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AR & VR 将如何深刻影响未来的城市化进程

作者简介:冯森林(@oasisfeng),独立开发者,Android工具应用绿色守护(Greenify)作者,前阿里巴巴无线事业部资深技术专家。10年智能手机软件开发经验(从Symbian到Android),3年通信设备核心网软件架构经验,3年大规模分布式系统架构经验。积极在技术社区中推广普及较少被业界重视的Android设备体验,致力于提升整个Android开发生态对设备体验,尤其是App的后台耗电及全局性能的重视。博客地址:http://oasisfeng.github.io/

感谢作者冯森林(Oasis Feng)对本文的授权。

【编者按】印象中,Oasis老师是Android生态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经验深厚,知识渊博,令人叹服,每次与他的交谈总是会因自己的浅薄而忐忑。MDCC 2015曾邀请他在平台与技术-Android专场分享了《Android App设备体验优化》,与会的许多开发者都表示受益匪浅。不过,我却没有想到重新开启博客的他,第一篇文章会从VR/AR入手。对于这个问题,他说道:“这只是一个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会从城市化、制造业、IT业等角度来剖析未来一段时期的发展趋势。因为AVR是对城市化影响最大的一个变革,所以就先谈这个了。”

以下为文章全文:

如果说AR & VR(以下简称AVR)将深刻改变AV产业,想必你一定没有异议。但如果我接下来告诉你,它们可能还会在5-10年内显著影响一线城市的房价,你也许就会嗤之以鼻了。

最近一年来伴随着大量风险资本以风卷残云之势入侵AVR产业投资,大众对这个领域的兴趣一夕之间就被调动起来了。各路媒体纷纷报道最新的技术进展、初创公司、资本动向,并绘声绘色的描绘出一副未来的娱乐图景。但大部分人可能并没有意识到的是,AVR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将远远超出娱乐领域,它即将带来的深远变革甚至能与当年的工业革命相提并论。要理解AVR的深远影响,得先从当今世界的城市化说起。

工业革命掀起的城市化浪潮

18世纪的工业革命是人类社会大规模产业化和城市化的开端,圈地运动将大量廉价劳动力引导到城市的工厂里,人类结束了男耕女织的田园时代,进入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快车道。在两个多世纪的漫长岁月里,全世界遵循着基本一致的城市化蓝图 —— 劳动力从乡村、城镇向大城市汇聚,并最终造就了一个个区域经济体中心的超大型都市。牵引着这一进程的无形之手就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模式,通俗的讲,就是因为大量的劳动者依循产业链提供的就业机会聚集在一起完成生产。

中国的城市化演进

所以大家都想要挤到城市里来,特别是少数的大城市。尽管那里房价高涨,生活成本攀升,甚至难以获得平等的城市服务,但进城的人们依旧无怨无悔。而这一城市化的进程本质上是与地球的资源平衡相悖的,所以一方面全球绝大部分土地都没有得到足够的利用,甚至于大面积的荒漠化;另一方面,超大型都市的人口承载力却早已不堪重负,逼近现有资源的极限,导致了交通、休闲、居住等方方面面的难以缓解的压力。

人类沟通方式的二次革命

让我们再回到AVR这事儿上来,看看它与城市化之间的联系在哪儿。2014年,Facebook斥巨资收购Oculus VR,在当时震惊了整个IT业。其实这个动因很简单,Facebook是做社交的,社交的本质就是人与人的沟通和联系,而AVR正是人类沟通方式发展进程的下一次重要变革。人类是一种有着深厚情感纽带的高等动物,『沟通』作为人类情感的基本表达形式,承载了重之又重的意义,沟通方式的任何变革都将深远影响我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电报员

在进一步详述沟通的下一次变革之前,不妨让我们先回顾一下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沟通革命 —— 电报 和 电话。19世纪发明的电报,让人类第一次克服了沟通的地域和时间成本。不久后诞生的电话,进一步实现了实时的异地沟通。在那之前,一个人远走他乡基本意味抛弃族群联系,开启一段未知的全新人生,这将在人的一生中刻下一个巨大的断面。所以绝大部分人都选择在家族为中心的一定半径内生活,即使偶尔远离,往往也并不会长期。电报和电话的出现,使得人们终于可以分居异地而继续维系相对紧密的联系,从而客观上降低了迁徙带来的情感失落,为城市化和全球化奠定了心理基础。

视频交流的尴尬

尽管随着科技的进步,远程沟通的体验得以不断改善,但即便是拥有了互联网和视频电话,人们似乎仍旧难以突破沟通心理上的那一道巨大壁垒 —— 距离感。我们用技术克服了沟通的距离,却始终未能真正消除心理上的『距离感』,正襟危坐在摄像头前,注视着显示屏里的那个人,始终很难轻松的沟通。这是因为人类在沟通过程中同时还伴随着大量非语言类信息的传递,例如眼神、表情、肢体动作,甚至与周边环境的互动,正是这些容易被我们表层意识忽略的信息造成了现有远程沟通技术始终难以还原的『面对面沟通体验』。而缺乏面对面的沟通体验又进一步直接阻碍了人们以个体为单元进行远程协同的效果,这就是为什么SOHO的概念尽管已经被提出了几十年,却始终难以进入主流的企业组织形态中。

非沉浸式VR

如果我们在AVR领域接下来的技术突破成功实现了过去科幻电影中才能看到的景象 —— 栩栩如生的全息影像(AR)和以假乱真的现实遮蔽(VR),那么它势必会终结人类基于生理感知能力构成的距离感,为沟通方式带来真正意义上的二次革命。

AVR 改写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正如前面所阐述,当今世界城市化背后的无形之手是劳动力大规模协同的资本主义产业诉求,人们进城和迁徙最关键的牵引因素正是就业机会。而另一方面,受制于地理的区隔性和劳动力流动的隐性成本,无论是对人才求之若渴的高科技企业,还是劳动力需求巨大的传统制造业,都不得不在地理上大范围分散其组织结构,以吸引当地的人才和附近的工人,这也大幅度增加了企业的运作和管理成本。企业当然希望通过远程协同的方式吸引更大范围的人才,但受制于沟通成本所带来的一系列协同和管理问题,远程办公依然还是镜花水月。

但AVR技术的成熟很可能迅速改写这一局面,大幅度降低甚至消除当前的个体远程协同中存在的效率和管理问题。试想一下,坐在家里工作间的电脑前,当你有一个想法时,转身就可以和『周围』的同事进行讨论;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方便的与客户用『纸和笔』进行细节沟通;而你的老板也可以随时来到你的『身边』询问工作近况,甚至大声的斥责你(就差不能扇你一耳光了)。能有这样的远程办公体验,哪一个企业还无法接受?

远程会议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实现了无纸化办公,常规企业中的大部分工作岗位完全摆脱办公室设施和条件的束缚已不再是奢望,尤其是IT产业中的软件与互联网行业。而只要有任何一家企业或团队采用了这样的远程协同方式,它们就能显著降低成本并提升人才吸引力。而成本和人才正是成功的企业最看重的竞争要素,所以星星之火一旦被点燃,极有可能在竞争残酷的商业环境中形成燎原之势。而企业领域的需求恰恰是现代社会中对技术产品举足轻重的市场,它对AVR的渴求和潜在购买力将是一片无边的蓝海,势必加速助推远程协同的大范围普及。

对个体而言,舒适的远程办公无疑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工作条件。再也不用把每天上下班的心情糟蹋在汹涌的人流车流之中,也不用再忍受频繁的出差劳顿,更是不必为了一个心仪的工作机会而举家搬迁或是远离家人、朋友。伴随着网购和O2O的迅速发展,相信『在家办公』的诱惑力已经毋庸我更多言表了。

AVR 重构城市化进程

工作协同方式从集中向远程的变迁,将直接冲击我们今天所认知的城市化进程,尤其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化进程。考虑到AVR技术产品的发展会经历一个成本逐步下降的过程,远程办公可能也会相应的从分散式小规模办公环境向住宅办公间的过渡。人们在居家和置业上的心态和选择与今天相比,将会发生可预见的逆转。首先是对交通诉求的降低,并直接体现在向中心密集城区以外区域扩散的倾向性,其次是对宜居性和自然生态的考量将占据主要地位。

居家置业心态上的改变将迅速改写我们今天看到的城市图景。传统意义上的大型写字楼和办公室将很快被淘汰,而围绕大规模产业园区所形成的聚居结构和商业区块也将被逐步瓦解。伴随着中心城区吸引力大幅下降的是城市近郊优质住宅及别墅的快速升温。未来住宅开发的首要重点将不再是地段价值而是居住和生活质量,由于不再被中心城区所绑架,住宅开发的土地空间将大幅度拓展,高层建筑失去价值,开发的基础成本因此得以大幅度降低(尤其是在地广人稀的中国内地)。每个城里人都可以拥有自己心仪的住房,甚至院落,将不再是梦想。

城郊家居办公

远程协同所消解的集中化趋势与人们对于城市本身所提供公共服务的需求,将重新塑造大中型城市的竞争力格局。一线城市和受益于产业经济带的二线城市,竞争力将显著下降;宜居且公共服务突出的城市,竞争力将会上升;三四线城市受制于公共服务发展的相对落后,短期不会有太大的竞争力改变,但中长期来看局面将趋于有利。城市的规划格局也会呈现更加去中心化的趋势,形成数量较多的中小规模聚居区,在资源承载能力和公共服务的覆盖上达成一个新的平衡。未来的城市发展将逐步摆脱产业经济的裹挟,更多还原出其原本的资源和文化面貌,城市之间的竞争也将回归到管理能力和公共服务的比拼上。

一起亲历这场变革

未来的图景描绘的那么美好,耐心读到这里的你可能会觉得这种一点也不真切的美好即便是存在于未来,也未必是此生有幸能看到的,更不会相信它会发生在开篇所提出的5-10年这转眼将要到来的明天。那么就让我们来实实在在的看一看AVR行业和相关的技术发展进程吧。

Oculus VR

在以Oculus为代表的传统VR领域里,已经有太多的报道和体验,我们可以明确的是,沉浸式VR在未来1年内就会完全商业化并大举进入娱乐领域。但遗憾的是,现阶段以双眼覆盖装置为主的沉浸式VR技术并不是短期内推动沟通方式变革的中坚力量。最大问题就在于它使用的双目虚拟显示技术并不适合大部分人长时间使用,而且隔离现实世界的体验也并不是一个适合办公环境的方案。但沉浸式VR的下一发展阶段必然会摘掉头盔,回归到投射式现实屏蔽技术,这也是VR与AR两个领域真正走向融合的阶段。初音未来巡回演唱会以及周杰伦与邓丽君的同台合唱,都为我们预演了AVR的现实体验。所以在当下,就让沉浸式VR专注服务于它最擅长的娱乐领域吧,以娱乐领域的成功推动未来现实屏蔽技术的长足发展。

Magic Leap

再来看看近期AR领域比较火的Magic Leap,这家公司的技术就比较牛了,它据称已经在非沉浸非半透式头戴设备(既不罩住双眼,也不像眼镜那样覆盖视线,可以类比如帽子)上实现了真正的光场投影,避免了双目虚拟显示存在的对焦感知障碍。拿Gary的话来说,即便你带上Oculus 10分钟就会吐,你也可以一天带16个小时Magic Leap都不会晕。最终的体验效果已经颇为接近科幻电影中的全息投影,除了需要佩戴一个设备。如果Magic Leap真如其CEO Rony Abovitz之前所透露的那样已进初步试生产阶段,相信不出两年我们应该就能看到完全商用化的产品了。

360度全景摄像头

要实现远程办公场景下沟通双方的投影,除了最关键的显示技术,当然还需要全息摄影。好在这项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在刚刚过去的MWC上,三星、LG都已经拿出了可用的VR摄像头产品,其360度全景3D拍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办公沟通的需求。

Project Tango

摄影和显示都有了,构成一个良好的AR体验的最后一环就剩实景融合了。这个方面的领头羊当属Google的Project Tango,除了已有的概念平板产品外,今年即将与联想合作推出内置了实景摄像头阵列的手机,实景融合技术在接下来一两年内将与AR的发展互相推动,在客厅的沙发上与隔着茶几面对面坐下的客户进行交流将指日可待。

正是因为所有这些技术都在未来几年间有着相对明确的成熟预期,嗅觉灵敏又不缺乏审慎精神的风险资本才会在过去的两年中蜂拥至AVR领域,大力推动它们的商业化。这也是我大胆预测5年内AR技术有望开始大规模运用于办公协同,10年内或将开始显著影响城市化进程的底气所在。


尽管这两年制造业的自动化程度在不断攀升,但制造业整体的大规模集中作业模式在短期内仍旧难以撼动,产业工人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很可能与白领阶层在城市化的道路上分道扬镳。我将另文剖析未来引导制造业变革的一项关键性技术,以及对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可能造成的潜在冲击。

第一时间掌握最新移动开发相关信息和技术,请关注mobilehub公众微信号(ID: mobilehub)。

mobilehub

2016年3月18日-19日,由CSDN重磅打造的数据库核心技术与实战应用峰会、互联网应用架构实战峰会将在上海举行。这两场峰会将邀请业内顶尖的架构师和技术专家,共同探讨高可用/高并发系统架构设计、新技术应用、移动应用架构、微服务、智能硬件架构、云数据库实战、新一代数据库平台、产品选型、性能调优、大数据应用实战等领域的热点话题与技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