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虚拟现实——从生活到教育

阅读5195

存在一个与电子游戏相关的富有巨大教育潜力的世界。广受赞誉的模拟与教程游戏,如《模拟城市》和《数字射击》游戏在美国的小学教育中受到热烈欢迎,但目前用于教育领域最常见的软件仍是网页、文字处理和电子表格。

图片描述

根据咨询公司McKinsey调查数据显示,60%的受访教师表示目前“缺乏数字教学资源。”

随着虚拟现实的兴起,我们正面临着巨大的转变即教育者应如何结合电子游戏体验进行教育工作。电子游戏往往是模拟现实世界,但考虑3D游戏的开发成本与质量,教育者可利用的体验仅限于有利可图的游戏。

有质量的教育体验并没有富有深度的内容,如YouTube视频平台,但一切将会因VR而改变。一场教育革命即将发生,沉浸式体验将会成为其核心。

根据用户生成内容平台,可以发现有关VR的早期的教育体验。该平台支持沉浸式体验。以MinecraftEdu为例,学生可探索Great Pyramids of Giza,理解基本电子工程原理,其中需要富有想象力且处于三维环境中。

在新平台上,内容创建者可构建体验,向学生展示鸟类如何在生态系统中生存(Bird Simulator)),或管理一个复杂的餐厅(Work at a Pizza Place)。另外,数百个教育机构使用第二人生,为学生提供体验机会,如参观模拟大学、访问名胜古迹和在教育沙盒中玩耍。

UGC体验是沉浸式的,但局限于小屏幕。当我们跨越虚拟现实,沉浸感越强。体验虚拟游戏是进入游戏世界,好比去迪士尼玩而不是看迪士尼制作的电影。玩家“置身于”游戏,被真人角色包围,游戏人物好像触手可及。

良好的虚拟现实体验可让参与者相信在模拟世界中是真实的,也会有更深的情感。能够感受到恐惧、惊奇和更多的接触式体验。

虚拟现实可以让学生从实践中学习,而不是倾听。学生可以生活在火星移民地中,配有小的空间、互动门和氧气瓶。这样的体验比电影更能重振学生的梦想。学生可在亚马逊热带雨林中有沉浸式体验,让崭露头角的生物学家体验雨林的丰富性与脆弱。

年轻的历史学家可以参加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被成千上万人包围并且感受国家广场的规模。学生将越来越沉浸在模拟的历史事件中,探索与朋友们以前未到达的地方和形象化教室中的抽象概念。

早期演示沉浸式虚拟现实体验已经对硬科学进行探索,从解剖学、生物学到社会科学,如历史和文学。 InMind, Cardio VR, Chemistry VR 和King Tut VR等应用带领学生进入以往从未想象过全新的世界。

这些有趣的“虚拟实地旅行”为学生提供动手的机会。另外,模拟教室提供展示大学生虚拟课程和在舒适的家中开始考试。

随着Alchemy VR 和EON Reality公司的出现,以及谷歌这样的大公司的努力,虚拟现实在教育领域应用越来越多。2015年9月,谷歌发布 Expeditions Pioneer Program,向老师们提供所需的全部设备,并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带领学生在陆地上、海底或外太空展开环球冒险旅行。大量报道显示,学校对于这一项目好评颇多,而学生们也认为,引入虚拟现实是“加强教育”的一步,他们还希望能在现实世界里前往这些地点。

长期以来,虚拟现实一直被认为是能够对教育产生影响力的工具。1998年,一项名为《虚拟现实技术在教育界的应用》的研究显示,在多项试验中,与传统课堂环境相比,来自不同背景、年龄不同的学生都通过虚拟现实获得了更好的体验。此外他们认为,虚拟课堂的效果堪比,甚至胜过教师指导,而学生学习兴趣也因此高涨。

教育正迎来新时代,学生们可以通过体验去学习。虚拟现实技术和UGC内容将成为新时代的驱动力量。我们才刚刚开始看到这方面的突破。虚拟现实将继续发展,并将从人们的客厅里逐步拓展至课堂中。

英文来源:Virtual reality — from the living room to the classroom
作者:David Baszucki
译者:屠敏,欢迎技术投稿、约稿,给文章纠错,请发送邮件tumin@csdn.net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