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迅雷“去中心化”再升级 转型中All in 区块链

他,在清华学过计算机,去美国读过硕士,到硅谷入职微软…妥妥的学霸程序员风格;随着云计算在国内日渐兴盛,各大企业竞相布局,他迅速回国追赶潮流加入腾讯,官至腾讯云计算副总裁,被认为是腾讯内部为数不多一直以来做出贡献的海归。


他,2014年加入迅雷成为CTO,作为这家老牌互联网企业的首位CTO同时又兼任迅雷旗下全资子公司网心科技CEO;短短一年时间,便迅速成长为迅雷联席CEO,就在今年7月正式接棒迅雷CEO,手握实权,这也是迅雷十四年以来第二位CEO。


用陈磊自己的话说,在担任迅雷CEO的一百多天里他一直在闭关。玩客云战略发布会上,“闭关”许久的他首次亮相,除了带给我们一贯的“谦谦君子”范儿,更多也是更震撼的是“迅雷要转型”这样的明确呼声,这也是陈磊第一次以迅雷CEO的身份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


图片描述

在采访中陈磊告诉记者,如今的迅雷的确需要转型,但是转型的机会并不是发现行业中什么最火热我们就做什么,“如果我们像BAT一样提出口号‘All in AI’,我估计我们的四亿用户肯定会觉得迅雷疯掉了。”转型的机会要从迅雷的身边寻找并开始做出调整,最重要看转型的策略是否和迅雷之前的发展一脉相承。陈磊表示,迅雷无论是做共享计算,还是区块链,这些理念得以实施的基础都是迅雷的P2P技术,这才是迅雷的根本。


从C端应用入手,玩客云让迅雷“玩好”转型第一步


陈磊的口号并不是空空打响,他的团队确实有了目前为止较为成功的实践——玩客云。从玩客云8月底登陆淘宝众筹到现在,这款产品早已火遍京东平台和淘宝众筹。我们看到,一边是京东正在忙着在玩客云的战略发布会上与其签订合作协议,共商联合探索“爆品”销售的新模式;另一边淘宝众筹早已将玩客云的产品等级定位为S级,也就是众筹中的最高级别,可见对其产品属性以及商业模式的认可程度。


归根到底,什么是玩客云呢?简单来说,玩客云就是一款便携的私人云盘,在保证数据传输以及落地的安全性的同时,可以提供畅快下载、随存随取、文件管理、远程操控、多媒体娱乐等多种功能。用陈磊的话说,玩客云是手机的好搭档,可以帮助用户实现手机内存的百倍扩展,还能做到随时随地访问,没有延迟,再也不用因为买不到内存512G的手机而纠结不堪、捶胸顿足。


图片描述

相比于PC的功耗,玩客云相当于一台低功耗、低价格的PC,但是却可以轻松实现PC具备的数字娱乐、办公、存储等功能。可能有人会疑问,玩客云和nas到底有什么区别?业内人士都知道,nas是给专业用户使用的,这些用户的使用深度和使用习惯与普通用户有区别,nas的设计想必是复杂而又不便操作;玩客云解锁了“轻nas”的模式,产品上更贴近网盘的便捷,但隐私保护和服务系统却堪比nas,更重要的一点比nas更便宜,最最重要的一点是玩客云充当了迅雷共享计算的节点。


共享计算,似乎是一个新概念,又是什么意思呢?共享计算是迅雷在2014年提出的新型云计算概念,是一种通过已授权的智能硬件设备收集普通家庭中闲置的带宽、存储、计算等资源,并通过跨平台、低功耗的虚拟化技术以及节点就近访问的智能调度技术,笔者理解共享计算其实就是“去中心化”的云计算。随着高新科技的飞速发展,全社会对于CPU、带宽、存储等计算资源的需求在以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速度爆发式增长,迅雷意识到摩尔定律失效后,迅速找到的路径就是通过共享计算的方式,用户只要加入玩客奖励计划,就可以在使用玩客云的同时,分享闲置的计算资源。


似乎我们的新概念有点儿多,玩客奖励计划又是什么东东,和玩客云是一回事儿吗?陈磊解释道,玩客奖励计并不是玩客云这个产品的一部分,用户购买玩客云,着意使用的是私人云盘和云添加的服务。玩客奖励计划实际上是去与用户交换的一种行为,这个交换是用户自愿参加的。换句话是,如果用户购买了玩客云,但是并没有参与玩客奖励计划,迅雷就不可以将这个用户当做共享计算的节点,反之就可以被当作共享计算的节点,这就是玩客奖励计划属于自己的一个规范(UA),玩客奖励计划与用户之间的UA。


这些闲置资源经过迅雷的创新技术,转化为共享计算服务,大大降低互联网企业的运营成本的同时,目前已经应用到CDN领域。迅雷从2014年至今,为共享计算投入了超过一亿美元的研发费用,后续将持续投入。如今基于玩客云并通过玩客奖励计划串联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已经包括CDN、PASS服务、虚拟机、数据库、云存储等众多场景。


在B端区块链应用“横行”的今天,C端应用真的不会夭折吗?


区块链发展到今天,仍然只在企业级应用场景略有斩获,不得不说C端应用确实很少,笔者探讨到此也有疑问,发力C端真的不会前功尽弃吗?


从区块链1.0开始,业界就意识到以暴涨暴跌为特质的比特币其实是有一些先天的问题,我们说比特币为什么值钱?是因为挖出比特币的成本其实很高的,这个成本在本质上是一种数学游戏,通俗点说就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比特币,就要做更加大量的计算,但本质上这个计算没有产生任何实际的效益。


据了解,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基数可能有14万左右,比特币的矿基都十分强大,强大的同时就是昂贵,例如很多GPU矿机,所以这种“挖矿”其实浪费了计算资源和社会资源,同时又没有实际的应用,除了货币本身有一些金融属性外。


区块链2.0时代,以太坊拓展了比特币,产生了智能合约。实际上是把虚拟资产和一些交易行为有效绑定在一起,但是今天的以太坊实际上只能是一个相对闭环的应用场景,链外的资产怎么进入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今天有很多的创业团队在研究在做,但是实际上还存在很大挑战。


普遍认为在区块链3.0时代,最应该解决的就是将链外的资源进行引入,这在C端的应用中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实践。To C应用的场景中,要解决一个很重要的技术问题就是并发数。以太坊和比特币的设计中,对结算速度的支持都是比较低的,它能支撑的并发数其实很低。这个技术如果不突破的话,实际上是没有办法应用在To C应用场景的,在这样的需要下,C端应用的研发也是箭在弦上。


图片描述

陈磊认为,迅雷作为一个To C的公司,应该坚定的做To C的应用。而且他认为一种技术如果没有C端这么庞大的用户去参与,发展势必会放缓。“当你把它放到这么大的数量级的场景中,这个技术会被逼着发展。谷歌为什么能够改变互联网技术的体系架构?是因为它最早遇到了这么大规模的挑战。迅雷也在做同样的事情。”陈磊补充道。


做好版权保护,迅雷将区块链带入实践场景


大家都知道,区块链公开透明,不可篡改,所以其实可以在区块链上做到安全有效的保护。2009年,迅雷曾放弃对版权的竞逐,这项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以后的被动和商业化道路的不顺,此次与4K花园合作,将帮助迅雷从源头解决版权问题。


笔者留意了迅雷涉及版权保护的三项核心技术,分别是视频指纹、水印以及DRM。首先何为视频指纹?简单说就是把一个视频剪辑了或者是把顺序调换,无论剪辑和调换额位置在哪儿,只要观看的内容足够长,哪怕只有一两分钟,就能知道剪辑的具体位置以及原片本来的形态是什么,就算修改码率也没有用。据了解,这项技术的准确率已经达到96%,可以有效识别侵权内容。


其次一种技术是水印,是一种看不见的水印,实质是一种加密技术。操作原理是将水印植入视频编码中,如果破坏这个水印,就会破坏视频的编码,所以这种技术可以有效证明版权的归属;同时在播放时,还会再加水印,如果被盗版,甚至可以知道盗版的那个播放设备的一些物理特性,比说IP,甚至能追溯到盗版人,这个听起来比较厉害。


另外一种是行业中已经比较广泛使用的技术DRM,也就是说有归属的内容只能在自己的播放器上播放,即使盗版,也无法播放,同时在播放之前,还会去验证是否有播放权限。所以这三种技术结合在一起,就可以有效保护版权,再加上区块链的机制,就能塑造有效的版权保护机制。


其实很多人问陈磊,为什么在今天迅雷这么坚决去做区块链技术?陈磊觉得迅雷天生就是去中心化的P2P公司,只是到了后来才越来越中心化并随之带来商业模式上的困扰。P2P和区块链是天生的伙伴,甚至它们有一种共生关系,以陈磊为首的迅雷小伙伴们始终相信在这个领域中不断研究和探索,就能够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区块链的很多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