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除了助长“假新闻”的嚣张气焰,AI还可以为真正的新闻出把力

“大兴楚,川普王。”

川普当选前后,美国社会割裂为两派,双方嘴上功夫了得,一边竭尽所能描黑对方,一边又想尽全力让人们只看自身闪闪发光的那一面。

所以,时至今日,到底是川普通俄还是克林顿通俄,各大媒体依然众说纷纭,越传越邪乎……

而即便是当选后,川普仍不时会怒怼对立派别的NBC、CNN,特别是针对擅长制造“假新闻”的CNN:

图片描述
Faking news.

其实,满天飞的“假新闻”,跟Facebook、Google等公司的个性化算法脱不开干系。

这帮科技巨头,完全让算法来决定用户“想看”的内容,把算法认定的“不想看”内容统统过滤掉,完全跟用户隔绝……它们就像互联网“老大哥”一样控制着用户的精神食粮,把广大用户圈养在一个所谓“个性化”的巨大过滤气泡内。

图片描述

对于Facebook算法内的权重因素,马克•扎克伯格曾这样解释:

“此时此刻,你窗前奄奄一息的松鼠,跟你‘兴趣’的相关性可能要超过那些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非洲人民。”

同样的产品逻辑反映到搜索引擎上,就是人们使用Google再也得不到相同的搜索结果,无论登陆与否、是否同时同地。

比如,搜索埃及:

图片描述

因为“兴趣”不同,左边的人能搜到埃及当天的政治动态,右边的人只搜到一大片旅游信息,而埃及当时的社会动态对于外地游客则意味着潜在的生命危险。

事实上,Google搜索的个性化,早在2004年就开始尝试了,并于第二年开放给登录用户。到2009年,所有用户都不得不使用个性化的搜索结果。

这项技术让Google的广告业务赚到了大量的金钱,其投放结果随着深度学习的进展而愈加精准,并一步一步从搜索业务扩散至地图业务、安卓系统、YouTube视频平台……算法过滤出来的文字、图片和视频成为网络巨头圈养用户的青草,原本矢志连接一切的互联网也变成了监控和操纵用户的工业机器。

而对互联网“过滤气泡”的担忧,美国作家Eli Pariser 2011年就在他TED演讲中做过深入的剖析,点击观看视频

毕竟,个性化算法能够基于数据特征的相关性来做分类和预测,但它无法做出道德判断,也就无从分辨内容的道德价值。于是,五颜六色的其他观点从此不再碰撞你的头脑,你再也无法从那些跟你兴趣无关、令你不爽、对你特别有挑战性的重要内容上找到思维的火花。

在个性化算法的推波助澜下,人们在心智上的成长开始停滞,彼此对立的观点难以顺畅沟通……长期被自己的个性化“回音”所熏陶,人们只能看到自身特定的狭隘观点,如此累积到2016年大选,整个美国社会无可避免地走向了分裂。

川普当选后,美国人民开始反思自己做错的地方,《华盛顿邮报》《大西洋月刊》等传统媒体的年轻订阅用户竟在逆市中大幅增长。

特别是《华盛顿邮报》,自从“姐夫”贝佐斯2013年入主该报,新技术服务于数字内容的大转型令该报获奖连连,最新的一座是这样的:

图片描述

为促成《华盛顿邮报》的技术转型,2015年9月,“姐夫”请来了致力于通过技术来做“真新闻”的小哥——Jarrod Dicker,并以小哥为核心组建起一个专注于广告技术研发的实验室RED,直接向“姐夫”汇报。

让技术服务于内容,该报创造性地向公众展示了颇受关注的美国警察开枪杀人情况,其中包括2015年被杀的995人的各种数据(详见: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national/police-shootings/)。这一内容创新让《华盛顿邮报》直接拿到了美国国家媒体基金会第二年的新闻报道创新奖。

图片描述

当然,Dicker小哥的志向远不止于此,他要让AI来帮助真正的新闻。短短两年时间,他的RED团队便已打造出13项技术来帮助《华盛顿邮报》和其他媒体,仅仅是这些技术授权就能带来数千万美元的收入。

其中,部分技术如下:

Bandito是一个用于预测未出版稿件受欢迎程度的系统,让编辑可以为同一篇文章搭配5个不同的标题和题图,并配以不同的叙事风格,由算法来决定哪个版本的报道最能吸引受众。

而编辑分析系统Loxodo则可通过算法来比较读者们对《华盛顿邮报》新闻质量和其他媒体新闻质量的评价,同时还能比较该报和其他媒体新闻发布速度、质量和向移动平台推送内容的数量差异。

内容管理系统Arc则能打破上百万的数据孤岛,为数据分析师抓取大规模的底层数据,并通过算法管理个性化的内容,具备超强的内容分享功能,是一个适合很多媒体共同分享的内容管理体系。

Arc系统内的人工智能Own,则能生成个性化的定制消息,这些信息可搭配Arc系统所生成的个性化内容一同推送给用户,大大提升推送内容的阅读效果。

图片描述

相对于CNN、Facebook的假新闻,Jarrod Dicker认为,他的RED团队在《华盛顿邮报》所做的事情,才是人工智能有益于新闻事业的正确做法——“从一个更大的视角更为如实地报道新闻”。

对于抖露“假新闻”与广告技术上的黑幕,我们这位小哥向来毫不留情,比如他前几天转发的这篇“Google事实核查技术被用于传播假新闻”:

图片描述

所以说,跟个人电脑和互联网技术一样,人工智能也只是一项技术——它既可以被用来做好事,又可以被用来做坏事,关键是看掌握它的人想要做什么。

如同核技术与运载火箭一样,人工智能的威力不可限量,可一旦被某流氓国家所掌控,这些技术就会变成它勒索我们的核导弹。

更何况,即便是在Google、Facebook这样的商业组织手里,“假新闻”的故事也说明,我们真的不能掉以轻心。

那么,针对人工智能技术正在构筑的商业和技术体系,我们又该从哪里去窥伺其中的门径呢?阿里、微软、微博正在用这些技术做什么?目前的个性化推荐、对话机器人、分布式工业系统已经做到什么程度了?一线的人工智能专家们对此的思考又是什么?

对于人工智能技术正在发展中的这些问题,没有一个人能一下子给出所有的答案。不过,CSDN出品的「SDCC 人工智能技术实战峰会」,通过跟一线AI技术专家们的直接交流,你一定能得到一些不一样的收获。

10月28日,来自阿里巴巴、微软、商汤科技、第四范式、微博、出门问问、菱歌科技的AI专家,将针对机器学习平台、系统架构、对话机器人、芯片、推荐系统、Keras、分布式系统、NLP等热点话题进行分享。

先行者们正在关注哪些关键技术?如何从理论跨越到企业创新实践?你将从本次峰会找到答案。每个演讲时段均设有答疑交流环节,与会者和讲师可零距离互动。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