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年轻的初次创业者的5大血泪“不要”!

我是小鬼,英选是我的第三次创业了。我的第一次创业是开了一家叫“方脑壳工作室”的品牌咨询公司,这家工作室已经关闭,但是它的传说还在某行业流传。我的上一次创业,也是我的初次互联网创业的项目是一个叫“不满意青年”的公众号。我估计是唯一一个从最开始就全职养了8个人一起做一个公众号的创业者了,是的,这个公众号在今年5月份宣布死去。

我现在成为了英选的联合创始人与品牌总监,英选帮助有开发需求的初创企业,通过短期雇佣独立开发者的方式,更快更好的解决开发难题。创业者的困难,当然不仅是开发而已,站在英选的品牌总监的职位上,对于这段黑历史,我最想对关注英选的众多创业者中的初次创业者们分享的,就是我反思总结出的这5个“不要”的血泪教训。

一不要: 不要抛开需求谈情怀

不满意青年之所以会在前期吸引大量的优质青年的关注,并且形成非常热闹、活跃的互动氛围,主要是因为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让人向往的情怀概念:“不满意青年”希望 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怀抱着不满意的青年都聚集到一起,通过行动与协作来解决对自己的和对世界的不满意。这个情怀概念提出了一个事实:青年的不满意的现状。同时又把不满意背后的连接、行动和改变的可能性进行了表达和挖掘。这种亦积极、亦消极,亦现实、亦理想的模糊状态,对于相同属性的青年人能够形成很强的吸引力和情感粘性。

但是,当我在享受”不满意青年”不断的从全世界各地吸引来各式各样的有趣的青年人,并且乐此不疲的推动这些青年人在微信群里聊天互动彼此安慰彼此激励的时候。却忽略了赶紧去寻找和探索这因为“不满意”而被吸引背后真正的用户需求是什么。他们的需要是社交?资讯?活动?产品?服务?学习?哪些需求是最迫切的最紧急的并且最可能让用户付钱买的需求?针对哪些需求的服务最能够回应和表达我们”不满意青年”的寄托与情怀?

最终,不满意青年已经死了,我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我想我会先搞明白,情怀背后用户真正的需求是什么。情怀只是一个幌子,是一个帆,创业者还是要找到这艘船在哪,找到这艘船是怎么样的。才可能把帆正确的安装上去,让帆能够带着这艘船,乘着风前进。

二不要: 不要抛开价值谈创造

创业者很喜欢谈,我们正在用全新的方法、全新的理念和全新的技术,创造一个全新的产品。我们的产品在多个角度多个面向,都跟现有的其他产品有很多很多的创新点。当然,不满意青年也不意外。我们在做不满意青年的时候,对于“不满意青年”的创新模式,做了很多的概括:我们是基于青年人的典型喜好,综合媒体+社交+行动学习的城市青年社群;我们是精确用户属性、模糊功能属性的综合社交产品;我们希望未来能够做成豆瓣+蘑菇街+vice的结合体。团队小伙伴一谈到我们创新而炫酷的项目定义的时候,都非常的兴奋和激动。

但是,我们却忘了讨论我们的创造为用户带来什么样的真正的价值。以及这个价值如何通过流程、产品、服务来实现和交付。所以不满意青年做了很多自以为很酷炫的、很创新的、很让人热情澎湃的实验性活动,写过一些很有意思的文章,也发起过一些看似非常不同的互动。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其实陷入了抛开价值谈创造的误区当中。

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我想我会先从为我们目标用户创造真实的价值出发,瞄准目标用户的某个真实需求,研发、设计和落实针对这个需求的价值创造和交付的过程。一切关于创新、创造的讨论和尝试,都应该在这个价值创造链条的基础上进行,而所有创新尝试的目的,都是为了这个价值的创造能够更加低成本且高效的实现和交付。

三不要:不要抛开竞争谈生态

围绕着一类人群精准、特征鲜明并且喜好类似的消费群体,构建一个高度粘性的互动交流社群,有针对性的向社群内部推送产品和服务,或者搭建在这个社群内部的互动、交易、消费的商业生态,是现在非常多的互联网产品正在想象的一个美好未来。不满意青年也不断在想象这个未来。如果未来的不满意青年足够的多和精准,而青年人可以通过互相的服务、协作和互动解决”不满意“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帮助促成这个互动,把这个互动变成在不满意青年社群内部的成员之间的交易行为。我们希望能够在这个生态中,模糊消费者与生产者的关系与概念,我擅长做手工包包,我可以做出来在社群里面卖掉,于此同时我也想学弹吉他,也可以在社群里面消费弹吉他的课程。而不满意青年的管理方只需要负责运营和维护这个社群内部生态互动,我们像管理一个城市一样,在社群内部的商业互动中以抽税的方式获得收入和利润,维持支撑整个不满意青年的运营发展。

但是,这一切关于”不满意青年的生态系统”的想象都太理想化了,完全没有把竞争关系的因素考虑进来。在互联网端毕竟不像城市和国家,有迁徙的成本。而且在二维世界的现实空间中,线下城市是排他性的,我在深圳居住,就不可能是个北京的居民。但是在互联网的领域里面,一个用户很可能可以同时在若干的他喜欢的社群和产品当中,并且可以随时在这些社群和产品中进行切换。而我当时只在一个劲的想象“不满意青年”可以通过搭建生态系统的方式像国王一样来运营管理这个平台,而没有意识到其实可能一个跑步团、一个城市吃货团、一个城市读书群、一个青年餐厅、一个咖啡馆、一个青年文摘的公众号他们都也在想象并且在尝试这样一个生态模式。并且你并不能仅仅描述这个生态想象就说服用户,让他认为通过约跑群建立的社群生态就会比”不满意青年”公众号建立的社群生态要更low更boring,在青年餐厅活动遇到的小伙伴的有趣程度就是比“不满意青年”吃货群的要低。

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我会警惕我对于产品生态的想象,并且会花更多的精力来思考,在所有人、所有产品都在尝试建立基于青年社群的生态系统模式的时候,不同产品和用户价值之间的大竞争环境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而我要如何让我的生态模式能够从其他的生态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用户最爱最迷恋的选择。

四不要:不要抛开现实谈理想

“不满意青年”的理想是什么呢?让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对世界怀抱不满意的青年人,能够在互联网有一个互相连接、分享、协作、创造的平台。不满意青年们彼此通过协作与行动,改变自己的不满意,也改变世界的不满意。每个创业者心中都有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创业理想。如果这个理想,不够吸引人,不够打动人,不够让用户向往和憧憬,那这个创业项目基本不可能成功的做下去。但是如果一个创业者只谈理想,而不谈当下的现实,不谈在当下的现实情况下,我们的理想该如何扎根存活。这个理想也只能一直像一朵云一样飘在空中。

不满意青年团队对于现实的估计过于乐观,以为按照自己的思路和想象,融资应该很快能够到来。盲目的把之前的2B的服务项目全部暂停。而在不满意青年项目本身的资金运作和收入尝试这块又动作太慢,连续快一年团队没有收入,也没有融资进入,资金紧张,再结合之前提到的几个创业误区综合影响,整体对我自己的煎熬,对整个团队的士气和信心带来非常大的损耗。

如果我能够尽快从现实的角度考虑,从实际的运营需要考虑,很可能我们能够更快速摆脱前期的过于理想化的盲目投入状态,尽量让不满意青年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投入上更加从容和自立的持续运作。

五不要:不要抛开策略谈未来

在不满意青年最初活跃度最好的时候,我曾经跟几个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我认为不满意青年最好的未来就是豆瓣+蘑菇街+vice的综合体,能搞活动就组织,能写文章就做作家,能卖东西就当买手。无论是消费者还是生产者,都是我们社群里的不满意青年,他们彼此明白彼此的喜好兴趣,也能恰好给对方他最想要的东西。

但是,就在我说完这个话的8个月之后,不满意青年就被我关停了,公众号停更,微信群解散,管理团队解散。

我只是看到了未来的样子,但是没有想明白,这个未来我们究竟该如何能够到达。就像是如果我特别想去美国,但是我只是成天想着我要去美国,我是去不了美国的。我要做好攻略,办好护照,办签证,买机票等等等等。如果我没有钱,我可能要先算一算到底要多少钱,并且存够这些钱。当我们在憧憬未来的时候,如果我们不去琢磨走向未来的策略和道路是如何,那未来发生就是一个碰运气的小概率事件了。

每个创业者其实都在尝试在现在建立一个现实扭力场,让未来的样子,能够按照我们想要的样子去发生。而这个现实扭力场如果真的存在,也需要我们把每一个节点,需要扭转的现实以及每个现实之间的连续过程思考清楚。这个每一个节点的思考和排序,其实就是考验你在走向未来的过程中,你的现实策略会如何规划和安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