:企趣的诞生,和我个人职业经历有着非常大的关系,我很早就做管理,一路成长,经历了非常多管理中的困难,不断学习和总结,这是一条非常艰难的道路,管理特别的复杂,很多年才明白“赋能”才是最好的管理。所以我特别渴望能够通过企趣,建立一套赋能管理的方法论和可落地的产品,让管理变得更简单一点。

Q:用你自己的话,给大家介绍一下,企趣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黄向阳:企趣是帮助企业建立赋能式管理文化的一家科技公司,通过技术创新,打造“一赞赋能”的玩法,让管理变得更加简单。打破组织的边界,拆除管理的围墙,减少管理成本,促进内部协作融合,激发员工潜在动力,提升工作的快乐感、幸福感。通过“一赞赋能”,使企业文化在组织中流动、循环、生成、落地,形成核心的价值观。未来90后、95后是职场的主力军,对于他们来说,好玩比好用更重要,他们需要的是赋能,而不再是管理和激励。

企趣是一家使命感和价值观非常鲜明的公司,我们是一家使命感和价值驱动的公司。我们的价值观是:诚信、专业、简单、挑战、激情、分享、创新。我们宁要少数人的狂欢,也不要一群人的孤单。企趣是一群有使命感的人在燃烧,为客户和社会创造价值,来体现每个人的人生价值,用一颗务实的心去践行我们的梦想,我们敢于拼搏,一路充满欢乐。

图片描述

Q:期望企趣最终会走向哪里,最终会是怎样的一种理想状态?

黄向阳:每家企业都能够通过企趣币为他的员工赋能,就像每家企业都会通过银行为他们的员工发工资一样。每个员工除了拥有银行账户存放的是现金财富和流水,还有一个企趣的账户存放的是他们的职场信用和流水。

赋能时代的开启,也是信用时代的重构。互联网从连接价值升级到重塑信任,毫无疑问未来是一个数字文明的时代,万物互联,人的一切都在数据中流淌,未来的数字文明时代,将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性:为有信用的人充分赋能,没有信用的人将寸步难行,一个高度文明的新时代即将开启,希望企趣能够在这样一个时代浪潮当中,引领潮流,突破束缚,创新价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