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专访日本开源仿生手臂开发团队exiii创始人Tetsuya Konishi

exiii 利用3D打印技术与开源的仿生手产品「hackberry」,在日本开创了假肢手臂的全新景象。它与传统假肢相比,拥有更灵活的手腕关节可以做出更多的动作,更小的手掌也更贴合女性用户,并且增加了对各种型号电池的兼容。exiii还开源了所有硬件和软件,任何人都可以在其Github页面中找到3D模型,并修改、制作属于自己的项目。
exiii有三名创始人,软件工程师Genta Kondo,机械工程师Hiroshi Yamaura和工业设计工程师Tetsuya Konishi。他们利用3D打印机大大地缩减了原材料的成本,同时根据不同人群的喜好提供定制化的设计和功能。从而他们建立了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开发者和来着全世界各地的假肢使用者共同制造独一无二的机器仿生手臂。由于简便易用的设计和自适应的软件,exiii的「hackberry」仿生手臂赢得了2015年度G-MARK日本优良设计金奖。DesignBoom(以下简称DB)采访了Tetsuya Konishi(以下简称TK),讨论了关于开源这个项目的原因,3D打印技术的未来和exiii的下一步愿景。

图:Tetsuya Konishi, Genta Kondo and Hiroshi Yamaura
以下为访谈内容:
exiii有三名创始人,软件工程师Genta Kondo,机械工程师Hiroshi Yamaura和工业设计工程师Tetsuya Konishi。他们利用3D打印机大大地缩减了原材料的成本,同时根据不同人群的喜好提供定制化的设计和功能。从而他们建立了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开发者和来着全世界各地的假肢使用者共同制造独一无二的机器仿生手臂。由于简便易用的设计和自适应的软件,exiii的「hackberry」仿生手臂赢得了2015年度G-MARK日本优良设计金奖。DesignBoom采访了Tetsuya Konishi,讨论了关于开源这个项目的原因,3D打印技术的未来和exiii的下一步愿景。
以下为访谈内容:

DB: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开发「hackberry」仿生手臂,为什么?
TK:我们三名成员中有两名曾在松下工作的,一名曾在索尼工作。2013年开始exiii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都还在这些公司工作,当然现在我们三个人都已经辞职了。

DB: 经过了多少次的修改才得到当前的型号?
TK:我想目前型号是第5个版本。

DB:在开发过程中,你们认为什么是最困难的?
TK:首先最大的障碍是法规问题,因为我们使用3D打印机来制作仿生手臂,日本还没有颁布相关的法律。所以我们首先要解决这个法规问题。

DB:有哪些法规问题?是耐用性的问题吗?
TK:是的,这是一个长期困扰我们的问题。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们是否可以把它作为一个假肢进行合法的销售。当你把它作为作为假肢销售给残疾人士时,你的产品需要被残障人士认定机构授权。这只是诸多法规问题之一。

DB: 你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TK:你也知道有个戴森奖(dyson award),我们设计这些仿生假肢就是为了申请戴森奖。我们成功地获奖了,我想这是第一次日本人获此殊荣。由于获奖,我们被许多人所认知,这些人又将我们介绍给更多的人。这样持续的链式地推荐让我们更容易的开展工作。正因如此,我们可以高调地和国家政府部门的相关机构一起工作,进行测试。这种状况让我们可以更加有效的进行工作。

DB:你一直认为3D打印技术将发挥重要作用吗?,或者是否有计划为每个人生产2、3个这样的仿生手臂吗?
TK:是的,从我们开始决定使用3D打印机开。过去生产硬件很困难,软件开发相对容易些。一旦你需要硬件,你不得不考虑如何生产它。现在有了3D打印机就容易得多了。我们可以用3D打印机很轻松的生产出不同的原型。生产这些原型的成本比我们想象的要便宜。

DB:我认为客制化是3D打印最强部分,测量一下,当场就可以制作出来。
TK:是这样的,我们可以为残障人士进行3D扫描,从扫描获取数据,然后制作出仿生的假肢。但是我们不是这样做的,我们生产的是通用的,可以适用于更多的人群,所以我们没有进行扫描测量和大规模的生产。我们之所以选择开源,是希望这个融合了3D打印技术和开源的平台可以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在开源领域,通常你是不能编辑开源硬件的STL文件,很少人像我们这样的,我们允许进行一定格式的编辑。那些以盈利为目的的硬件制造商是不用这些开放的格式的。我们希望人们根据自己的需要可以自由地编辑和修改。

DB:你难道不想盈利吗?
TK:我们不想通过销售来盈利,在现阶段我们还在探索各种可能性。以Google开发的安卓系统为例,由于需要大量的投资去做开发,Google最终决定将安卓系统开源。

DB:是否有其他投资者对你们进行投资?
TK:刚开始成立这家公司时,是没有任何外部投资的。现在Google给我们一定规模的投资资金以便项目持续发展。现阶段,我们在考虑如何发展我们的事业。

DB:你期望的回报是什么?是否考虑申请专利 ?
TK:这是一种可能性。过去,软件通常通过提供开源,从而产生不同的经营模式。 但是当硬件开源,我想只有一小部分的成功的案例是真正盈利的。然而通过硬件开源盈利也不是不可能的。我们不想被看作是纯慈善机构,因为这样是不能持续发展的。

DB:不同年龄段的人群的软件是否是不一样的?
TK:因为我们的软件是开源的,现在有许多人将我们的产品设计面向儿童。你知道我们只为成年人进行设计。我们相信我们可以在土壤中播种免费的可用的种子,然后世界上的其他人可以用这些种子,培养它长更好的样子。

DB: 哪些是需要设计的?
TK:所以的,我们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团队,如果我们其中一个人退出,项目就无法继续。简单的审美是无法照就如此有意义的产品。如果内部的机械结构不好,那么设计也就不会好。

DB:你们之前有设计过类似的产品吗?
TK:其中的一名成员,他是软件工程师,他曾经在东京大学的时候从事过仿生手臂的研究。他之所以离开那个研究是因为这个项目在大学里是很难生存的,而且费用昂贵。我们也发现大学的研究通常不考虑使用者,大学研究只是为了找到一个比较容易写的论文课题。这样的项目根本没有考虑为使用者设计的部分。有件事我不得不提的是仿生手臂的市场很小。在全日本,市场的规模大概不多于10,000人,所以大规模生产,不能够定义任何的学习曲线,或者对成本的降低造成影响。为了使用者可以使用上这种仿生手臂和手新的规则必须设定。

DB:你们是否继续开发这个型号,还是在其他方面发展?
TK:我们设定的目标是在日本市场,增加电子假肢的市场占有率从现在的1.7%到20%。这是我们的目标。我想欧洲电子假肢的市场已经被德国公司所统治,我们自有专注在日本市场。

DB:对于这个项目,你们设计工作是否到此为止了?
TK:我们只设计到此为止,接下了,我们将研发肘部和肩部。

DB:你们是否有计划在未来再造整个身体的部位?
TK:当然我们希望可以做到。如果我们可以提供一套完整的开源的电子化的人体系统,这将吸引更多的关注,我们当然想这么做。我们所拥有的最重要的客户是犯肿瘤的病患。我们正很认真的思考我们需要为扩展这个生态系统和社区作些什么,下一步我们需要做什么。

DB:没有人在你们之前作过类似的产品吗?
TK:之前没有,但是在我们开始exiii同期,有家叫作open bionics 的公司生产电动的仿生臂,还有个协会叫作E-nable, 这家协会分发仿生臂给儿童,但是没有包括任何电动装置。

DB:这么说来,你们团队在日本是唯一一个有这样创意的公司。
TK:我们和其他两个团队都保持联系,是非竞争的方式,因为市场太小了。

DB:最近你们是否还有其他方面的项目吗?
TK:是的,我现在在做些外包的项目。我十分关注可穿戴设备。我现在正和其他公司一起研发很多其他的可穿戴设备。在设计可穿戴的过程中,你需要考虑很多其他的事情。我不得不考虑很多的因素,因为人民每天要穿戴着我设计的产品。这也是我为什么认为仿生穿戴设备将是终极的穿戴设备。

DB:赢得g-mark 日本优良设计奖是否对你们更近一步开发「hackberry」有帮助?
TK:我想是这样的。因为G-mark的认可度是很好的,如果我们可以获奖,我们可以期许仿生手臂的平台影响力可以快速的扩散。

DB:3D打印技术将在哪些方面帮助你开发未来的产品?
TK:在我的领域内,我想人们在未来可以用3D打印技术制造出了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不像现在,人们还需要设计CAD,为了进行CAD设计,还要学习使用CAD软件的和其他基本的技能。但是随着软件迭代更新,3D打印机将会越来越便宜,更多的人可以用它来制作属于他们自己的产品。但是我想3D打印技术对于小众市场是很合适的,比如仿生手臂,因为每个使用者都有客制化的需求。
原文:designboom interviews designer of the exiii bionic arm tetsuya konishi
(原作者/Piot Boruslawski;编译/翁隽锋;审校/翟方庆)


物联网(IoT)包括嵌入式系统将是CSDN在2016年重点运营的内容之一,进一步了解和探讨如何构建嵌入式系统的知识,您可以:

  • 关注微信公众号:IoTMaster
  • 加入CSDN IoT技术微信群:添加jianding_zhou为好友,注明意图、所在机构及技术专长,或扫描文后二维码加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