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9

前美国国防部长Donald Rumsfeld:83岁,我决定开发一款移动游戏应用

本文作者Donald Rumsfeld为德裔美国人,1954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同年开始在美国海军服役,1962年当选为伊利诺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此后4次当选连任。1969年辞去联邦众议员职务,加入理查·尼克松总统内阁,成为白宫经济机会办公室的主任和总统助理。1973年出任美国驻北约大使,1974年被拉尔德·福特总统任命为白宫办公厅主任。1975年被任命为国防部长,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防部长。2001年再度出任美国国防部长,由此成为史上最年长的国防部长。(更详细资料,请查阅维基百科

人生足迹遍布商场、战场和政界的我,决定尝试开发一款移动游戏应用。

图片描述

时间的流逝教会我们一个道理:纵然年龄的增长无法逆转,但一颗热情的心却能永葆青春——秘诀之一即活到老,学到老。

所以过去两年我一直尝试开发一款移动应用。准确来说,是我跟一个开发者团队合作将一款可以追溯到二战甚至更早时候的旧时代纸牌游戏搬上了数字平台。本周开始,这款游戏就正式上线了,一想到是现代科技让它重获新生,我就激动不已。

该游戏将让我们重返20世纪那个最动荡的年代,一睹一位流芳千古的伟大领导者的风采。我这一代人亲身经历了二战,所以感触也特别深。现在就听我将这故事娓娓道来。

图片描述

1940年5月10日,纳粹军开着坦克占领了比利时。希特勒入侵西欧后,先是内维尔•张伯伦因对纳粹德国采取绥靖政策而备受指责,随后辞去英国首相的职位,由温斯顿•丘吉尔接任;再是一位年轻的比利时政府职员安德烈•史塔克被流放。当时法西斯兵临城下,纳粹德国空军连夜轰炸伦敦,美国则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世界大战再次上演,国际社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就在安德烈•史塔克参与密谋反抗法西斯之际,他结识了温斯顿•丘吉尔。

那时就已入花甲之年的温斯顿•丘吉尔以果断刚毅、胸有成略为世人称道。他不仅是出色的军事家,还幽默风趣,时不时口出妙语。一位年轻的摄影师曾表示,希望可以在丘吉尔首相100岁生日那天拍摄一张他的照片,丘吉尔不假思索地回道:“当然可以了,年轻人,你看起来这么健康,一定能等到那一天。”

丘吉尔很懂得品鉴——一本好书,一瓶威士忌,一根雪茄,五花八门的游戏都能让他享乐其中。然而他最会品鉴的,还是敏锐的头脑。当他发现时年不到30岁的安德烈•史塔克是如此聪慧时,便收他为门徒。

图片描述

我携妻子乔伊斯与安德烈•史塔克的会面(摄于1974年)

我想身为首相门徒的安德烈•史塔克一定从丘吉尔那儿学会了很多东西——其中非常确定的是,丘吉尔教会了他一款颇具难度的纸牌游戏。我之所以会知道这些,是因为30年后的1973年,被尼克松总统提名为美国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大使后,我在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与届时已是德高望重的比利时高级外交官的安德烈•史塔克见面了,他将丘吉尔教给他的纸牌游戏又教给了我。

还记得欧洲大陆的上空,我与他在飞机上隔桌而坐,面前摆放着一列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小纸牌。我问他这是什么,他便告诉了我这“丘吉尔纸牌游戏”的由来。游戏不仅以我们共同的偶像而命名,其异常复杂的规则使其成为史上最具难度的单人纸牌游戏,要求玩家有超强的逻辑和战略分析能力。

想必大家都玩过各种各样的单人纸牌游戏,但“丘吉尔纸牌游戏”正如他本人一样严苛而深不可测。一般的单人纸牌游戏只有1副即52张牌,排成7列,玩家只需简单移动纸牌,从A到K排列顺序即可;而“丘吉尔纸牌游戏”则包含2副牌排成10列,除排序之外,还包含额外一列6张纸牌组成的“恶魔6卡片”同样需要排序。

“丘吉尔纸牌游戏”并不是谁都能玩的。玩家需要超凡的耐心、毅力、智慧、专注,战略分析能力和舍弃的勇气同样必不可少。

即使是最娴熟的玩家也可能因一步失足而全盘皆输。频繁换牌并非制胜之道,只有临危不乱方能扭转败局。

正如我的好友安德烈•史塔克所述:“要做生活的赢家,既要认识到自身智慧的不足,也要常怀乐观的信念。”玩上几局“丘吉尔纸牌游戏”,你就能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了。

而后四十年里,每每绞尽脑汁却又欲罢不能地享受着“丘吉尔纸牌游戏”的乐趣,我的脑海中总会出现丘吉尔本人坐在桌前沉浸其中的场景,只不过省略了他常不离嘴的雪茄和手边的红方威士忌。在飞往世界各地的漫长旅途上亦或在繁忙的一天结束后,我常会小玩几局怡情,一来清除了心头的杂念,让思绪沉淀下来,二来还提高了自己的注意力和反应力。要赢得游戏,就须眼观全局,构想不同可能性,想好下一步,下下一步……应该走哪里。

几年前世界上说不定还有十几个人知道怎样玩“丘吉尔纸牌游戏”,而且大多数是我教会的——除了我之外,我的妻子乔伊斯玩得最好,还有我的孩子们,一些朋友和同事等。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温斯顿•丘吉尔和安德烈•史塔克均与世长辞。总有一天,我也会入土为安。在那之后,“丘吉尔纸牌游戏”失传可怎么办?

后来我想:为什么不把它开发成应用呢?我不敢说自己有具体清晰的构想。虽然在iPad上玩过单人纸牌游戏,但将“丘吉尔纸牌游戏”变成一个游戏应用可是我从来没想过的。而且丘吉尔家族会不会同意也是不得而知的。

2014年1月,我给温斯顿•丘吉尔爵士的曾孙伦道夫•丘吉尔写了一封信。在担任外交官期间,我与他父亲相识。在信中,我解释了游戏的背景,并将其称为“丘吉尔纸牌游戏”,并表示乐意了解丘吉尔家庭是否支持这一想法。

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很支持,伦道夫还称之为“重温丘吉尔记忆的绝佳方式”,并同意使用“丘吉尔纸牌游戏”这一名称。开发这款游戏并非为了盈利,丘吉尔家族及我本人从游戏中获得的收入都会捐给慈善机构。

合作协议达成后,我便开始构想线框图,进行品牌建设。光是发布beta版本就花了无数个小时。我还参与了旨在提升“用户体验”游戏测试,提供建议以尽可能使其接近最原汁原味的“丘吉尔纸牌游戏”。

经过172次改进,编写了成千上万行代码,我们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而我也成为应用开发大军中的一员了。

正是因为全身心享受游戏的乐趣,我才有动力进军科技界。我和妻子乔伊斯经常玩“丘吉尔纸牌游戏”,互相计分。她才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过去几十年来,尽管我俩的技巧都很娴熟了,我却一直是“常胜将军”。最近游戏应用推出后,我仍旧保持了优秀的战绩。我们都觉得,丘吉尔那句简短却有力的口号是对游戏的最好诠释——永不言弃。

“丘吉尔纸牌游戏”既是游戏,也是一个矛盾体——简单而不失高深,让人抓狂但又乐趣无穷。如今它步入了新时代,为年轻人带去更多乐趣——也算是我们对那位伟人的致敬了。本周开始应用会在全球App Store上正式上线,日后还会登上其他平台。

而我的应用开发生涯才刚刚开始——毕竟我才83岁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这年龄都能开启自己的新事业,马克•扎克伯格这样的年轻人就更是来日方长,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英文来源:At 83, I Decided to Develop an App
作者:Donald Rumsfeld,美国第13任与第21任国防部长
翻译:张新慧
审校/责编:唐小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