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SDCC讲师专访】首席架构师徐海峰眼中的架构和出色的架构师

2016年4月22日-23日,由CSDN重磅打造的数据库核心技术与实战应用峰会、互联网应用架构实战峰会将在深圳举行。
这是继3月中旬,SDCC之架构&数据库峰会在上海圆满收官后的再一次相聚。上海站上,18位技术讲师给超过500名的现场参会者带来了精彩分享,火爆程度超出主办方想象。
即将到来的SDCC深圳技术峰会讲师阵容强大,主办方邀请了来自于百度、阿里、腾讯、滴滴出行、携程、平安科技、AdMaster、华为、京东、唯品会、一号店、中国电信、阅文集团等公司的技术骨干、首席架构师来为与会者分享演讲和交流,必定是一场技术人的饕餮盛宴。【目前限时6折,点击这里抢票

CSDN架构领域编辑采访了一些与会讲师,谈谈他们将在会上分享的内容、相关技术和程序人生,带你领略讲师风采。

本期我们采访的讲师是来自阅文集团首席架构师徐海峰,主要负责内容中心的网站架构和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工作。10年互联网开发经验,为开源分布式文件系统fastdfs提交过代码。曾历任Ctrip国际机票引擎架构师、5173分布式存储和分布式计算架构师。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网站架构和分布式计算的研究与实现,对大型网站架构和分布式计算有丰富的经验。

徐海峰将在SDCC 2016深圳站之架构技术峰会上带来题为《分布式系统的基石—ID生成器中的学问》的主题分享,全部架构技术峰会讲师情况和议题等参见:SDCC 2016深圳站之架构技术峰会讲师团亮相和议题大公开

图片描述

阅文集团首席架构师徐海峰

CSDN:请简单介绍下您和目前的工作,以及关注的领域。

徐海峰:大家好,我是阅文集团(由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整合而成的集团)的首席架构师徐海峰,大家可以叫我大嘴。我目前的工作主要在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公司内部框架的架构等工作。今年我还给自己加了一个工作项:推动我们的一些项目在GitHub上开源。

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一般比较关注分布式存储和分布式计算、高性能运算等。其实业务系统的框架架构等工作很久之前就做过了,只是后来更关注分布式计算,所以现在我把它当成了副业,我的主业主要还是高性能运算。

CSDN:您有着10年的互联网开发经验,您是如何走上技术这条路的?

徐海峰:为什么看见这个问题,我第一个想到的字就是“熬”?其实确实也只能说是熬吧。开始的时候是技术不太过关,我就开始熬技术方面的。当时也傻乎乎的,办法也不多,就想到买几本书看看。然后没想到看书竟然后来发展成了我的一个习惯。这10年来,我一直看书,我霸占了我家的一个半书架,里面都是我的书。这还不算上被我淘汰掉的很多书。在技术行业就是这样,等你技术ok了,你的机会就来了。还是那句话,熬着,磨练自己,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CSDN:您现任职于由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整合而成的阅文集团,也曾在携程、5173工作过,可否简要回顾下自己的工作历程,有什么心得和体会可分享?

徐海峰:先说一下这3家公司的区别吧!现在的公司阅文集团,因为我的自主性大一些,所以可以干预很多地方,虽然现在属于刚刚开始,但底子算是比较好的;Ctrip,我当时去的时候就是磨练心智的,Ctrip在当时比较古板,技术也是相对挺low的(所以待了11个月实在受不了了,必须要走了);5173的话比较自由,很多事情都可以很简单的完成,而且同事之间关系很不错,我们到现在都一直在一起玩,我也在里面待的最久。

这么多年,我认为公司对人的关系挺大的,判断一家公司的好坏,不能单一的看付多少报酬,虽然这是第一选择,但是还要看给你做多少的事情,你想做什么,到你能做什么,再到你能实现什么是有一个很大的跨度的。如果这家公司能给你想法上的自由,行动上的支持那就应该待的久一些。

CSDN:您目前是阅文集团的首席架构师,此前也是携程和5173的架构师,在每一个阶段中您对架构是怎样的理解?以及您对于架构师是如何定义的?

徐海峰:我个人觉得架构挺简单的。我一直和我下面的人说,做架构要比用架构简单,因为你是游戏规则设定者。你既是运动员还是裁判,你再干不过人家那就没法原谅了。另外,架构好比画圆,不管你怎么画,最后总归要圆回来。当然一个架构的好坏还得看业务模式、人员素质、使用便捷性等因数。

一个好的架构一般不是靠短期内做出来的,都是一步一步改出来,或者是总结前面发生的事情再写出来的。

我现在说得好像挺简单,不过也有迷茫的时候,记得当时我做一个单点登录都要想很久。在5173时,我认为技术就是无敌的,那时候刚刚接触分布式计算等技术,一切都是崭新的,充满着诱惑,几乎每天都干到很晚。后来到了Ctrip发现原来技术差一些也行?其实在Ctrip我算是闭关,在那里看了很多的书,有技术也有人文类的。一年时间也想通了很多的问题。

架构不仅和技术有关,还和人有关一个架构除了完成既定系统任务还要兼顾开发者等。现在我的同事经常说我喜欢在技术上“强奸”别人。其实完全不是这样,只是我想过几乎所有的方式/方法,而且我选择了我认为最好的那种。既能做到架构的简洁,又能做到对于开发者快速的接受。像架构这种东西,不是越灵活越好,我恰恰相反的认为,架构这种东西,特别是需要靠别人编程配合完成的东西,越限制死越好

架构师的定义,我还是觉得他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吧。当架构师不难,难的是怎么让运动人忘记你裁判的身份。我一直在公司说的一句话:

我真正的成功在于你们都应该不知道有我这个人存在。特别是在系统上线后,如果在没有我的情况下,系统能正常运行,那我才算是牛。

我也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努力。目前来看,在Ctrip、5173这两个地方都实现了这个目标,我希望在阅文集团也能实现。

CSDN:您认为具备哪些素质才能成为是出色的架构师?

徐海峰:首先是要忍。一个公司的架构或者是技术线并不是一朝一夕来决定的,它有很多的历史原因,也有很多的无奈之举。所谓的存在即合理,千万不要上来就去大刀阔斧的砍下去,对于一些觉得不顺眼、不那么完美的事情要学会去接受,等待时机再干掉它;

其次是要自我进化。作为架构师,一般都是在公司内部技术比较牛的人。现在这个世界是日新月异的变化着,作为一个公司的技术领航人员,在技术上必须要保持一定的先进性。时刻需要进化自己,不断的补充新的知识;

再次代码能力不能丢。我一些朋友也是做架构师的,他们对我现在还在写代码觉得很吃惊,而我对他们现在不写代码但是确是架构师也很吃惊。一个架构师连代码都不写了,难道就做做Slides?画画图?然后开几个演讲?这就太颓废了一些。不仅对公司不好,对自己也不负责任啊。

最后要学会忍受寂寞。牛的人都是寂寞的。往往一个挺好的事情,当你满怀信心的和同事们说的时候,他们一脸的迷茫。几乎是没有人点头的,更不要说受到支持。这时候就要学会忍受这种“寂寞”,并学会去处理这种“寂寞”。

总的来说,我还是认为架构师和管理者还是不太一样。架构师必须要首先做事情,然后再做人,当然做事情的时候也要追求合理的方式方法。

CSDN:目前,阅文集团的架构是怎样的?可否简单介绍下阅文集团整体架构的一些架构特点?以及作为架构师,您的工作重点有哪些?

徐海峰:说实话,阅文的架构还是比较乱的。毕竟是3家公司合并成的。目前我们的架构硬性上来说简直可以开展览馆了。数据库有:MySQL、SQL Server、Oracle等;应用层有:Java、PHP、C#、Python等,而业务系统还分属在不同的机房。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以前是分属3家公司,现在合并了,这种历史预留问题是我们要面对的也是必须要解决的。

现在我们决定把数据库从Oracle和SQL Server上迁移到MySQL上。应用层基本上以后就只有Java和PHP了,Java做Service,PHP做页面,各取所长吧。目前我们已经在推进这个事情了,去年先把内容统一了,今年开始统一应用层和应用层的数据库等。毕竟饭要一口一口吃,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这种“乱”的现象正在一步一步的被改进,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统一吧。

我在阅文的时间其实刚刚2年,我是2014年4月15日入职的,那时候还叫腾讯文学。这两年来,我一直在负责分布式存储和分布式计算的工作。第一年我一个人写了一个分布式文件系统(DFS),后撰写的文章也发表在《程序员》2016年4月期上。然后抽空算是帮忙吧,贡献了一个编程框架,叫Albianj。Albianj主要做分布式业务系统用,自带了分布式事务、OEM、数据路由等功能,它可以让你用单机开发部署到线上,更改几个配置文件立刻就变成分布式系统来运行,目前也在我们公司大规模的使用。上文中说到的业务系统的迁移就是使用Albianj来完成的。后来配合内容中心的统一,我还写了一个id生成器,这就是我要在SDCC 2016深圳站之架构技术峰会上讲的,中间因为调度的需要,还开发了一个调度系统,比当当开源的那个功能要多一些(当当的海峰会不会杀了阅文的海峰?)。从去年7月份开始,我也开始接管团队,我们团队在做几个东西:一个RPC的通讯协议、Nameserver、LogDB等工作。

我今年的工作重点应该不会放在具体的实现上了,我更多的会去做一些系统整体性的架构设计等工作。还有就是开源的工作,我也一直在不停的推进这件事情。目前来看,上面提到的几个东西都会开源。到时候欢迎大家去GitHub,一起讨论这些方案和实现。

CSDN:您如今是如何安排自己的新技术学习、研发团队管理、编程、生活等时间的?

徐海峰:对于学习,我恰恰和别人相反。我不太去关注新的技术,我倒是挺喜欢那种老掉牙的技术的。开始我是写C#的,后来我尽然去写了C。其实就像我喜欢用VIM或者是Emacs而用不惯Sublime Text一样,我对于新的东西到不是那么的感冒。我一直觉得现在技术不管怎么变化,都是从那些老掉牙的技术演化而来的,金矿还是在老掉牙的技术中。比如现在分布式文件系统的存储技术,几乎和操作系统原理中的磁盘管理一模一样,只是加了很多平衡性、一致性之类的算法,所以我现在在看汇编。对于汇编,我开始非常抗拒,但前几天的一个系统Down掉让我重新重视了起来。很多时候,在Online环境中,你根本就是无法Debug,就算用GDB也仅仅是把Dump文件拿下来,但那次我把源文件给弄丢了,不看汇编不行,所以我还是下定决定好好的看看汇编。汇编也没有想象中的难,除了繁琐一些,别的都还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学的不精,还是还没深入下去,没到难的地方。

管理团队这个事情其实我已近很久没干了。去年开始又需要扮演这个角色了,我才捡了起来。要说工作嘛,肯定是一个人的时候舒服,人多了黑管理者带来了比较多的乱七八糟事情。我一般管理分为2部分:

  • 首先在生活上,我会给与一定的照顾。对于一些可以变通的地方我也不是那么的强求。互联网公司嘛,本来就是比较自由的,而且我们的工作还不太算是简单的业务实现,而是需要一定的创造性的,所以在这个上面我一直比较松。
  • 另一方面,在技术上,我被我同事称为“魔鬼”。我同事说我发起火来六亲不认(PS:我已经很少发火了)。我规定对于屡教不改的我要惩罚。这算是我这里的“私刑”。第一次屡教不改的错误,解决方案抄100遍,第二次200,依次类推。我觉得犯错误不要紧,谁能无过?关键是你是不是真的用心去记住这个错误。我对待错误的态度是,第一次叫做不知道,第二次叫做不小心,千万不要有第三次,第三次在我这里就是故意。既然你故意,那我就用故意的办法治你。我是公司内第一个让下属抄“100遍”的上司。100遍这种惩罚虽然恶心、下流、卑鄙,但效果却是出奇的好。凡是抄过100遍的人,至今还没有人抄200遍。

编程和生活我还是放在一起说吧。因为我爱人和我说,在我的生活中,没有生活。我是把爱好玩着玩着最后玩成工作的人。高中的时候就对编程很感兴趣,后来找工作的时候发现除了编程我啥都不会,所以最后爱好变成了工作。也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是我的优势,我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在编程上。我觉得时间是一定的,所以你的时间花在了这里,那么那里就会少一块。我经常性把编程和生活搞乱在一起的。我会在洗澡的时候想问题,我会在出去玩的时候带着电脑,甚至去年7月份前同事结婚,我们一起去马尔代夫,早晨起来我还坐在阳台上写代码。完了被朋友笑称:在扔美金写代码。也因为这样,我觉得我无形中比别人多挤出来了一些时间吧!开始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久而久之,效果很明显。现在确实感觉知道的比一般的人多一些,贵在坚持啊!

好好准备,安安心心坚持,机会还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CSDN:在本次SDCC 2016(深圳站)架构峰会上,您想分享的话题是?

徐海峰:这次我分享一个主题:id生成器。说到id生成器,没听过的会很诧异,这也好意思拿出来说?知道一点的,会和你说Snowflake算法。Twitter的Snowflake算法确实不错,但是我认为它还能做得更好。我们的id生成器是在统一内容时发现要用。以前我们也是用数据库的解决方案,但统一内容中心的时候,数据库方案已经不能用了。当然我们也参考了Snowflake,但是都被否决了。最后我决定自己来开发一个。开始没觉得有多难,其实本身确实也不是很难,但是需要考虑的相关问题却要很多。一个小小的id,仅仅自是一个uint64的值,里面却包含了很多的信息和对于取舍的考量。此次分享具体的包括:我们前期怎样使用数据库生成id、我们为什么放弃Snowflake算法、再到后来我们自己的算法,以及此后我们特有的排序id算法,来听一下你就知道。

CSDN:您最期待在SDCC 2016(深圳站)架构峰会上看到哪些内容?

徐海峰:我还是想看到更多的自创的东西,而不是使用的心得什么的。这不是说使用的心得什么的不重要,也很重要,可以让很多人少走很多的弯路。但是技术的发展毕竟是靠创新的。使用仅仅只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我更喜欢看到更多的巨人自己站出来。

对于技术的纵向选择,我这个人并不挑食,只要是好的都可以接受。不管你是运维、DB、架构,这些都可以相互借鉴。


本文责编:钱曙光,关注架构和算法领域,寻求报道或者投稿请发邮件qianshg@csdn.net,另有「CSDN 高级架构师群」,内有诸多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大牛架构师,欢迎架构师加微信qshuguang2008入群,备注姓名+公司+职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