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录
0

纪念西摩尔·派普特

原文In Memory: Seymour Papert | MIT Media Lab
作者:MIT Media Lab 翻译:赖信涛 责编:仲培艺

图片描述

西摩尔·派普特(Seymour Papert)于上周日,2016年7月21日于缅因州East Blue Hill的家中去世,享年77岁。得益于他的成就,数以百万的儿童能够更好的学习和创造。

派普特的成就贯穿于三个方面:儿童教育,人工智能和教育科技。基于他对儿童学习和认知的理解,派普特意识到,计算机不仅能够执行指令和传递信息,还能帮助儿童体验、开拓和表达自己。在学习方面,他最有建设性的理论是,认为人们在创造东西时学习知识最有效。早在1968年,派普特认为,计算机编程和调试可以让儿童思考他们自己的想法,并了解自己的学习。

“派普特所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是非常有创造性的一个人。他至少在三个领域引起了革命,从研究儿童的认知,到人工智能的发展,再到各种技术和学习的相交。”MIT的校长L. Rafael Reif说道,“他留给MIT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今天,MIT在继续他的研究,在数字学习方面深入他的工作,我对西摩尔所做的开创性的成就无比感激。而且,我们希望向全世界所有年龄段的学者打开大门。”

派普特生前曾在多个大陆生活过。他于1928年在南非的比勒陀利亚出生,然后到南非的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就读,于1949年荣获哲学学士学位,三年后获得数学博士学位。大学生涯中,他是一个反种族隔离领导者。

然后,派普特开始出国学习。1945年到1958年间,他第一次出国,在英国的剑桥大学攻读数学博士学位。之后,在日内瓦大学和瑞士的哲学家一起工作。期间,心理学家简·皮亚杰(Jean Piaget)有关儿童认知世界的理论改变了派普特对儿童和学习的看法。

在瑞士学习之后,派普特于1963年来到了美国,作为研究助理加入了MIT。四年之后,他成了一名应用数学的教授,不久就被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创始人Marvin Minsky教授任命为此实验室主管(后来演变为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实验室(Computer Science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 CSAIL)。两人一起写了《感知器(Perceptrons)》一书,于1969年出版,在人工智能领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1985年,派普特和Minsky联合前MIT校长Jerome Wiesner和MIT教授Nicholas Negroponte成立了MIT Media Lab。派普特负责认知论和学习研究组。

“西摩尔讲话总是很绕,有时候会用很复杂的逻辑。比如他最喜欢的短语:你不能忽略这个谈这个……”Media Lab的联合创始人兼一把手Nicholas Negroponte教授说,“他从不死守规则,也不按照别人的方式做事。我不得不说,以派普特的风格,他从来不会去做他说过的事情,相反,如果他说他做过什么,会更好。”

派普特被认为是第一个认识到计算机在教育方面潜能的人。20世纪60年代时,计算机还很昂贵,价值几百上千美金,派普特就提出开发Logo的想法——第一个为儿童设计的编程语言。儿童可以使用Logo为一只“乌龟”的移动编程——或者是一个小机器人的形式,亦或者是别的物体。在他开创性的《Mindstorms: Children, Computers and Powerful Ideas (1980)》一书中,派普特反对“计算机用来给儿童编程”的观点,提出了“儿童应该使用计算机编程”的观点,为了践行这一观点,需要强大的现代技术,和与科学、数学等方面的深度思想相结合。

在MIT与科学与技术的社会学研究教授Sherry Turkle和Abby Rockefeller Mauzé的合作中,派普特探索了童年接触到的东西是如何对儿童造成深远影响的。在《头脑风暴(Mindstorms)》中,派普特解释了他在童年时期是如何“爱上齿轮的”,以及他对“提高计算机的可操作性,让所有的儿童都可以像我对齿轮的爱一样使用计算机创造他们自己的东西”的希望。

在1974-1985年间,怕普特被评为MIT的塞西尔和艾达格林教育教授。在1985年,他开始了和乐高公司的一项长久的合作,此公司也是Media Lab的最大赞助者之一。派普特的思想是乐高头脑风暴机器人工具箱(以派普特1980年的书命名)的灵感来源。1989年,乐高公司向Media Lab捐赠了一把椅子,派普特也成为了学习研究的第一名乐高教授。1998年,派普特退休。为了赞扬他的荣誉,这个教授职称被改为“学习研究的乐高派普特教授职称”,授予了派普特的学生及长期合作者Mitchel Resnick,他现在还坐拥这把交椅。

“对于我们之间的很多人来说,派普特改变了我们对学习的认识,我们对儿童的认识以及我们对科技的认识。”Media Lab的终生幼儿园研究组的组长Resnick说。

20世纪90年代后期,派普特移居缅因州,和一些年轻人继续他的工作。1999年,在缅因州建立了Learning Barn和西摩尔·派普特研究院。他还在缅因青少年中心建立了学习实验室,在那里,他帮助一些问题少年。学校和家庭给予他们的关怀很少,他们涉毒,酗酒,易怒,还有其他一些问题。他还为缅因州的七八年级学生争取笔记本设备。之后,他和Negroponte、Alan Kay一起于2014年创办了非盈利组织每个儿童一台笔记本(One Laptop per Child (OLPC)),通过生产和发放低成本、低能耗、耐用的笔记本来帮助全世界的贫穷儿童。这个组织生产了超过三百万台笔记本,帮助了40多个国家的儿童。“每一台笔记本都有西摩尔的影子。”Negroponte说。

派普特的工作激励了全世界几代的教育工作者和研究者。他也因此获得了很多奖项,包括1980年的Guggenheim研究基金会奖,1981年的Marconi International研究基金奖,和1997年计算机世界的Smithsonian奖。2001年,Newsweek将他命名为“教育界十位最伟大的革新者之一”。

“派普特让周围的人变得更聪明了——从儿童到他的同事——通过鼓励人们关注大的观点,鼓励涉猎了不起的观点。”CSAIL的Patrick Winston表示,他在1972年成了AI实验室的主管。

除了《头脑风暴》之外,派普特还是《孩子的机器(The Children’s Machine (1993))》和《连接家庭:弥合数字代沟(The Connected Family: Bridging the Digital Generation Gap (1996))》的作者。作为荣誉退休教授,派普特继续写了很多文章,并建议全世界的政府鼓励基于科技的教育。2006年,在越南参加一个数学教育会议的时候,他不幸在一个河内的摩托车事故中遭遇了脑损伤。

派普特的生活不得不依赖他的亲人。他有一个结婚24年的妻子——Suzanne Massie,一个俄罗斯学者,他们在Learning Barn和很多国际项目中都有合作;他还有一个女儿,Artemis Papert;三个继女,Robert Massie四世, Susanna Massie Thomas, 和Elizabeth Massie;两个兄妹,Alan Papert和Joan Papert;三个前妻,Dona Strauss, Androula Christofides Henriques,和 Sherry Turkle.

Media Lab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举办纪念西摩尔·派普特教授的相关纪念活动。

2016年8月12-13日由CSDN主办的SDCC 2016架构&运维峰会将在成都站召开,5人以上团购或者购买两场峰会通票更有特惠,余票不足,预购从速。(票务详情链接)。
更多详细内容参见官网网址:SDCC数据库&架构峰会成都站大会报名

评论