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Facebook 是如何抄袭并逼死其他创业公司的?

阅读5339

摘要:在这个弱肉强食、强者生存的世界,当“垄断”的科技巨头 Facebook 怼上刚冒出芽的初创公司 Houseparty ,面对其处处施压,不是“抄袭”其产品就是意欲收购,初创公司最难的可能不再是起步,而是在起步之后如何能够快速成长至足够强大,避免“羊入虎口”的悲剧发生。

高科技初创企业最重要的一条生存准则是快 —— 时间就是生命。 热门视频应用的开创者 Houseparty 正是面临这样的问题,对他们来说时间尤为紧急。

为何这么说呢?

因为 Facebook 这家硅谷巨头已经盯上了它。这个社交网络巨人非常善于去模仿那些小初创公司的创意和产品。据知情人士称,Facebook 正在通过一个叫做”早鸟“的内部预警系统,时时监测着那些还处在生长期、却已具有潜在威胁的竞争对手。

今年秋天,Facebook 计划发布一款和 Houseparty 很相似的 App。据知情这一项目的人说,Facebook 的人现在称它为 Bonfire。这两款 App 都是让人可以通过智能手机上的即时视频交友约会。

Houseparty 的总部位于旧金山,其联合创始人 Sima Sistani 说:“Facebook 看到我们现在比较火,所以开始模仿我们,对我们步步紧逼。”

硅谷是由几位巨头统治的,这一点深刻影响并改变着美国的初创公司文化。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最难的可能不是起步,而是在起步之后如何能够快速成长,长到足够大,从而避免被这些巨头收购或压垮。

几个月来,Houseparty 感到了 Facebook 对其的穷追猛赶。去年,Facebook 高管曾做出了收购它的试探。接着,Houseparty 在宣传上将自己定义为“互联网客厅”之后两个月,Facebook 的应用 Messenger 也称自己要变为“虚拟客厅”。

Facebook 在二月份针对 Houseparty 做了一项调查,对 Facebook 的青少年用户写道,“大家好,你们有使用过 Houseparty 吗?”

Facebook、谷歌、苹果以及亚马逊等巨头的财大气粗,使得创业公司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四家公司的市值合计总共达到 2.5 万亿美元,相当于法国一年的 GDP。

Facebook 在 2012 年花费 10 亿美元收购了照片分享应用 Instagram,在 2014 年花了 220 亿美元收购了通信服务商 WhatsApp。谷歌在 2013 年收购了谷歌地图的竞争对手 Waze。亚马逊在 2010 年收购了在线零售网站 diapers.com 所属公司 Quidsi,此前亚马逊也曾试图先复制它的模式。

最近,巨头们对处于成长期的竞争对手的模仿越发主动和富有攻击性了。就在七月,也就是当 Blue Apron 控股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一周后,亚马逊就推出了与其极为类似的送餐服务。谷歌和 Facebook 都将目标瞄向了 Snap 公司的阅后即焚(Snapchat)平台。对此,亚马逊拒绝做出任何评论,谷歌也没有对评论请求做出回复。

在去年夏天的一次全员大会上,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告诫员工,不要让傲慢妨碍了服务用户的意识,不要害怕抄袭竞争对手。这迅速成为了 Facebook 内部的非正式口号:“不要因为傲慢而不抄袭”。

Facebook 高管曾公开表示,在技术领域,企业把产品或服务建立在由他人开创的技术之上是非常常见的。

监管者、政治家和学者越来越多地质疑科技巨头如何滥用他们的巨大影响力。今年 6 月,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给谷歌开出了 27.1 亿美元的巨额罚款,原因是谷歌的搜索引擎更容易搜出自家的比较购物服务。对此,谷歌表示不服,并考虑进行上述。

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教授科特·斯特恩(Scott Stern)说道:“对于一家应用程序初创公司来说,是被巨头收购好还是与其竞争更好呢?”尽管被收购对创始人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成功,但是这可能是以失去整个市场竞争格局为代价的。

Houseparty 的正式名是 Life on Air Inc,是首批全面进入视频聊天的创业公司之一,其应用是让小型朋友群体热衷于进行视频对话。Houseparty 的目标用户是那些喜欢阅后即焚(Snapchat)但不一定使用 Facebook 的青少年。

据 Verto Analytics 统计分析,智能手机用户的设备上平均有 89 个应用,但是日常只会使用其中的七八个。Facebook、苹果和谷歌占据主导地位,大约占用了 60% 的时间和 80% 的广告费。

Verto 首席执行官 Hannu Verkasalo 说:“Houseparty 是一个很酷的新应用,这是挑战现状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可能在某个年龄段中取得成功,不过 Facebook、谷歌和苹果具有垄断地位,想要打破这种局面很难。”

Houseparty 的两个创始人,Sistani 和 Rubin 之前就几乎已经站在了成功的边缘。他们之前曾主导开发了第一个直播视频流应用 Meerkat,但是当推特推出了其自己的直播应用后,Meerkat 的下载量急剧下降。

当 Facebook 决定全力进入视频直播后,Meerkat 更是收到了致命的打击。Meerkat 的一位投资者 Josh Elman 回忆到:”我们不能齐头并进“。Josh Elman 也是 Facebook 的前产品经理,风险投资公司 Greylock Partners 的合作伙伴, Houseparty 的投资人和董事会成员。

当年夏天,Rubin 和 Sistani 以及其它几人进行了一次头脑风暴,他们认为,用户之所以喜欢 Meerkat,是因为 Meerkat 能够让他们与朋友共享屏幕 60 秒。他们最终的结论是:这种类型的视频互动比视频直播更能保护隐私,比手机通话更自然。

因此,他们有了一个新应用的想法:”我们想要提醒人们,与朋友保持联系有多么美妙,与妈妈说声问候有多么简单“。Rubin 说道:”它不需要这沉重的东西。“。

2016 年 2 月,Rubin 和 Sistani 推出了 Houseparty 并在大学校园里推广试运行。同年 5 月,这款应用迅速成为了 iPhone 手机上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络应用之一。

Houseparty 的下载量在一天内就由 10,000 上升到 100,000,但是应用本身却崩溃了,因为没办法处理这么大的负载。该应用被迫关闭数小时,并不时地有一些小问题,直到七月份,他们决定做一个大的调整。

当 Houseparty 在其最脆弱的时候,Facebook 来敲门了。Facebook 视频部门的老大 Fidji Simo 联系到了 Robin。这是 Facebook 第一次正式审视 Houseparty。

扎克伯格对任何可能破坏 Facebook 的事情都是敏感的,即使是刚刚成立的创业公司,现任和前任高管以及员工都这么说。

内部人士透露,Facebook 使用内部数据库跟踪竞争对手,包括表现很好的年轻创业公司。该数据库源于 Facebook 2013 年收购的一家创业公司 Onavo,这家位于特拉维夫的公司将用户的流量通过一个私有服务器路由来保护用户隐私。通常而言,Onavo 让 Facebook 了解用户整体而言在手机上做什么。

这个工具也使 Facebook 决定购买 WhatsApp,并影响了 Facebook 进行视频直播的策略。Facebook 使用 Onavo 来构建其“早鸟”系统,尽早了解那些有前途的服务,比如这次让 Facebook 很快就注意到 Houseparty。

Houseparty 认为,程序的崩溃严重阻碍了其成长,且拖慢了引入新功能、吸引新用户的功能。

Houseparty 的投资人以及总监 Elman 说道,Simo 打来的电话是一个很自然的对话,Facebook 正在考察是否要收购 Houseparty。

Rubin 并不想售卖公司,但是董事会给了他很多压力。Elman 告诉 Rubin,对于股东来说,如果 Facebook 或者 Snapchat 需要你的团队,被收购带来的回报比继续扩张带来的风险更大。

Rubin 说,只要能让他继续做扩大规模相关的工作,他并不反对收购。Rubin 先后通过邮件和电话多次联系 Simo 等人员,并随后去了 Facebook 的办公室会见了 Facebook 的高管。Rubin 和 Simo 都拒绝透露关于这次谈话的细节。

随后,Simo 通知 Houseparty,会谈不会继续下去了。Facebook 表示,Simo 拒绝做出评论。

在十二月,Facebook 开始进攻分组视频聊天,其应用 Messenger 开始引入上限至 6 人的视频会话功能。此时 Houseparty 能八人进入同一个会话。

二月,Facebook 提供 275 美元的亚马逊礼品卡,邀请 13 到 17 岁的 Houseparty 用户来到它们的在 Menlo Park 的办事处 Calif,让其参与到研究中来。

同时,Houseparty 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它们收到了以 Sequoia Capital 领投的 5000 万美元。 Sequoia Capital 是一家风投公司,也投资过 WhatsApp 和 Instagram。前 Facebook 高管、Sequoia 合伙人、Houseparty 总监 Mike Vernal 说,Facebook 对 Houseparty 感兴趣,视频直播聊天是值得期待的,因为 Facebook 的使命是从根本上帮助人们相互沟通。他说,他对 Houseparty 的增长潜力保持乐观态度。

原文:The New Copycats: How Facebook Squashes Competition From Startups
作者: Betsy Morris、Deepa Seetharaman
翻译:蒋春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