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虚拟战争史——关于VR如何改变未来

公元2016年,“虚拟现实”第一次正式向世界,宣告了自己的存在。
尽管充满争议,尽管它的到来让很多人感到不安,甚至恐惧,却没有人能拒绝它的魅力。
几乎对于所有人类而言,认识世界和隐藏自己,都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因此,即使只是短暂逃离“物质世界”,对于绝大部分的人类来说,也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
公元2017年,这一年某些内容开发商在应用体验中,进行了在嗅觉和味觉方面的尝试,虽然效果和预期相去甚远,但这个举动却引出了学术界,关于“模拟现实的终极意义到底是什么”——这一终极命题。
一个科学家试图把佛教经义,加入了自己的理论,他提出色、声、香、味、触为外境,眼、耳、鼻、舌、身为内境,外境不断向内境入侵,蒙蔽了我们的智慧……
所以,他提出了自己对于“虚拟现实”这一技术的理解,甚至给出了对于这种“终极困境”的解脱之法——五蕴皆空。
因为这一“丑闻”,关于“终极困境”的讨论,变成了一股野火,从学术界烧到网络世界,硝烟几乎扩散到茶余饭后的每一张餐桌。

公元2018年,计算能力和数字化存储技术都得到了提升,而最关键的是在这一年,“虚拟情境”实现了内外的真实互动。这意味着人们不再只是一个知情者,而真正成为了故事的参与者,甚至是历史的创造者。
各国政府先后向世界展示了自己在“虚拟技术”领域的某些思路,包括理论物理的试验,士兵在不同难度下的生存训练,甚至试图尝试通过模拟去推演未来某一场战争的结果。
一些世界著名的大厂商,在接受采访时隐晦地透露,目前正在考虑,是否接受来自某些神秘组织,在极端领域的私人订制。
公元2019年,载入技术取得革命性突破,纳米技术让人们彻底从沉重的头盔下解脱。
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人们将最后一个虚拟头盔,放入“时间胶囊”。

公元2020年,内置式虚拟载入装置诞生,人类终于打破了虚拟与现实之间最后的壁垒。
公元2021年,这一年是个崭新的纪元,对于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物而言,意义非凡。
一个名为“泛大陆”的神秘组织公布,声称自己打开了通往“异次元的大门”,他们宣布一个以其组织命名的“虚拟世界”已经建造完成。
这是自“虚拟现实”概念提出以来,第一个可以称之为“世界”的浩大工程,也是一个由全球数百位顶尖科学家和其团队历经十年的伟大杰作,更是人类第一次触摸到了“超现实”的门槛。
“泛大陆”并不是一个利用电脑模拟的“虚拟世界”,而是一个和“真实世界”几乎完全一样的世界,唯一不同之处便是在于——它是“真实世界”的130倍,甚至可以更多。
谁都可以进驻这个庞大的、莽荒的世界,在这里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

大部分“真实世界”的生态体系,都完整地移植了进来,也有无数新的体系如雨后春笋般建立。理论上,在这个世界里,你可以选择做任何事情,无论是单枪匹马的开荒者,还是去杀人放火……
事实上,但事实上,这里并非全无规则,这里的天地虽然广阔,却依然需要造物之手和摆渡之舟。
公元2023年,肉体和精神分离技术日益成熟,短期“旅行”已经无法满足需求,越来越多的人渴望摆脱肉体,以幻想为基础建立精神国度,通往永恒,无所不能。
“留守派”和“迁徙派”之争,愈演愈烈。
公元2025年,标志着“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全面分裂的“第一协议”诞生。
为期一年的“移民计划”开始启动,在迁徙派完成移民后,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将从此关闭。

公元2027年,在没有梦想的旧世界,留守派销毁了大部分迁徙派留下的躯壳,但仍有一些躯壳被秘密地隐藏了起来。
这些躯壳有的成为私藏,有的在地下黑市里被秘密出售,它们没有任何思想,如同行尸走肉,有的甚至如同植物或动物一样,需要被人精心饲养。
公元2077年,留守派的历史,只持续了五十年,世界就毁于一场接一场的战争。
很多人试图重新打开通往“泛大陆”世界的通道,但他们并未成功。
公元2080年,在“留守派”灭亡后,旧世界的废墟里出现了新的主人,他们拥有奇怪的梦境,在现实和梦境之间纠缠不清。
公元2085年,人们发现了一个“时间胶囊”,尘封近一个世纪的“虚拟头盔”重见天光。
公元2086年,肉体和精神分离技术的研究,屡次遭到“神秘力量”的破坏,最后陷入了停滞状态。
公元2087年,分离研究失败后,结合催眠术与“虚拟现实”,以贩卖梦境为主要盈利模式的组织,陆续浮出水面。
不止是造梦师职业应运而生,诸如梦境仪、记忆海、梦魇兽等概念,纷纷出现,关于梦境的规则、深度和禁忌,潜意识海,精神流刑等问题,也引发了广泛的争论。
梦境的大小取决于造梦师的逻辑空间掌控能力,而梦境的稳定性取决于造梦师精神是否纯洁。
因此,造梦师必须取得资格认证,终生恪守道德,保持内心纯净,并且需要定期接受检查。
造梦师不能在“梦境世界”中,制作定制方协议之外的内容,在制作完成以后,造梦师对于梦境的最高权限必须全部转让。
未取得认证资格者,不能私自制造梦境,如果违反上述规定将被监禁,甚至可能处以极刑。
公元2088年,虚实壁垒被再次打破,引发“梦境世界”开荒的狂潮,这标志着“虚拟现实”第二次革命的到来。
同年,名为“流放者”的“虚拟生命体”,在梦境的世界里被人发现。
其来历虽然很神秘,却似乎并无恶意。
公元2089年,当人类惊叹于“梦境世界”的瑰丽奇景,沉浸于未来无所不能的宏伟妄想之中,一些著名的梦境世界发生异变。
同年,大量梦魇兽出现,记忆海浑浊不清,甚至有许多冒险者,永远消失在了“梦境世界”之中。
公元2090年,“身体战争”爆发,在被虚拟生物视为叛军的——“流放者”帮助下,训练有素的人类“解梦人”开始出现。
他们受势力雇佣或自发集结,纷纷进入“泛大陆”,执行营救计划。
公元2091年,“解梦人”揭开了“梦境世界”的秘密。
在“流放者”的暗示下,矛头指向进化为精神体的“迁徙者”——隐藏在变异的梦境背后,试图夺取身体回归“真实世界”的“泛大陆”精神体被成功捕捉。
和“真实世界”完成割裂,关闭了虚实通道后,“迁徙派”逐渐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他们虽然可以制造新的生命,新诞生精神体却无法突破上一代自身的局限。
在“泛大陆”,梦魇的潮汐、精神的瘟疫,以及邪恶信仰的传播、精神垃圾形成的污染等问题日趋严重,最后演变为足以动摇“世界根基”的程度。
“泛大陆”的第一代移民,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受其限制第二代、第三代,依旧无法解决这世界的毁灭危机。

因此,泛大陆的各组织首领放弃成见,通过漫长的谈判后,确定了级别最高的“回归计划”,通过“真实世界”探入的触角,秘密入侵。
公元2095年,在“流放者”的帮助下,“泛大陆”的精神体战败,三方签订和平协议。
公元2097年,人类终于明白,并不是我们创造了“虚拟世界”,我们只是发现了它的存在。
我们并未改过它,变始终是它在以自己的方式,引导着我们去求证自身。
无论在我们之前,或我们之后的时代,它都会这样,一直存在。
它将席卷整个人类世界,摧毁并重建现在的一切。
原有的体系在风暴过后命运如何,新生的世界又该订立怎样的游戏规则,大概没有人会知道。
如果把生命当成一场旅行,在这辆轰然奔行的火车上,我们不知道,自己手里的这张车票,到底何时会失效。
因为不知道,才可以感到卑微,才能体味到死之庄严,生之美妙。
即使,穷此一生,最后未能抵达永恒,但也不虚此行。


「宋人头」——VR界牢不可破的骑士盾,AR圈摧枯拉朽的搅屎棍。
大刀在手,随时候教,不服就搜索微信公众号「宋人头」(或rentouson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