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数字文明时代需要更好的GDP

中国是全球数字化转型的一个独特样本。在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等很多方面,中国已处于世界领先的位置。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刘胜义表示,现在中国对全球经济的贡献是20年前的5倍,令人惊叹的增长速度背后,是中国在数字化转型方面的坚定决心和巨大投入。

中国数字经济的高速发展受到两个基本要素的驱动:数字化基础设施和巨大的用户市场,它们分别构成了宏观经济方程式的供给侧和需求侧。

从供给侧看,政府和商业部门正在共同构建一个日益复杂成熟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即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场无形之手的共同作用。中国政府在推进数字化转型方面一直不遗余力,它不仅仅是政策制定者,也是投资方、创新者和消费者。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旨在促进数字经济发展的政策和项目,使其成为经济增长的有力引擎,其中最重要的是2015年推出的”互联网+”战略及一系列后续行动计划。

刘胜义特别强调了互联网+的重大历史意义:”我们相信,这就是数字化对各种社会经济活动产生影响的临界点。要看到,中国数字经济产出的绝大部分都是由数字经济和传统经济融合部分所贡献的。未来,所有的传统产业都将拥有互联网的基因,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边界终将消失。”

在政府积极推动的同时,一批快速涌现并成长起来的技术公司们在中国打造出一个独一无二的数字生态系统。”腾讯在中国经济数字化的进程中,既是参与者,也是推动者。”刘胜义说,”腾讯’连接一切、赋能于人’的企业发展战略,对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的有着不可忽视的推动力。腾讯有着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络平台,加上开创性的泛娱乐平台、云计算和移动支付平台,腾讯正在构建一个智能的连接生态,锚定一个多元化的智慧生活方式。”

需求侧方面,数字基础设施的完善带来用户多元潜在需求的释放。刘胜义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超过50%的中国人口都已接入移动网络,用户需求的巨大网络效应带来了一系列广泛的创新,推动中国在数字领域从’潮流追随者’转变为全球的’趋势引领者’,诞生了移动支付、共享单车和无人机等世人瞩目的创新成果。”
而从社会经济学的角度,刘胜义提出,数字化不简单是另一次工业革命,而是文明的再一次升级,是对之前的石器时代文明、农业时代文明和工业时代文明的合理迭代。”以数字化和智能化为标志的数字文明时代已经到来。”他说。

“数字文明是全球发展的新篇章,”刘胜义表示,”工业文明实现了标准化的大规模生产,数字文明则释放了个性化的个人潜能;工业文明追求发展速度,而数字文明提倡更加平衡、更加高质量的发展;工业文明是人类征服世界的奇迹,而数字文明则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让人类和自然,甚至和人工智能共同组建成一个命运共同体。”

在谈及如何衡量数字经济时,刘胜义认为,数字文明将对目前以GDP为核心的宏观经济统计体系形成严峻的挑战。他表示,数字文明会进一步放大GDP悖论的后果。GDP无法衡量产出质量、分配公平及生产活动外部性的固有缺陷,尽管在其被创造出来之后就被广泛讨论,但它依然塑造了我们看待价值的方式。然而在数字文明时代,这些缺陷的不利后果将被进一步放大,我们要有决心去做出改变。

刘胜义还表示,GDP不应该只是过去的平衡尺,而应该充当未来的指南针。经济发展的根本动能正在经历从工业到数字智能的深刻转变,同时我们也需要能够反映新产业贡献、新模式创造与新业态能量的指南针,去进一步释放和推动人们的创造力。

最后,刘胜义表示,”为人民谋幸福”是中国政府一直以来的初心和使命,也应该是我们编制GDP指标的最终目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乃至区块链技术的普及,为我们提供了从更多维度构建民生福祉指标集群的可能,也许未来的路标,将会是人工智能实时采集、分析的实时数据集群。”从这个角度,未来的GDP也将是一个聚合人们希望的数据集群。”刘胜义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