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当我们在聊VR时,究竟是在聊什么?

3月27日,大好的周末,本着学习之心和好友一起从北四五环千里迢迢赶地铁前往中华世纪坛参加GEEKPARK举行的公开课《当我们聊VR时,我们在聊什么》。不过可惜到的时候已经满座,我的一对CP好友去对面的玉渊潭公园你侬我侬地欣赏樱花去了,而我也是差点儿都没能进场,同时现场有很多人在认真地做笔记,足见这场活动的热度与质量。

在门外等候了几分钟后终于入场,彼时元代码&StrongVR创始人Nada正在台上分享《从虚拟到现实有多远?》,演讲中首先对VR发展简史与脉络进行了一番梳理,随后详谈了VR将会怎样与日常工作相结合。

关于VR的历史演进,笔者在撰写《VR应用开发遍地走的日子还有多远?》一文时也深度去了解对比过,而最让我感兴趣的是,连高盛在报告中都有所忽略了VR对于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影响,Nada却考虑到了。不久之前,OasisFeng老师曾撰文分析AR&VR将如何深刻影响未来的城市化进程,推荐阅读。

许多人称2016年是虚拟现实元年,其实我个人已经听乏了“元年”这个词,但似乎除此之外也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或名词。在上世纪90年代末遇冷而几乎销声匿迹的头戴式可穿戴设备在这一年风生水起,很大程度上是源于Oculus Rift、Samsung Gear VR、Google Cardboard以及HTC Vive。VR的火热让各种关于VR产品、融资、游戏、电影的信息纷至沓来,我们也期望能够通过VR进入一个自己内心想象的世界,但事实上,昂贵的VR设备并没有多少人是真正购买或拥有的,也没有人知道VR从相对“高端”到进入大众消费者生活还需要多长时间。

在现场,Nada总结了VR爆款产品的关键,核心很简单,就是“好玩”+“好用”,前者指代娱乐性,而好用则为生产力。

以小霸王学习机为例,Nada说很多80后的孩子在小时候最想要的就是小霸王学习机,它对于家长来说,是帮助孩子学习成长的学习机,而对于孩子本身来说,则是家长买单且可以愉快玩耍的游戏机,由此小霸王学习机火遍了大江南北(其实笔者小时候也有台小霸王学习机,算是电脑启蒙,但真的除了游戏外其他都不太会玩)。

我们看虚拟现实,它几乎是终极的娱乐形态。无论是沉浸式VR游戏,还是沉浸式VR体验,甚至是VR的毒品,乃至是VR的色情。这些东西比起之前任何一个媒介,都更深刻、更加具体,而且没有风险,这是最重要的。

以下为Nada的现场演讲整理:

因为之前对着电视或其他的媒介,我们可能还要依附于自己的想象力,让自己入戏。但是VR把一切都展现在你眼前了,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不要把它太当真。所以就娱乐性而言,它几乎已经是终极形态了,没有什么可以超过它的。

购买一件商品必须给自己的一个借口,让自己觉得想买的商品是有用的。才会真正去消费它。VR对于生产力又会有什么样的帮助?回想一下,可能10-20年前,没有电脑之前我们的办公楼是围绕着电话机来布置工作和单位的。

有了电脑之后,其实觉得我们大多数人去的写字楼,基本上变成了网吧。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是因为电脑能给我们提高生产力,能提升我们效率。而现在所有的工作,大多数都是对着电脑。然后在一个有电脑的环境,你能与外界交流就行了。

如果VR真的能做到提升我们的效率,只要能做到这一点,所有的工作环境都会围绕着VR为中心而改变。因为无论是做什么事情,效率可能是第一位的。

VR将怎样与工作结合?

举一个例子说明,VR给工作带来的最大的变化是数据可视化。我们平时处理各种各样的数据都是Excel表格,但它的交互方式是平面的。但是在VR中,我们能把它变成立体的。数据之间的关系,它并不只是XY轴,两个之间的相关关系,它可能是再加一个是XYZ一个轴之间的关系。

去年8月份的时候,在上海HTCVive拿出了第一个数据可视化的东西。但它并不是一款分析工具,展示的是随着时间的变化,数据体积上会出现改变,同时你还能增添一些其他的东西进来。

对于决策之类的,一下子会清晰非常多。谈了这么多年大数据,但一直都没有落地,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能要有些机器去帮助我们去理解大数据。

另一VR的应用场景是电话会议。电话会议听上去挺高档的,但实际上体验并不好。不仅用起来特别不方便,而且要展示东西的时候也不方便。比方说,用户需要特地配置一个数码屏,才能画东西给对方看,非常麻烦。但在VR中,可能这些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我们知道,在2014年3月份的时候,Facebook收购Oculus到现在,正好是2周年。

大家认为Facebook收购Oculus可能是处于社交上的考虑。但是Facebook其实认为VR并不仅仅是社交。Facebook在去年的F8大会上表达过,他们认为VR是传送。

如果我们仔细考虑一下,我们大多数生活和工作的场景只分两种情况:

  • 情况一:对着电脑。
  • 情况二:面对面的交流,可能你去找其他人,或者其他人来找你。

我们平时如果要外出找人的话,可能会遇上北京交通不好,天气不好,打车费高等等不利条件,如果我们要经常见人,这是将是非常大的成本。想象一下,有一天,我们能通过VR设备在虚拟世界里交流,这样成本不是最小化了吗?

虽然VR体验比真实的面对面,体验还差那么一点点。但我们觉得VR能够帮我们减少交通成本,而这部分成本能够覆盖掉体验上的差异。可能突然之间所有人都会开始使用VR,因为它能提供极大的便利性。那么现在关键问题在于,我们离那个「突然之间」还有多长的时间?

在国外一个记者体验Oculus之后写到,虽然他和交流对象所处的空间不同,但在虚拟世界里,他们是面对面交流的。他自己讲了一个冷笑话,对方尴尬地陪着他笑,他能感知到那种尴尬。如果第一代产品能达到这样的效果,那可能离那天比我们想象的要近。

极致的VR体验那就是黑客帝国那种,但它可能离我们太遥远了。因为它需要对于人大脑,对于生物可能都要有足够的了解。目前触觉、味觉这些东西的研究思路,现在也很难说是很对的。比如触觉这个东西,是在解决了位置移动之后,下一个最重要的课题。如果在VR中,能摸到东西,那以后基本上取代现实了。


笔者注:时间原因,未能细细总结,后面还会继续更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