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李开复:过去五年,我与创新工场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知乎五周年,李开复博士受邀作答。一场大病,对李开复博士而言,可以说是转折点。他有意识地减少了在社交平台或社区上的发声,并多次对过去过分透支身体健康来追求影响力的做法进行了反思,不再用量化思维计算每件事的“价值”与“意义”。

图片描述

图注:照片拍摄自李开复博士所著的《向死而生:我修的死亡学分》后记

也正如李开复博士在《向死而生:我修的死亡学分》中所言:“这场大病把我推到生命的面前,一次次地质问:褪去这些虚名与成就,你的人生还剩下些什么?”除了个人的见解,他还谈了对行业、资本市场的一些观点:今天的互联网已经不是独立产业,它与传统产业紧密连接,对于整个团队来说,都是一个能够找回初心,继续出发的新挑战。

文章摘录如下:

这5年时间对于我个人和工场来说,确实都有不小的改变。

个人:不再用量化思维计算每件事的“价值”与“意义”

首先,是我个人心态和看待问题的方式有很大不同。几年前,我曾经很偏执地相信: 世界因我而改变。我会热衷于追求影响力的最大化;认为影响力越大,做的事情就越能够发挥效应,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它的正确性。正是为了追求更大的影响力,当时的我像机器一样盲目、快速地运转。直到后来生了大病,养病期间,我才有功夫沉下心来仔细去想:精确地计算每分每秒如何能够产生最大的影响力,或者几乎偏执地把运营社交媒体当作人生的重要目标,把获取粉丝视为志在必得的事情是否正确?

旁观者角度的答案是毫无疑问的,但要一个身在其中的人从之前的状态里脱离却很难。我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体会到:珍贵的生命旅程中,只要让自己每天都比前一天有进步、有成长就好。不必改变别人,只求做事问心无愧、对人真诚平等。换言之:如果我做一件事情,其他人也都来做,那么我们的世界会不会变好一点?如果会,现在的我就去做,但不会再用量化的思维计算每件事的“价值”和“意义”。

稳步成长的创新工场

另外,让我感到平和与高兴的还有创新工场的稳步成长。

五年前,当工场团队很小,也就是我们内部定位处于孵化 + 投资的第一阶段时,我认为创新工场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李开复的品牌。一方面,我对于公司应当有巨大的启动作用;另外一方面,这对我个人也积攒了非常巨大的压力。

之后随着创业者经验的提升,无论成功或者失败,都不断地迭代,整个生态环境越来越好,我们也找到了更好的目标。工场作为投资者,除把钱投给比较好的创业公司之外,也持续提供投后的价值。包含在人员招募、公关、财务方面的帮助,或是公司发展、产品方向的规划建议,我们都会非常重度参与。在投资 + 投后的这一阶段,工场的团队有了进一步扩张和成长,合伙人制度保证了公司进入一个规模化、可运营的程度。即便在我生病,没有办法具体参与公司的业务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仍旧做的非常好。这些伙伴们有的出来创业成为合伙人,快要上市了。有的则在公司内部进一步成长;管理很大的团队、很多的资金,方向完全交由他们掌控。工场对外的形象和投资的成果也被大家进一步所认可。

行业:与传统产业紧密连接的互联网+时代

最近一年来,我们看到行业继续有一些改变,也看到巨大的机会。

其一,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在接触、改变着每一个传统行业。而面对所谓的互联网+时代,我们需要不断地提前寻找即将被改变的领域。

其二,本土资本市场开始崛起。它意味着我们必须要去理解和对接人民币的投资人、市场、上市渠道以及退出情况。

其三,需要有产业化的投资布局。比如在互动化的娱乐领域,能否整合发行渠道,有没有互联网电视的资源,有没有电影的发行资源,有没有动漫的资源,甚至有没有电影院的资源等愈加重要。因为它不是一个全虚拟的行业。创业者一定会希望能够看到投资人的帮助,不仅仅来源于投资加上投后的概念,也不只是对产业分析的理解,他还希望你能够有真金白银,真才实料的后期资源。所以我们手中不能只再有最好的行业经验分析,而是需要努力达成全产业链的资源整合或者是资源的合作、互补。 等于投资 + 投后 + 产业资源 + 二级市场。

它的复杂度意味着我们要做、要学的事情越来越多,因为对新的事物, 包括二级市场的融资、退出、券商关系甚至A股的合作伙伴等,都需要重新建立更加清晰的认知。今天互联网已经不是独立的产业,它与传统产业紧密连接。我觉得对于整个团队来说,都是一个能够找回初心,继续出发的新挑战。

当然,知乎也一直是我特别关注和热爱的项目。最近半年大家都在谈共享经济,共享经济是把吃喝玩乐通过互联网来解决。而实际上人类最有价值的宝藏,是人们的知识和经验。所以我觉得它也非常的生逢其时,作为一个知识、经验和智慧的共享,机会和挑战同样巨大。我希望知乎能够找到理想和商业的平衡点,未来和工场都越来越好。

完整文章请查阅:《过去的五年你经历了哪些重要的人生节点?对现在有哪些影响?

作者简介: 李开复博士于2009年9月在中国北京创立创新工场,创新工场立足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领域,旨在帮助中国青年成功创业。在此之前,曾就职于苹果、微软、谷歌等世界顶尖科技公司,并分别担任全球副总裁职务。曾以最高荣誉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并于1988年获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博士学位。分别于2011年、2015年被授予香港城市大学荣誉博士学位、卡内基·梅隆大学荣誉商业管理博士学位。李开复博士还是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的院士。曾任美国“百人会”副会长。2013年当选为《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