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VMware CEO 解析VM如何应对Container和OpenStack

不论是无服务器架构的全云端IT,或是以NoOps、Container和微服务设计为主的Next IT架构,都试图要挑战或颠覆虚拟化技术主导IT架构多年的地位,这位一手影响两世代IT架构的VMware掌门人,会如何出招因应?

这位执掌虚拟化软件VMware不到5年的首席执行官,却把大半辈子的时间花在硬件事业上。Pat Gelsinger从Intel的工程师做起,掌管了Intel处理器和服务器事业部门长达30年。Pat Gelsinger对软件领域并不陌生,因为Intel开发者论坛就是他一手所创。Pat Gelsinger率领Intel团队所打造每一代PC处理器和服务器,造就了第二代IT架构(PC加上主从式架构的服务器),而他现在所领导的虚拟化技术龙头VMware,更奠定了第三代IT架构(云端、大数据、社群)的基础。

不论是AWS或是Google所勾勒的未来IT愿景,不论是无服务器架构的全云端IT,或是以NoOps、Container和微服务设计为主的Next IT架构,都是要挑战甚至要颠覆现有的IT架构,这位一手影响两世代IT架构的技术人是如何看待新一代IT架构的变革和虚拟化技术未来得面对的挑战的呢?本文来自IThome对Pat Gelsinger的采访节选,点击查看原文

你认为下一代的IT架构是什么模样?

Pat:IT架构正从专属主从式服务器世代,开始迈向行动-云端(Mobile/Cloud)世代。因特网串连了近乎无穷尽规模的云端资源,让应用程序、服务可以普及各式各样的行动装置、IoT装置、机器对机器的沟通型态等,这是我们当前所处的阶段,也是IT史上最重大的转换。

这一波转换,比从大型主机踏入迷你计算机,迷你计算机到主从式架构,甚至是跨入因特网的变革都更大。但我认为,至少还需20年才能完成这样的转型,尽管仍有一段长路要走,但明显出现一些早期模式,让我们略知IT在行动-云端环境的模样。

所谓的无服务器架构,其实服务器依旧存在,只是感觉上像是没有服务器而已。但是,随着应用程序逐渐变成一群服务的集合,应用程序也变成了一套网络系统。这些服务连结着更多微服务,来存取数据库上的既有数据,或是实时更新的数据。现在来看下一代IT,就像是30年前看人工智能,距离成熟的时机还早的很,AI可是直到现在,才变得具体可行。

我认为,未来IT结合了大量数据、令人惊奇的运算能力,来自嵌入式IoT或个人装置的实时远程感测技术,以及算法的跃进,具备机器学习或AI能力的应用系统将会是可预期的未来,这些使用AI的应用程序,未来都将建置在行动+云端(Mobile/Cloud)所架构的因特网上。

在新一代IT架构中,Container会取代VM吗?

Pat:不会。VM的价值在于封装了应用程序及操作系统环境,让应用程序可以更有效率地在IT基础架构上运作。VM不是改变应用程序的开发方式,而是改变应用程序的运作模式。

那Container呢?VMware相信,Container真正的价值是更有效率的开发、管理、部署、更新以及生命周期控制,这是Container在开发上所带来的非凡价值。但是,我们仍然需要一个运作Container的环境,能够提供管理、确保安全、建立网络链接,而这正是VM可以带给Container的价值。

所以,VMware的策略是,在VM之中运作Container,同时开发新的VMware软件层(VMware Stack),专为Container优化,我称之为VMware-Integrated Container,让企业得以在今日的基础架构上运作Container。同时VMware也有一个Photon计划来拥抱Container技术,在一个特别为Container优化的环境中,提供网络、安全性、管理性和兼容性。

目前拥抱Container有两种作法。第一是自建模式(Construction Approach),使用各式各样的开源工具来建置和运行Container环境,例如Mesos、Docker以及Kubernetes。第二种是PaaS模式,运用一个更有效的通用型PaaS架构来提供Container环境,像是Pivotal Cloud Foundry、IBM Bluemix。VMware同时支持这两种作法,目标是让VMware变成最适合Container运作的基础架构。

总体来说,Container技术仍旧是处于非常早期还未成熟,但是,VMware积极拥抱它,将Container视为VMware基础架构中的一等公民(First Class Citizen),因为Container的确可以对开发应用程序带来革命性的发展,因此,我对它充满了热情。

尽管Photon可让Guest OS轻量化,但大家都有惯用的OS,不见得会想用Photon,这样VMware不就还是无法解决VM过肥大的问题吗?

Pat:在Photon架构中,VMware提供了一个轻量级的Linux操作系统也就是Photon OS,已获得Docker和CoreOS的认可,但Photon架构同时也会支持其他Guest OS。Photon推出后反应还不错,许多人争论哪种Guest OS比较好,在技术姓和轻量化上,我认为我们赢了。企业级用户想要一个可以通用的Container运作模式,因此会希望,有一个如VMware般的世界级供货商来照顾Runtime环境。

如果Container解决安全问题,变得更加成熟,VMware未来的策略会如何?

Pat:VMware会让NSX支持Contaienr和Photon架构,而我相信,也将被下一代网络架构所采用。NSX除了支持vSphere外,也支持KVM,最近也宣布支持Amazon及Azure 。即使Container解决应用程序面的问题,在网络功能上,仍然有许多困难未解决,而VMware则解决了网络问题。

我不认为用户会想要直接跳下悬崖,至少企业不想。因为内部应用系统相当庞大,甚至可能是长达20、30年投资的成果,大多数新开发的应用,仍旧基于现有应用或是新旧应用的综合体。

企业在新环境下做更多的状况下,VMware决定采支持(enbaling)新旧环境的策略。这些应用程序环境,通常可能是20、30年的投资。

所以,VMware的策略就是建立一个支持新旧环境的兼容架构,对企业来说,这才是更有效率的作法。即使对VMware抱持怀疑态度的企业,也正面看待VMware这个策略。

在并购Airwatch前,VMware的策略只锁定One Cloud,什么机会让VMware走入行动市场?

Pat:在主从式架构中,PC是主要装置,所以,VMware提供了VDI及View等产品。在Client/Server的世界中,VMware的主力产品是ESX。但是,到了行动-云端的世界,主要装置变成了行动装置,在这领域的主力产品是Workspace,加上VDI、Airwatch等。针对云端的主力产品则是SDDC(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完全虚拟化的服务器、网络以及储存。为了补齐这样的策略布局,我需要Airwatch,来管理和确保行动装置的安全。

这是为何你在2016年RSA会议说,VMware要变成资安公司的原因?

Pat:对,即使Airwatch或NSX还不是加密类产品,在安全应用上已经很有价值,这也反映出,VMware需要为行动-云端时代找出新的安全模式。所以,Airwatch产品线将增加更多安全功能,也会和资安公司合作在他们的平台和框架中支持Airwatch。

网络虚拟化之父Martin Casado的离职,将会对NSX有什么影响?

Pat:Martin仍继续以顾问身分在VMware兼职。NSX去年就能创造出6亿美元的生意,VMware网络及资安部门也会交由来自博通的Rajiv Ramaswami带领,而这比Martin Casado曾经带领的团队都还要大上10倍。

Martin Casado曾承诺NSX会支持所有厂牌的Hypervisor,但为何目前只支持vSphere?

Pat:不对,NSX目前有两种版本,一种是与VMware自家产品vSphere高度整合的版本,另一种则能可支持多种Hypervisor。因为技术原因,目前这两个版本仍有不同,但未来,VMware会把这两个产品整合到同一个产品线中,届时就可以同时支持vShpere和非vSphere的环境,甚至可以支持其他的云端环境。

我认为,NSX会将成为真正的网络虚拟层,可以横跨所有云端平台、网络技术及所有的Hypervisor,即使是微软的产品。目前NSX已可在Azure上运作。

曾是VMware重度用户的福斯要用OpenStack翻新架构,外界认为这是警讯。OpenStack是VMware的对手还是朋友?

Pat:市场很多人讨论OpenStack。但VMware对于OpenStack的策略是,拥抱它的API,并整并到VMware的技术中。已有一些企业利用这样的方法来建立很不错的营运规模。例如NIKE就是结合VMware与OpenStack的成功案例。

不过,一般来说,开源的OpenStack并不是非常成功,大部分的OpenStack新创公司都已经歇业,没有剩下几间。

但WalMart、eBay都导入了OpenStack?

Pat:没错,可是有能力达到像他们这样应用规模的企业很少,而且必须大量投资工程团队,并不是所有企业都具备技术高强的团队,可以大规模导入OpenStack。

的确,有些客户会想尝试不一样的路,VMware也不会得到所有的客户。不过,我也看到很多企业无法成功执行OpenStack,像是有些VMware客户自行尝试导入OpenStack后,转而向VMware寻求整合两者的的API及技术支持。而VMware可以很快介入,协助这些企业建立VIO(Vmware-integrated OpenStack)架构。

有企业担心依赖VMware越多成本越高而改用OpenStack,你会因此考虑降价吗?

Pat:针对大量使用的企业级顾客,VMware已有提供vSphere永久使用的授权方式,不需要付更多的费用。因此,这类用户可以在现有基础上导入OpenStack及Open API,并且加入NSX和VSAN。我们在NSX和OpenStack市场得到很好的响应,即使他们不是使用vSphere的用户。例如eBay和PayPal就是NSX用量很大的客户。有些企业也有很多旧有系统,仍然持续使用vSphere,或是在重要建设上使用VMware,次要系统则使用其他解决方案,再使用NSX来横跨这些不同的环境。虽然有些企业为了追求更便宜的成本而使用开源解决方案,但是,这些企业反而必须配上50个工程师,再花上2、3年投入,这也是很高的成本。

Dell并购EMC后会如何影响VMware?

Pat:整体来说,影响并不大。VMware目前主要股东是EMC,等到交易完成后,主要股东就变成Dell。不论是VMware的董事会、客户以及生态系,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改变。透过这项并购案,Dell承诺会加速VMware的成长。过去EMC主要锁定企业级的高阶用户,并非锁定中阶市场。熟谙中阶市场的Dell可以协助VMware推广更多的产品、解决方案。
所以,这并不会改变VMware,反而是加速VMware的成长。

可以透露更多细节吗?

Pat:目前有两大方向,不过在并购案完成前,我不能提前偷跑透露太多。第一项是在VMware现有与Dell的合作项目中,加速VMware营运。例如,Dell 目前是VSAN和vSphere的经销商,未来可以帮忙卖更多。

另一个方向是将会拟定新的协议,来从事VMware还未跟Dell合作过的计划。不过,得等到并购案完成后,我们才可以着手拟订这些新合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