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5

年薪百万的工程师钱多事少的日常

阅读19548

原文:Inside the world of Silicon Valley’s ‘coasters’ — the millionaire engineers who get paid gobs of money and barely work
作者:Julie Bort
翻译:顾浩鑫


摘要: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 Facebook、Google 这类公司工作了几年,薪水几十万、上百万刀,干活不多,刚好能过每年的 review,但知道系统中那些隐藏的秘密,出问题时能一下指出哪里出错。拿着高薪公司可以不用干活,这是怎样的职业存在?想想很美好的事情,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 硅谷最公开的秘密被称为 “休养生息者”(resters and vesters),或者 “航游者”(coasters),指的是这样一群工程师,他们拿着高薪但并不需要做太多的工作,等待他们的是股票的合法授予。
  • 我们和 “休养生息” 世界的工程师进行了一场对话,他们介绍了这是如何发生的,以及他们是如何消磨这种日子的。
  • 虽然听起来很轻松,但 “休养生息” 存在真正的职业风险和陷阱。

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早晨,一位 Facebook 的工程师醒来准备去上班,但身体突然感到不适,他跑去卫生间吐了起来。“我想我是生病了”,工程师回忆说。

当然,这位工程师既没有感染病毒也不是食物中毒。这种情况仅仅是他不想去上班的不良反应而已。

这位工程师年薪 100 万美元,大部分是股票收入,管理着一个接近 30 人的团队。但在 Facebook 工作几年后,他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状态。他正在管理的项目夹杂着太多的政治因素,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使它更为成功,同时确保工作人员不会由于项目的问题而失去工作。

这名工程师尽管已经累成狗,但没办法就这样直接辞职不干。毕竟他需要每个月的工资来支付由于拥有的股票所产生的税费。

但在病情越来越严重后,他决定不去工作了。不止请假一天,而是以后都不去了。而且他知道自己不会被辞退。

毕竟不去工作的建议来自他的经理。

其实就在前一天,工程师已经和他的经理沟通过,他计划在距离现在六个月后的年底辞职。这位工程师希望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完成手上的项目但不再着手新的项目,而是等着年底的股票兑现,并用每个月的工资来支付所需的税费。

“我以前和经理有过多次这种对话,在是否辞职这个事情上犹豫过很多次”,工程师说,“但这次是真的。等到这些项目步入正轨就是我离开的时候,这种感觉不错。但接着经理告诉我不用来上班了”。

工程师吓了一跳,以为经理要立刻辞退他,不过紧接着经理做了解释,根本不是工程师所想的那样。“你只是不用来上班”,经理解释道,“工作已经把你折磨得筋疲力尽,你所需要的是休息。不要和别人透漏这件事情,同事们会以为你只是换了个团队工作而已”。

经理的建议并没有立即得到工程师的肯定。“我很生气,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工程师说,“那时我想要立刻换个团队。不过第二天我醒来我就开始呕吐了”。

一向工作刻苦,认真负责的一个人,就这样怀着紧张兴奋的心情加入了硅谷众所周知的秘密俱乐部-“休养生息”。

硅谷众所周知的秘密俱乐部

“休养生息” 是指雇员,通常是工程师,工作很轻松(几乎没有任何工作量),但享受着公司全职的薪水和股票。对于高级工程师而言,股票相比工资而言,通常是他们的主要收入。

一旦工程师进入“休养生息”模式,他的日常生活就是参加技术会议,给自己的宠物写写代码,和朋友在网络上聊聊天,并且规划下自己的下一份工作。

这位工程师后来意识到,经理之所以让他 “休养生息”,是想给他一个软着陆,让他有时间去进行下一份职业规划,最终避免他对项目存在的问题的喋喋不休的抱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大嘴巴,会把项目的问题到处说”,工程师说。“经理想明白了,‘嗯,让他好好休息六个月并不会造成任何损失’”。

商业内幕采访了大约六个对 “休养生息” 文化有切身体会的人。有些本身就是处于 “休养生息” 模式下的“有钱人”,有些是试图让这些人重返充满生产力状态的招聘经理。很多人承认,“休养生息” 是他们公司一种常见的极为秘密的存在。在内部,这些人通常被称为“航游者”。

他们的生活和技术圈很多其他人背道而驰,这些人为了公司毫无保留的作出奉献,承担着长时间的工作和压力。

“我的一天从上午11点开始,然后我会花很长时间享受午餐”

工程师们的 “休养生息” 生活模式多种多样。

Manny Medina,西雅图快速增长的初创公司 Outreach 的 CEO,早已进入“休养生息”模式。他自己曾经短暂的成为过 “航游者”,他说在为微软巨头工作时,他看到了微软如何使用它。他还试图吸引一些处于 “休养生息” 模式中的工程师来他的初创公司上班。


Manny Medina

Medina 说在职业生涯的早期,当他还是研究生院的一名软件工程师时,他经历过拿着高薪而不用工作的状态。他提前几个月完成了项目,并告知公司他将在毕业后辞职。

剩下的几个月里,公司让他交接他写的软件,但不需要他参加新的编码项目。Medina 回忆说,在那几个月,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办公室闲逛,写写文档,随时准备回答别人的问题。

“我的一天从上午11点开始,然后我会花很长时间享受午餐”,Medina 笑道,“公司不希望你再编写任何代码,因为任何你编写的代码都需要由别人来维护的。但当其他人在努力工作时,你需要在办公室准备好回答他们的问题”。

几年后,他进入微软,看到微软无论在工程部门,还是它的研发部门微软研究院,都在战略性的使用高薪工作岗位。他说,该公司会抢夺在诸如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自然语言,量子计算等新兴领域中难得的专家,通常允许他们在学校担任教授或者研究员的同时还可以拿着微软的工资。

“你留住工程师人才,同时也防止竞争对手挖到这些人,这非常有价值”,他说,“这是一个防守策略”。

当然,微软研究院的使命是进行有助于微软产品的相关研究。该公司表示,他们还通过和顶尖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合作,涉及包括从健康到经济领域等多方面的合作。

另一个人也告诉我们,“这是微软研究院的整体模式”。

30 多岁年薪 7 位数

在其他公司,关于“休养生息”模式,防止人才被挖走的动机要弱一些, 更多时候这已经成为公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比如在 Facebook,有一个奖金相当高的奖项,称为“自由股权”(DE),得到这个奖项的前 Facebook 工程师说。

DE 是指公司给工程师一大笔额外的限制性股票,价值几万到几十万美元。这是对出色工作的奖励。它也有助于防止工程师跳槽,因为 DE 的解锁是有时间要求的。这些奖金的发放是由公司高管签署的,有时甚至是 CEO 马克·扎克伯格本人。

“在 Facebook,OG 可以得到 DE”,这位前 Facebook 工程师说道,其中 OG 指的是公司上市前就已经在公司工作的老员工。“他们持有的 Facebook 股票翻了四倍,他们不会离开公司”,这位前工程师说,“他们是很优秀的工程师,真的是不可或缺的。然后他们就这样开始朝九晚五的日子”。

虽然 Facebook 拒绝发表评论,但有几位工程师告诉我们,Facebook 素来以要求工程师长时间工作而闻名。

这些 DE 奖金并不是专门为 “休养生息” 模式而设计的,但它们确实为这种模式的滋生发挥着作用。那些拥有 DE 股票包的人,常常自带成功光环。他们为高层管理者所认识,所选择的项目能够获得大量的资源,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更少地工作,但却获得好的结果,这位 Facebook 工程师说。

“这些都是很聪明的人,他们不会离开公司”,他说,“他们 30 多岁年薪 7 位数,而且不需要努力工作,我们说他们只是在航行旅游”。

10x 工程师

“休养生息” 的另一种类型是硅谷中被称为 “10x 工程师” 群体中的一部分人,“10x 工程师” 这个术语用于描述开发效率是普通工程师 10 倍的工程师。

相传 10x 工程师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完成其他人需要十个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这其中,有些人是纯粹的才华横溢,有些人不一定很聪明,但知道关键系统中的每一个细节。

“当人们在一个职位上已经有足够长的时间,他们带来的价值常常是不容易被看到的。他们可能知道某些项目中的隐藏问题,在最后关头被请来修复 bug,或者能够解决项目的痛点”,前 Facebook “休养生息” 工程师这样说。

“一个在 Facebook 工作 的家伙看起来似乎不怎么工作,但是当网站崩溃时,他总是能够发现其他人发现不了的问题” 工程师说。

Google 和 “休养生息” 的笑话

“休养生息” 模式的其他成员被称为航海旅游者(coasters),他们长期为公司服务,已经达到了顶级工程师级别,不需要努力工作就可以一直待在公司。

他们可能不是 10x 工程师,但他们是老员工,知道如何做事就可以在年底绩效考核时获得好成绩,同时拿到下一批股票激励。

从我们采访的所有人口中得知,Google 公司这种类型的 “休养生息” 者最多。

“我很多在 Google 的朋友一天工作 4 个小时”,一个工程师说,“他们是高级工程师,不需要很努力的工作。他们了解 Google 系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加把劲,什么时候可以休息休息。他们是工程师,所以他们会优化自己工作的绩效周期”。

一位最近离开 Google 公司的经理同意这种说法。“公司有很多 “航游者” 达到了一定的级别,不想再努力工作”,她说。“他们只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不想通过努力工作得到提拔或者晋升。如果所在部门不喜欢他们,待个一两年他们可以转到其他部门”。

“硅谷” 这部电视剧甚至拿 “休养生息” 这个术语来调侃 Google。在这部热门的 HBO 情景喜剧中,Josh Brener 扮演的 Nelson Bighetti 在虚拟的科技巨头公司 Hooli 中升职了,该公司以 Google 作为原型。Bighetti 没有被分配到任何项目中,相反,他和其他同样没有被分配项目的员工组成小团体,成天在公司的屋顶挥霍日子。

“真的不少人,包括今天 Google X 的一个员工,发给我他们自己在屋顶的照片,无所事事并给自己打上 ‘未分配’ 或者 ‘休养生息’ 的标签。这种事情真的在发生,而且很显然,并不少见。” Brener 在去年跟商业内幕的 Melia Robinson 这样说

虽然这些照片很有可能是 “硅谷” 这部电视剧的粉丝当作玩笑发给 Brener 的,但 Google 的几个员工告诉我们,当非常资深的工程师圆满结束一个大项目时,可能发现自己有一段时间不会被分配到其他项目,而是直接向 Google 联合创始人 Larry Page 汇报,直到他们决定接下来要做什么,和 “硅谷” 这部剧中 Hooli 公司那群人不一样。

“生活是美好的,你最大限度的给自己放假 - 我想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

有几个人告诉我们,由 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管理的登月研究实验室名为 X,以其 “休养生息”工作模式闻名硅谷。

就任于 X 的一位工程师说,由于 X 超长远的目标,加上经常动不动就取消项目,是这一现象背后的主要原因。

“在 X,我们不存在明确的预算问题,”,这位工程师说,“工程师能拿到 250000 美元到 600000 美元不等,但工作没有紧迫感。它像一个创业公司,但又不是,它就像一个有无限资金投入的创业公司”。

Alphabet 的 CFO,Ruth Porat,华尔街资深人士,据说正在遏制公司内类似对 X 实验室这样无限投入资金的问题。

Google 内部人士说,除了云计算之外,她的办公室每天都在审查新员工的招聘情况,云计算业务向 Diane Greene 汇报。(我们听说云计算发展很快,Google 正在加大投资,疯狂的招聘)。

即便如此,X 实验室具有能够使得员工进入 “航行旅游” 工作模式的基因,这位工程师说。

其他科技公司将产品的发布时间死死印入工程师的脑海中,使得工程师们没日没夜的工作以满足交付日期,“但在 X,人们会想,‘如果我的项目被取消了,那好,我就找下一个项目就行’”,他说。

“在 Google 当你达到某个层级时,你的工资会很高,以至于你没有理由再努力工作。生活是美好的,你最大限度的给自己放假 - 我想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这位 X 工程师说,估计非常资深的工程师职位可以要到年薪 60 万美元,包括奖金和股票期权。

“当你的工资达到 500000 美元,而且没有更多上升空间时,你还有什么动力去努力工作呢?”,这位工程师说。

Google 拒绝予以评论,但一个 X 实验室的代表完全反对这种描述。

“我们在这里有一个补偿计划,旨在鼓励团队的学术诚信”,X 女发言人 Courtney Hohne 告诉我们。“所以我们开发了这个程序来减少那些每天无所事事只等着遥远发薪日的企图”。

每天上班就是玩

无论是长期的 “航行旅游”,短期未分配项目,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进入 “休养生息” 模式,这些工程师通常每天都需要到办公室,一位前 Google 经理这样跟商业内幕说。

“你人必须到现场”,这个经理说,“但是在 Google 内部有那么多娱乐设施,因此虽然人来公司上班,但你仍然可以花几个小时时间去玩耍”。

“你想要在一个可爱的咖啡馆吃午餐,或者参加一个技术讲座,或者上课,或者你想下午 6 点去参加健身课程,或者去位于另外一个园区的 Slice Cafe 买果汁。所以你最终只工作了六个小时。有时你得在晚上或者周末加班,但总的来说,这家公司太大了,而且这么有钱,因此你可以少工作。” 这位经理告诉我们。

Google 当然不是唯一一家提供类似娱乐设施的技术公司。Facebook 为员工提供各种课程,木材店和电子游戏室。Oracle 有一个沙滩排球场和一个游泳池。Microsoft 有一个足球和板球运动场,大量的 Xbox 游戏机和一个现场的日间水疗中心。我们被告知在所有这些公司都能找到处于 “休养生息” 模式的工程师。

从轻松走向末路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梦想中的工作情况,其实它也有黑暗的一面:“休养生息” 的生活也可能是一个职业杀手。

在一个崇拜工作狂和下一个重大产品的行业,野心勃勃的工程师希望自己的简历上充满着被百万人使用的产品。

但 “休养生息” 工程师可能花几年时间“都没有任何产出”,X 工程师说。对于在像微软研究院这样的长期研究机构来说,这一点尤为正确,因为学术研究成果不容易很快应用到商业产品,或者像在 X 中,它的项目常常由于设计原因而被取消

“他们知道待在 X 可能是一个职业死侍”,这位 X 工程师说。

Hohne,X 的女发言人说,对 X 的批评不在点子上。

“X 不是用来打磨现有产品或者优化支持数百万用户的系统的”,Hohne 说,“它是一个作出早期原型以便消除风险的地方。不同的工程师(和商人)喜欢创新过程的不同阶段,这本身没什么问题。”

然而,Medina,前 “航游者” 和杰出 CEO,认为如果长期处于 “休养生息” 模式对自身的职业生涯是很危险的。

“这些工程师的收入很高很高,但没有其他公司愿意接受他们”,他说。

如果这些工程师愿意降低他们的薪资期望,并再次撸起袖子加油干,那么像 Medina 这样的创业公司愿意为他们提供工作。

“最终,他们累了,想要获得真正的工作”,他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