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因特网革命之父呼吁软件工程师彻底改造互联网

图片描述

上周三,在前旧金山的教堂,现互联网档案馆里,互联网的先驱和万维网联盟联合呼吁开发一种新的互联网——分散化的互联网。他们呼吁改变,呼吁行动,呼吁开发一种新的技术,保证网络的开放。

观众包括开发者、企业家和响应呼吁的的思想家。这些男人和女人(新的互联网不只需要父亲,也需要母亲)很多都留着长发,纹着纹身,伴随互联网长大,热爱网络,但也坚信并决定让网络变得更好。

分散化互联网会议是互联网档案馆的创始人Brewster Kahle举办的,受到了互联网档案馆、Ford基金会、谷歌、火狐等的赞助。这是一个高科技会议,也是一个复兴会议,会议的座位是教堂一排排的长椅,更加加重了这种感觉。一群有理想的年轻男女参与会议,领导明天的互联网事业。

与会者一致同意,今天的互联网存在很多问题。最显著的是监控问题,比如斯诺登曝光的棱镜门事件。还有阻断互联网的能力,比如中国的网络防火墙。

Tim Berners-Lee互联网的创始人和万维网财务官指出,现在的互联网离我们当初的梦想相去甚远。“我们曾梦想一个乌托邦的社会,找出一种理想的辩论和政府的形式,可是现在呢?”他质问道,“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创建他们自己的网页,到头来人们反而却害怕这么做。”

现在,及时最简单的功能人们都尚不能做到,因为我们有的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互相连接的互联网, 而是一个个小网络的集合。“人们在Facebook上有他们的好友,在Flicker上存放他们的照片,在LinkedIn上有他们的同事。就连想要将他们的照片分享给同事和朋友都做不到。这很蠢,如果你要将Flicker上的图片分享到Facebook或者LinkedIn上面,要么告诉Flicker你的Facebook好友,要么将你的照片转移到Facebook和LinkedIn上去,或者建立一个第三方的App来连接他们。

他还批评了了互联网对隐私的侵犯,“用户签署的协议简直就是一个神话,”他指出,“一个要求的权限竟然不过分的神话,一个所有人都乐意自愿同意的神话,一个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佳选择的神话。”用户已经变成了市场机器。

“我为现在所有在使用互联网的人感到沮丧,”Berners—Lee说,“但好处是,我们可以使互联网分散化,而且现在这里的人正有能力做到。”

Berners-Lee和其他发言人指出,现在互联网最核心的问题是它短暂的本质。网页“昙花一现,之后就删除”的现实——当业务关闭或者网站迁移的时候,打破了超链接——让互联网变得不可靠。

另一个问题是粗略的隐私保护,让用户不知道谁在监控他们的活动和数据。

但是,我们所有人又在使用互联网,Kahle承认。“因为这很有趣,就像一片丛林,在丛林中你可以尽情发挥。”

但是,“我们可以来一个帽子戏法,将它变的更可靠,保护隐私,仍然有趣,”他说“如果我们可以让人们通过发布东西来赚钱,而不必通过第三方,就更好了。”

他强调,“这一切还必须由代码来实现。”

“代码就是法律,”kahle说,“我们对网络编码的方式,就是我们在网络中生活的方式。”Kahle说,通过编码,我们可以保护隐私,我们可以改进修正案,可以让它更开放。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作者和特别顾问Cory Doctorow提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式:“如果你要节食,就要扔掉所有的奥利奥。”

“我们要求将互联网分散化的原因,”Doctorow说,“就是因为集中化会带来种种问题,但是今天的互联网因为人们喜欢妥协,变得集中化了。” 解决这些问题的技术现在差不多都已经有了,我们需要的不过是将他们运用到工作的、统一的系统中。

这天将会是互联网开始改变的一天吗?分散化的网络将会是第一次黑客会议 Mother of All Demos描述的那样吗?只有历史可以告诉我们。但是,组织者将所有成员聚集起来拍了一幅合照,如果分散化的网络真能实现,这副照片将永垂青史。

原文:The Fathers of the Internet Revolution Urge Today’s Software Engineers to Reinvent the Web
作者: Tekla S.Perry
翻译:赖信涛
责编:钱曙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